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六百五十二章 殺提豐
    奧林匹斯山

    赫拉看去,只見裴子云和提豐戰斗,但因看不清細節,她將云霧揮開一些,使得整個戰斗場面看上去清晰不少。

    見得裴子云只暫時用計謀占了上風,赫拉暗暗松口氣,評價說:“的確,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帕里斯可打敗不了提豐。”

    “相對于帕里斯,提豐力量更強大,最重要的是,它踏在了大地上,蓋亞在提供給它力量,雖被帕里斯削弱了一些,但這個并不能持久,我相信提豐很快就會打敗帕里斯。”

    赫拉的話獲得許多神的贊同,諸神覺得單憑裴子云現在的力量,不可能戰神提豐,除非他跟上次戰勝赫拉克勒斯一樣,再次受到命運庇護。

    “就看他有沒有命運的庇護了。”宙斯坐在寶座上,聲音低沉說著。

    自上一次裴子云突力量大增,依靠“命運”戰勝赫拉克勒斯后,宙斯就一直如鯁在喉,這次還是要確認一下裴子云是不是真的受到命運庇護。

    赫拉聽了這話,立刻明白,宙斯對帕里斯成神的事還是有些疑惑,別的神靈也差不多是這樣,心中同樣充滿了疑慮。

    這神諭,來的還有點突然,之前一點預兆都沒有,諸神可從來沒有碰到過這種情況。

    命運三女神的解釋也不清不楚,不能使諸神完全信服,只是命運的事情,諸神也有著顧忌,不想過分插手。

    “希望蓋亞能直接干預命運。”

    “我覺得很難,蓋亞現在的處境,并不會在這方面消耗過多的力量。”

    諸神享用著神漿,觀看著紅戰斗,議論著。

    裴子云和提豐的戰斗還在激烈進行,提豐力量雖已削弱了很多,但想取勝,也很難。

    “咻咻咻。”

    又是一連串的蛇頭急速攻來,而提豐手上狼牙棒沒有閑著,“呼”的一聲,帶起嘯朝著裴子云砸去。

    裴子云面對攻擊,腳輕輕一點,一股風托舉著急退而去,腳步輕靈,一點也沒有遲滯。

    “哼,毒性在滲透。”

    “但是提豐的力量強大,正面對抗我會吃虧,甚至有著死亡的危險。”

    “我得充分利用自己的優勢,利用敏捷,給予提豐創傷,至少得斬去它的一百個蛇頭,再與它決戰。”

    “順便向圣園核心退去,我感覺到,我越來越接近蘋果樹了,雖然它被一股力量籠罩了,我直接看不見。”

    “這是蓋亞的力量,的確,能屏蔽我,可系統能看見。”

    裴子云就對著提豐兜圈子,游擊戰術,并且不時向著一個方向后退。

    提豐連連幾下,沒有打中裴子云,憤怒下,蛇頭全部朝著裴子云沖了過去,而本人也繼續朝著裴子云急沖。

    裴子云等的就是提豐的蛇頭單獨出擊時,不斷的閃著蛇頭攻擊,一旦面臨躲不過去的情況,就會用雙面斧抵擋一下。

    同時,裴子云的雙面斧還會不時朝著提豐的蛇頭攻擊,每次揮動,至少會斬落提豐的一只蛇頭。

    “卑鄙的人啊,你敢不敢和我正面對決,只會想一個懦夫一樣逃跑?”提豐見追不上裴子云,怒吼著。

    裴子云才不上他的當,冷漠的說:“提豐啊,能打贏就好,而且我現在難道不是和你正面對決?”

    他發現同時面對提豐的本體和蛇頭的攻擊是一件很吃虧的事,這里不是空間內,不能擁有瞬間移動,也幸提豐身上的蛇頭沒有原來遇到在空間中對戰時多,不然還真應付不過來。

    裴子云現在就是采取且戰且退的策略,提豐蛇頭攻擊而來時,只要防御蛇頭攻擊就行,并不需要面對提豐本體的打擊。

    而就是這個策略,使的提豐身上的蛇頭已被雙面斧斬下不少。

    “可惡,可惡。”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激戰,提豐也不是傻子,看出裴子云的策略,盡量不再用蛇頭單獨出擊。

    他怒吼一聲,提著狼牙棒飛快追上了裴子云,咆哮:“帕里斯,我已看穿了你的詭計,母親蓋亞啊,以你的神力,壓制這個卑鄙的人吧,讓我帶這個人去哈迪斯的領域。”

    “轟”裴子云只覺得身體一沉,頓時一驚:“這是什么,這似乎是重力?”

