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毒血
    裴子云反沖,手上不和女神的雙面斧閃著血光,隨著裴子云力量的增長,這雙面斧的威力也與日而增,當下急沖提豐。

    “噗”離著提豐尚有一段,提豐身上不斷蠕動的十幾根蛇頭,離弦之箭一樣,朝著裴子云激射。

    裴子云以前在空間中與“提豐”戰斗過,知道這些蛇頭厲害,蛇頭速度極快,而且極堅韌,看著蛇頭即將沖到了自己的身前,身子輕輕一閃,蛇頭攻擊,頓時就落了空。

    “嘶!”但這些蛇頭極靈活,幾只蛇頭急速轉向,再次對著裴子云急沖,張嘴露出毒牙就咬。

    “當。”裴子云將雙面斧橫在胸前,剛好蛇頭急速攻擊而來,撞在了雙面斧的斧面上,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

    裴子云眼神一冷,冷哼一聲,雙面斧一閃,趁勢一割。

    “噗噗。”

    一道寒光閃過,雙面斧斧光一閃,兩只猙獰的蛇頭立刻和切豆腐一樣斬落,斬落蛇頭的位置噴出了濃郁的鮮血。

    “嗷。”提豐發出了一聲巨大的怒吼,余下蛇頭紛紛縮回,防止被裴子云給再次斬斷。

    說實際的,提豐大小比裴子云預料中小得多,只有六米左右,拿著狼牙棒一樣的東西,并且蛇頭被砍就斷了,并不能又長出來。

    這和空間內,以及命運線上并不一樣。

    “死!”提豐持著狼牙棒,沖了上來,手上的武器帶著巨大的風嘯聲,朝著裴子云砸下。

    微風纏繞,裴子云人影一閃,就閃開了砸來的狼牙棒,但這其實不是正攻,提豐身上十幾只蛇頭緊隨,箭矢一般,急速射向了裴子云的身體,張口就咬。

    裴子云身體再閃,避開了蛇頭的攻擊,腳步急退,將雙面斧橫在胸前,幾個蛇頭又緊追而來。

    “當當當。”

    一連三聲撞擊聲傳來,蛇頭剛撞擊在雙面斧上就急劇的縮回,不給裴子云揮斧斬擊的機會。

    而這時,提豐靠近了裴子云,“呼”一聲,伴隨著巨大呼嘯,“狼牙棒”以極迅猛的速度,砸向裴子云的腦袋。

    “當。”

    裴子云的雙面斧一揮,擋住狼牙棒的攻擊,但整個人在巨大的量下卻“蹬蹬蹬”的連退三步。

    接著,蛇頭再次朝著裴子云急襲,根本不留任何喘息之機。

    “可惡,這是正攻和側攻配合,要不是我的風之輕靈已經滿級,隨時都有微風托舉,并且還是武技的宗師,還真難避開。”裴子云暗想著,一閃閃過攻擊,接著在瞬間一移,寒光一閃。

    “風雷斬。”

    就算是雙面斧,還是射出了弧月光,甚至有著神刃加持,弧刃處,染上了一層薄薄的血色,只聽著一串裂帛聲,眼前噴灑出一片濃稠的血霧。

    “啊啊——”提豐雖巨大,但整個身體便以難以想象的敏捷躲避,可惜的是,已經太晚了。

    七八根蛇頭無聲落下,余順不減,透身而入,帶著一團血霧。

    可這次,蛇頭在半空,卻沒有落地,同樣有著風暴出現,幾個斷裂的蛇頭趁風一挺,撲了上去,狠狠咬了上去。

    而在蛇頭的攻擊時,提豐不顧傷口,狼牙棒重重擊下。

    “轟”這次避無可避的裴子云,在這股強大的力量下,連連后退,只聽一聲悶哼,一只蛇口咬了上去,咬在了神甲上,火星頓時飛濺。

    奧林匹斯山

    諸神圍坐在宙斯的周圍,觀看著中央紅霧中傳出的提豐和裴子云的對戰。

    只見裴子云不斷閃著提豐的攻擊,偶爾在提豐的蛇頭沒有及時收回時,揮動手上的雙面斧斬下蛇頭。

    而還有一些漏網蛇頭會鉆過裴子云防御,攻擊在裴子云身上,發出金鐵撞擊的聲音,這些死而不僵的蛇頭對裴子云的神甲撕咬著,死都不肯放口。

    而讓諸神最看重的還是提豐的狼牙棒只要每次擊在裴子云的雙面斧上,都會迫使著裴子云連連后退。

    眾神看著這一幕,感嘆:“提豐力量很具有優勢。”

    “是,照這樣下去,帕里斯不一定是提豐的對手。”有神說著。

    “提豐雖強大,但技巧遜色于帕里斯,等身上蛇頭被斬光,我覺得不一定能戰勝帕里斯。”

    諸神才說著話,紅霧中的畫面突發生了一絲難以預料的變化,但是看起來并不清晰,雅典娜輕皺著眉,輕輕揮手撥開了云霧,使對戰看的更清楚。

    諸神這才看見對戰發生的事,只見此刻提豐臉色烏青著,還有些發紫,甚至流出了膿血。

    膿血“滴答滴答”留在了地上,使得土壤都被腐蝕,發出了一絲“茲茲”聲。

    眾神都很疑惑,提豐剛剛不錯,怎會一下變成這慘狀,看這情況,明顯是中毒引起。

    紅霧內,提豐臉色陰沉,咬牙切齒:“帕里斯,你是多么的卑鄙啊,竟然對我下毒。”

