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七百零一章
    戶川久興看了,不由不寒而栗,命令:“開生命探測儀!”

    “嗨!”生命探測儀打開,能看見屏幕上顯示的光球,但大樓并沒有顯示生命的跡象,讓人不由暗松口氣。

    “大樓沒有妖化是好事,不過就算這樣,想解決這事,就只能把整個大樓摧毀,或靠人命硬打進去了。”香奈看了他一眼,嘆著:“妖力,并不是無限。”

    如果不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她也不會提出這么粗暴的應對方式,但為了不讓黑霧的影響擴大,使大樓妖化,只能犧牲小部分人的生命了。

    “直接摧毀大樓不成,這里是東京,如果這樣做,影響太大。”戶川久興立刻否定了,和平時代,別說是爆炸,就是槍支都是東京的忌諱,就算進入了半戰爭狀態,爆炸也太過分了。

    戶川久興深深吸了口氣,下定了決心,吩咐:“直接打山田家的電話。”

    “你確定?山田信一,可不是我們的部下,之前的使喚,已用掉了可以用的份額了。”

    “我知道,幕府會有合適的回報。”戶川久興轉身命令:“快去!”

    “嗨!”有隨員立刻應著。

    山田家

    酒香在空氣中彌漫,日本人喜愛清酒,這一款出羽櫻清新芳香,售價9000円,但還在山田家的經濟承受范圍內,此時拿來招待貴客,倒也適宜。

    原本有些僵硬不自然的氣氛,在香氣的緩和下,慢慢歸于自然。

    身著和服的坂東嬡子一舉一動都非常標準,仿若公主,事實上以她的出身,的確當得起公主這詞了。

    剛剛驚嚇到人的貴女,此時微微側身,動作優美給裴子云倒了一杯酒。

    “啊……”山田和彥眼睜睜看著她眉眼含笑又給自己酒杯里滿上酒,這讓山田和彥受寵若驚之余,更感受到莫大的滿足!

    他此時已滿臉紅光,嘴上說:“不敢當。”

    心里卻十分高興,信一本身已是國民度很高的大作家,現在更有坂東家的大小姐作客相陪,令人震驚。

    本來心中忐忑,生怕這位大小姐不好相處,萬萬沒想到,坂東嬡子以晚輩自居,布菜敬酒,看不出一絲一毫勉強,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至于叫山本慶介的中年男人,媛子只冷淡的說過幾句話,此時更沒有同等對待,但山本慶介別說不滿,只覺得松了一口氣。

    讓會長大人給自己倒酒,他是萬萬承擔不得,這時看向坐在一旁的山田和彥,則忍不住有些羨慕。

    “難怪山田和彥升職這樣快。”

    原本有些不滿后輩新人的山田和彥升職太快,但眼下只能慶幸剛才還沒有來得及說不好聽的話。

    “就算山田信一,和大小姐沒有結婚,憑這段情分,對山田和彥,我也萬萬怠慢不得。”

    “現在已當到次長(副部長),那至少能當到本部長吧?”

    山田泉美雖保持儀態坐著,小口品嘗茶水,但思緒混亂,眼前的坂東嬡子是坂東家的大小姐?

    還是現任家主,坂東財團的大BOSS?

    她的目光不由落到了山田信一身上,只見山田信一端著酒杯,小口喝著,神態從容,似乎根本不覺得有異,坦然接受款待。

    山田泉美心中一驚,雖在日本,妻子服侍丈夫理所當然,但現在可沒有結婚,而且地位差距太大的話,也不能這樣理所當然。

    才想著,客廳上的電話打斷了她的思考,她欠身:“實在抱歉!”

    起身去接,片刻回來,對著媛子微笑:“嬡子小姐,是找您的。”

    找她?

    坂東嬡子有些詫異,記起了剛才自己切斷了電話,心中不快,什么事這樣打攪自己?

    剛才進房前就吩咐了隨員,不要打攪自己了,她只得笑著向眾人點首:“抱歉,我去去就回。”

    起身去接了電話。

    不知道那面的人說了些什么,轉眼間,她的笑容已淡了下來。

    “信一君,出事了,你來聽下。”她沒有直接掛斷電話,而對著酒宴上的裴子云說著,裴子云已隱隱猜到了,此時起身去接,電話所說的話,更是驗證了他的猜測。

    殺了原子妖,別的妖怪果按捺不住要動手了。

    “山田君,我知道多次給你添麻煩了。”

    就在裴子云眉微皺,略沉吟時,戶川久興誠懇的說著:“不過,幕府不會虧待有功之臣,公方大人,已經準備授你從六位文化勛章。”

    倒幕(平叛)戰爭后,這世界的幕府,制訂《位階令》,建立勛賞制度,定七位十四階來敘位敘勛。

    和大部分國家不一樣,這位勛伴隨各種禮遇和特權,從九位開始,一直可抵達正三位,現代并沒有廢除,春、秋季兩次敘勛已成慣例。

    具體分軍功、政功、文化、特殊貢獻四種。

    從六位文化勛章,其實就是授從六位的散官(位階),并且發放相應的俸祿,年給800萬円,終身。

    這不是錢的問題,裴子云看了看任務表,沉思了片刻,同意了:“我知道了,我立刻就去。”

    坂東嬡子拿過搭在門口的外套,給他披上。

    這時直美也反應了過來,徑直去架子上,雙手取下了木刀,緊隨其后走到裴子云的身側。

    這樣緊張而鄭重的氣氛,讓酒宴上的人都怔住了,不明所以。

    伢子有些懊惱,為了赴宴,她沒有拿著自己連上學都隨時帶著的木刀。

    這種情況下,她自然也不想被撇在局外,立刻說:“我去拿刀!”