    不管是不是重力,裴子云立刻感覺到身體沉重了不小,風的托舉還在,但宛是托著一塊石頭一樣,整個人動作立刻緩了許多。

    接著,就見著提豐手中的狼牙棒攜著風聲,急速朝裴子云砸了過去,裴子云腳步一點,立刻感覺到自己已經和以前一樣躲避了。

    “就算是這樣,我也能戰勝你。”裴子云眸光一寒,再次改變策略,用自己的武技去消耗提豐,急速貼著一竄,躲開了幾只襲來的蛇頭,喝著:“風雷斬。”

    雙面斧射出了弧月光,只聽著一串裂帛聲,眼前噴灑出一片濃稠的血霧。

    “啊啊——”又是七八根蛇頭無聲落下,余順不減,透身而入,帶著一團血霧,提豐這次卻悶哼一聲,不退反進,轟一聲,只見背后隱現火山噴發,風暴卷席的場面,正是天災的具現。

    這種圖像,哪怕是萬一,就是所謂的先天意境,不過在這時,并不具任何影響,只說明是提豐全力進攻了。

    “擋!”裴子云身體受到了束縛,退無可退,卻也不慌,一瞬間,已提起了一種戰術。

    “其實最低等的武學,才是最根本。”

    只聽著“轟”一聲,狼牙棒與雙面斧撞擊,裴子云悶哼一聲,連連退去,只是每退一步,看上去腳步不重,大地都轟一聲,原地深深的出現凹處,甚至連堅硬的石塊都粉碎。

    “這是卸勁。”

    “雖傳說中以柔克剛只是弱者的夢囈,但的確能將三成的力量轉移,有這三成,我也可抵抗了。”

    提豐的力量巨大,但它技巧甚至不如人類英雄,想想也理解,它經過多少次生死搏殺?

    無非就是靠力量欺負弱者。

    這棒接過,就露出了破綻,一道寒光閃過,雙面斧在提豐的身體上留下了一道切口。

    提豐受傷咆哮著,身上的蛇頭再次朝著裴子云追咬,裴子云用雙面斧連擋,只見寒光一閃,一些蛇頭被抵擋,甚至被削下,但還有蛇頭不惜代價,突破防御,撞擊在他身體之上。

    “當當當。”

    鐵鑄銅灌之軀,使得這些蛇頭撞擊在裴子云身上時,全都發出了金鐵相撞的聲音,并且寒光一閃,幾個蛇頭削下。

    但提豐似乎一點都不在乎,蛇頭還是一個接一個進行著自殺攻擊。

    “可惡,提豐瘋了。”

    “噗。”

    裴子云再次閃身到提豐身側,雙面斧一道寒芒閃過,重重在提豐身軀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痕,就在這時,突悶哼一聲,一個蛇頭破開了神甲,狠狠咬了上去。

    “提豐獲得的蓋亞恩惠,在束縛住了帕里斯后,就已經無法補充自己了。”

    兩人的大戰越來激烈,但奧林匹斯山的諸神都看出來,裴子云和提豐都已到了筋疲力盡的地步。

    但這時提豐突然大笑著,說:“你已被我的蛇多次咬中,雖我的毒不及海德拉,但也不是你這個半神能承擔。”

    “金蘋果就在你的背后,你卻獲得不了,是不是心里很憤怒,哈哈哈。”提豐盡情的大笑,十分得意,似乎勝利已經唾手可得。

    不過提豐說的確實沒有錯,裴子云身上幾處被砍斷蛇頭咬著,雖有鋼鐵之軀,但是毒牙還是死命咬在肉內,雖只咬入一分,但已足夠毒素侵入到裴子云的身體的血液中。

    看著裴子云身體搖搖擺擺,似乎隨時會倒下,同樣傷痕累累提豐知道他在自己的蛇毒下,已堅持不住多久了。

    “現在,去死!”提豐等的就是這時機,雙方都精疲力竭,但是自己的體質,不是一個半神能比喻,當下,一聲吶喊,所有恩惠重壓上去,接著,狼牙棒重重的打了下去。

    “系統!”

    裴子云獰笑,這次戰斗,出乎他的預料,提豐的力量,蓋亞的恩惠,還有著簡單卻有效的計謀,逼著自己抵達極限。

    畢竟是蓋亞之子,體質和生命遠非自己能及,要是沒有底牌,自己就輸了。

    可自己有底牌。

    眼前快速出現一梅,并迅速放大,變化成一個帶著淡淡光感的資料框,接著,毫不遲疑,按下一個,將最后五個命運點消耗掉。

    “轟!”大徐力量從空間中涌出來,瞬間充斥了全身。

    “33秒的時間,足了。”

    “我為什么不在一開始用,因為一開始你有許多底牌,說不定就給化解了,但是現在,你我都筋疲力盡,底牌全出,我還有一張王炸——去死!”

    面對急速沖來的提豐,裴子云的神斧高高舉起,集中了全部的力量,攜著不可思議的威力,一下朝著提豐劈了過去,呼嘯的風聲如雷霆炸響,湮滅一切。

    提豐本也筋疲力盡,這時意識到不好,大聲尖叫,身上剩余的所有蛇頭全都拼命抵抗著。

    但是一斧而下,蛇頭和紙一樣脆,立刻全部斬斷,余勢不減的繼續朝著提豐的腦袋劈了過去。

    “噗。”

    雙面斧劈中了提豐腦袋,斧身直接灌入到提豐的腦袋中,使得提豐整個人的身體瞬間一僵。

    “死!”

    裴子云劈開提豐的腦袋還不罷休,斧急拔,橫著一斬,只聽“噗”一聲,提豐的腦袋飛了出去。

    淡紅帶白的鮮血飛出,這幾乎是神血,連著裴子云身上都濺到了不少,但這時,他第一時間,不是檢查尸體,而是反身一撲,對著一處空空之地,按了上去。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