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六百七十一章 烽火
    才想著,増田真由美已經趕了過來了,她深深鞠躬表示敬意:“這次行尸之亂,真多謝閣下了!”

    “沒有閣下幫助,恐怕我們村落,再無幸存之理,如果閣下不介意的話,還請到我們村子中休息一下。”

    “可以!”裴子云想想就說著,増田真由美很高興,就領著裴子云向村里去,看著他抵達,村民頓時分開,神色復雜,有感激,有著敬畏,甚至還有著羨慕嫉妒。

    “……”感激正常,敬畏正常,羨慕嫉妒也正常,人總對強于自己,又沒有切實支配的人產生羨慕嫉妒。

    裴子云不緊不慢的走在田埂上,就看見了一個小小的神社,看上去非常簡單,沒有鳥居,空無一人,只有幾顆樹木算是圣林了。

    一個簡單的手水舍放著,顯得特別靜謐,空氣中凝結著淡淡清新,抵達了這世界,到處是污穢和死亡,也只有這里,才沒有這些氣息。

    “這是我們村莊簡易的神社,如果您不介意,今晚就在這里休息!”増田真由美引到了一處房間,恭敬的說著。

    裴子云靠近著神社一瞬間,眼睛一瞇,感覺到神社的確有著細微神力。

    “可以!”這并沒有多少可挑剔。

    接著,増田真由美退了出去,過了一會,送上來了食物:“請!”

    裴子云看了看,一個飯團,幾塊腌蘿卜,起身微微鞠躬:“承蒙款待,實在太感謝了。”

    他是內行人,懂事,日本糧食畝產是很低,稻加工成精米損耗很大,精米珍貴,被稱“銀粒飯”、“銀舍利子”,有的農民一輩子都沒有真正吃過飯團。

    就算歷史上曾經奪取天下的豐臣秀吉,御膳也不過是一碗米飯、海藻、味增湯、生魚片四樣。

    現在款待,可能是神社傾盡所有了。

    増田真由美見著裴子云滿意,也暗松了口氣,躬身:“您慢用。”

    說著退了出去,對著村民說著:“現在武士大人已經歇息了,就不要打擾了!”

    用紗布包裹受傷胳膊的溫樹這還有些不敢置信,問著:“増田大人,這位是神派來拯救我們的嗎?”

    剛才,他也在外面戰斗,可行散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就在感覺自己要堅持不住時,裴子云一刀將攻擊的行尸殺死,解了圍。

    肥土友幸也擦了擦自己身上血水,問著:“這就是真正的武士?世間真有這樣的人?以前我還以為麻上達也就是最厲害的人!”

    肥土友幸睜大了眼,這時,三次郎突用胳膊碰了碰。

    増田真由美聽到了麻上達也這名字,本來一臉高興表情,立即黯淡下來。

    肥土友幸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急忙補救:“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提麻上達也!”

    “不,我就不應該提這個人!”

    肥土友幸連忙用滿是傷痕的捂著自己嘴巴,以示歉意。

    麻上達也以前是村莊最有戰斗力的人,曾經一個人解決了十幾只行尸。,還是増田真由美的未婚夫,只是后來……

    増田真由美強忍著心中悲痛,恢復笑容,輕聲說:“沒什么,不管怎么樣,今天是個高興的日子。”

    “相信這時,你們家中也在等著你們!”

    “大家還是先回去吧!”

    増田真由美用溫和聲音說著。

    “說的對,感謝武士大人,否則的話,香苗、美夏都見不到我了!”肥土友幸露著一股后怕,心有余悸說著。

    江利子也牽著自己丈夫的手,贊同點著頭:“的確,是這樣。”

    過了好一會,人群散去,回到家中。

    札木慶隆杵著一根拐杖,一瘸一拐往自己家而去。

    在這次戰斗中,札木慶隆被行尸抓傷大腿,但不是很嚴重,據估計,修養半個月就可好了。

    當然,沒有裴子云的話,今天這條命就丟在那了。

    只是可惜了大由里和彥、永次郎、平大郎這些人等不到大人救援了。

    想到這里,大由里和彥、永次郎、平大郎死前不甘面容浮現在在札木慶隆腦中,他不由打個寒戰,加快速度往家中去。

    等到札木慶隆回到了家中,就看見了父親札木利明等候在門口,他消瘦枯萎,滿是皺紋,一道抓疤在臉上,瞎了一只眼。

    “父親大人!”札木慶隆看到了,就立刻湊了上去,興奮報告著情況,但和他的反應不同,札木利明陰沉的臉,沒有說話。

    良久,才問著:“村里的武士后裔,還有幾個?”

    “大由里和彥死了,但還有個兒子,肥土友幸還在。”

    “兒子,你覺得我們還能讓城主派下更多武士嗎?”札木利明問著,有名的就是武士后代,沒有名字的就是普通村民:“或者,能讓這位武士留在我們村嗎?”

    札木慶隆笑容頓時僵硬了。

    他清楚,城主不太可能繼續派下武士了,如果再損失下去,這村子就會和許多村子一樣,從此消失。

    沒有武士的村子,根本無法抵御行尸。

    “讓這位武士留在我們村,這……”就算是再沒有眼光,札木慶隆也清楚,穿著華麗絲綢的武士不可能留在這里。

    一時間,整個房間沉默了下來,短暫的歡樂后,就是面臨絕境的現實。

    “父親,您說應該什么辦?您當年就是武士,還有機會學過兵法。”札木慶隆輕輕問著,他的父親就是村子的英雄,多次解決了危難:“您一定會有辦法。”

    “我沒有辦法……不,有一個。”

    “您請說。”

    “利明,你還記得嗎?城主大人,昨天通知,必須嚴查外來人。”

    “什么是外來人,我們以前不懂,但今天你應該明白了。”

    札木慶隆面色一怔,不敢相信的看著父親,出賣外來人,在這世界并不為難,這點都不干的“善良”村子早就滅亡了。

    但是,這可是剛救了自己村子的武士。

    “父親……”札木慶隆痛苦的說著。

    “慶隆,首先,城主非常重視這事,如果我們不把消息迅速傳遞給城主,說不定城主會大怒,給予懲罰。”

    “而我們通知了城主,就可以給村子免除三年賦稅,還能賞下一大筆錢,我們就能雇用武士,渡過難關。”

    札木利明說著,指了指兒媳手中抱著才出生半年的孫女:“看,連可愛的里子都快餓死了!”

    “之前,你已經夭折了三個孩子,其中二個就是餓死。”

    “既那個人救了我們一次,再救一次又何妨?”

    “只要把這人獻給城主,我們家,我們村子,都可以活命。”

    “我老了,我已經把位置傳給你了,我們家和村子的生死存亡,都由你決斷。”札木利明疲倦的說著。

    札木慶隆怔怔的看著父親,父親原本是多么英武豪爽,光明磊落,但一次次的尸災、旱災,漸漸壓垮了這個男人。

    良久,札木慶隆看了一眼自己妻子手中哭的有氣無力的嬰兒,又環顧了一周,深深呼了一口氣,不再猶豫:“我明白了,我這就去點燃烽火!”

    聽了這話,札木利明沒有半點喜悅,只有苦澀。

    很快,一道黑煙直冒天空,火光也照亮了半個村莊。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