    “提豐,你可別忘了,我剛來到這里時,你也是要用毒藥對付我,只是我沒有你這么蠢,躲過了陰謀詭計。”

    提豐聽到裴子云如此說,心中疑惑,這是什么毒,連著自己都中了,大怒:“你會為此付出代價。”

    他的疑惑很快有了解答,只聽裴子云說著:“哈哈,提豐,我曾經中了赫拉克勒斯之箭,而這箭是九頭蛇海德拉的毒血浸泡,我也把我的毒血浸泡著這三支箭。”

    “不可能,這箭上的毒,已隨時間而衰退,要不你根本活不下去,而且海德拉的毒,對我作用不大。”

    裴子云避開幾個蛇頭攻擊,說著:“是的,可不僅僅是海德拉的毒血了,我加入了別的成分,雖殺不了你,但也可使你削弱,”

    裴子云說的不錯,他加入的別的成分,確實是可以使提豐削弱,只見提豐的眼睛已經腫了,只有一只可以看見,當下提豐狂怒朝著裴子云沖了過去。

    雙方再次互相沖鋒著,展開了一場劇烈的廝殺。

    “狡猾的家伙,但這點計謀還是不能殺死提豐。”雅典娜說著。

    諸神再次看了上去,只見此刻提豐的力量確實有些削弱,手上狼牙棒劈在裴子云的雙面斧上時,再也不能將裴子云給震退,雙方力量勢均力敵。

    裴子云見自己擋住提豐的武器,知道提豐的力量在劇毒的影響下,還是有了些削弱。

    裴子云立刻展開反擊,手中巨斧寒光一閃,繞開了提豐的狼牙棒,朝著提豐的身體劈去。

    提豐不閃不避,身上的蛇頭不斷撞擊著裴子云斬來的雙面斧,等到雙面斧快要斬擊到提豐胸口時,力道已幾乎被蛇頭給消解掉了。

    而提豐其他地方的蛇頭則再次朝著裴子云襲擊,狼牙棒也橫掃向了裴子云。

    裴子云面對這些攻擊,冷哼一聲,身形急退。

    “當當當……”

    一連串金屬碰撞的聲音傳出,有雙面斧和狼牙棒碰撞聲音,也有許多蛇頭撞擊到裴子云的神甲上發出的聲音,有一些蛇頭還對裴子云的身體進行了撕咬。

    裴子云身形退到遠處,將幾只追來的蛇頭直接斬斷,穩住了身形,他臉色有些陰沉,實在沒想到這提豐這樣難對付,幸提豐被斬斷的蛇頭不能在重生,不然的話對付將更加困難。

    “怎么樣,卑鄙的人,雖我中了毒,但是我完全不受你的影響,你想要用毒打敗我,這種想法實在可笑。”

    “提豐,你不要高興的太早,我們再戰。”裴子云說完,提著雙面斧往提豐沖殺了過去。

    提豐身上的蛇頭再次出擊,這次蛇頭分成左中右三個方向分別朝著裴子云激射而去。

    裴子云手中的雙面斧化著一道嚴密的防御,不斷在身前揮出,阻擋著這些蛇頭的攻擊。

    “當當當。”

    “噗噗噗。”

    隨著不斷的揮擊,蛇頭大部分都被雙面斧的斧面抵擋了下來,同時裴子云的斧刃偶爾劈在蛇頭上,將蛇頭斬了下來。

    裴子云雖雙面斧在身前舞的滴水不漏,但是腳步并沒有停下來,而一直朝著提豐沖了過去。

    他很快距離提豐的距離不足兩米,攜著前沖巨力,雙面斧狠狠的朝著提豐的腦袋劈了過去。

    “砰。”

    提豐將“狼牙棒”橫在身前,擋住裴子云劈來的雙面斧,雙面斧與狼牙棒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巨大的撞擊聲。

    “蹬蹬蹬。”

    提豐力量減弱,被裴子云的雙面斧劈的連連后退,臉上出現了一絲惱怒,且腫大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血紅。

    提豐一向是以力量見長,現在卻在力量上遭受了裴子云碾壓,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

    “可惡的家伙,我不得不承認,你很厲害,勝過我見過的任何英雄——可惜我站立在大地上。”

    “我是蓋亞的兒子,當我站立在大地上,就能獲得力量。”

    “我已經感覺到,絲絲力量雖不能解毒,卻在補充著我的力量。”

    “哼,我在恢復,而你,一個凡人,能有多少力量可和我持久作戰?”

    “更加不要說,斬下的蛇頭一時不死,就算被神甲阻擋,但是只要有幾個咬入,就可以讓你這個凡人品嘗下毒牙的滋味。”

    這些想法一閃而過,見著裴子云趁空隙想削掉撕咬的斷身蛇頭,提豐怒吼了一聲,朝著裴子云撲了過去,手中狼牙棒攜著巨大呼嘯聲,重重打了上去。

    “休想,去死!”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