    反正她家就在隔壁,去拿刀也不過是幾分鐘,眾人眼看著她像一陣風一樣跑了出去。

    “這是……信一,你們要去做什么?”山田泉美忍不住開口。

    山田和彥跟山本慶介,雖然詫異,卻不能當媛子的面質問,只能跟著出門,只見原本已離開轎車,這時已無聲行駛回來。

    跟在這兩輛車后面,是三輛黑色的轎車,一停下,就有身材彪悍的男人跳下,個個穿著黑西裝,神色精悍,對著媛子、裴子云行禮。

    一道嬌小身影這時飛奔來,是持刀歸來的伢子,見她已經歸隊,坂東嬡子不再猶豫,表情冷冽的命令:“立刻出行,目標是渡邊大樓。”

    說完,她才回身鞠躬,向三個被留下來的成年人:“實在是對不起,今天拜訪只能臨時中斷了。”

    “啊……哦……沒有關系……”山田和彥已呆在了那里,山田泉美早隱隱猜到自己的兒子不一樣,但看見這一幕,還是讓這位家庭主婦感到了一絲恐慌,可想要喚住兒子的話,卻在即將脫口而出時咽了下去。

    “請放心,我一定會安全歸來。”看出了山田泉美的擔憂,裴子云笑了笑,時間不等人,說完這話,他帶著直美跟伢子鉆進了車。

    隨著車相繼離開,被留下來的,只有驚呆了的三人。

    山田和彥望著兒子去的方向,心中的擔憂其實并不比山田泉美少,有幸看到這難得一幕的山本慶介,沉默良久,拍了拍山田和彥的肩,以示安慰,心里則忍不住想:“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就憑剛才看到的那群男人,肯定帶了槍,難道是本家(坂東家)的私軍?”

    “進入了現代,還有這種私軍?”

    以前幕府時代,大名當然有私軍,但進入現代,這方面控制的很嚴格,山本慶介一時間想偏了:“看來,攀上大小姐這種事,也未必是福。”

    “雖有些羨慕山田和彥平步青云,但如果會遇到這種危險的話,還是平平淡淡一些好些,我只是普通人而已!”

    “怎么回事?有人進入了渡邊大樓?”正盯著監控屏幕的人,有人驚疑一聲。

    因等著山田信一到來稍放松了一些的人,頓時一驚,全朝著屏幕上凝聲看去。

    “大概有二十人進去了。”生命監控裝置能看到一些人形進入了渡邊大樓的九樓大廳。

    但隨著二十多人的進入,監控者愕然發現,除這一群人,大廳內又出現了近百人的光形。

    這個發現讓監控屏幕前的眾人都驚呆了。

    戶川久興算是脾氣不錯,還是怒吼:“這是怎么回事?這樣多人進了渡邊大樓,為什么剛才沒有發現?”

    這簡直不可思議!

    “他們或者是在渡邊大樓產生黑霧前就抵達了。”香奈開口:“剛才應該是用特殊手段躲過了監控裝置。”

    “難道是惡鬼?”

    “盯著,看看這些人要做什么?”戶川久興冷冷看著屏幕,最終拍板。

    渡邊大樓·大廳

    “怎么回事?為什么突然間用最緊急信號召集我們?”野崎直政剛站穩,就環顧四周,憤怒質問:“而且召喚我們到這里,為什么突然之間殺人質,引起了政府的注意?”

    “現在幕府盯得我們很緊,時刻準備把我們一網打盡!如果沒有一個能說服我的理由,我會上報神君!”

    野呂慶誠呆在后面,也不說話,同樣疾行而來的白坂邦昭、吉友幸一等人,此時都站在人群中,冷冷環顧四周。

    他們都被緊急召集令喚來,按照規矩,一旦有這等級的緊急召集,無論發生什么事,都必須趕來,結果發覺有人殺人質,引起了警方圍堵,真的是又驚又怒。

    “是啊,到底誰召集我們來?必須要給個解釋!”

    “不知道是誰。”

    “難道那個人不在這里?”

    “荒唐,真是荒唐!難道召集我們到這里來的人,到現在還要龜縮著不出來給個解釋嗎?”野崎直政冷聲喝著。

    一個聲音從角落里悠悠響起:“是我!”

    隨著這人走到了中間,原本身高一米七五的少年,身形暴漲,變成了紅發巨身頭上生角的妖怪。

    在場的人都認識來者是誰,喧鬧的大廳內頓時沉寂下來。

    野崎直政心中不安,但想到自己身后力量,立刻穩下心來,冷臉質問:“酒吞童子,你怎么能下達這樣的緊急召喚令,為什么還要驚動警方,如果你不能給出合理解釋,我會立刻向神君匯報!”

    德川家康,死后封神,號“東照大權現”(1),所以稱神君,憑著神君之名,諒這些妖怪不敢放肆——說是這樣說,野崎直政已浮出了殺機。

    現在這情況,只有找個替死鬼,說自己等人只是集會,被無辜當成人質——雖幕府肯定會懷疑,但只能這樣了。

    可惡,這幾只妖怪,果不能信任,只有死!

    酒吞童子感受到了眼前的人浮現的殺機,在眾目睽睽之下突哈哈大笑起來,笑完,他說:“是嗎?可惜,他不會知道了。”

    野崎直政悚然一驚,下一刻,彌漫在大廳角處的妖氣,就已“轟”一聲,直直沖了上去。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