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七百十三章 安倍的邀請
    裴子云收起了木刀,平淡的回答:“恰過來遇到了而已。”

    又對為尊親王告辭:“親王,我還有別的事,就先行一步,等貴府的事了結,或離京前,我會再來向親王辭別。”

    說完,也不管別人是否同意,就往外行。

    “請留步!”身后突有人喊了一聲。

    裴子云轉身,就看到一個跟坂田金時一同來的中年武士過來,那張普通的臉上是爽朗的笑容。

    但再爽朗,跟坂田金時這種武士比起來,走路姿勢或表情上,都帶著一種貴族的氣息。

    “山田君,你這樣的武士,當鄉下武士太可惜了!”這個武士一低首,認真的說:“憑你的武藝,完全可以有更大的作為!”

    “閣下是?”裴子云臉上適時露出一絲茫然。

    “我是渡邊綱,跟金時一樣,都是賴光公的家臣,剛才看到了你與金時的比試,覺得你十分了不起!像你這樣武士,該有更好的前途,請加入我們源家吧!賴光公一定會賞識你!”

    渡邊綱?

    裴子云忍不住打量著對方。

    源宛之子,嵯峨源氏源融的子孫,跟坂田金時同稱“賴光四天王”的武士,雖未必比坂田金時更強,但是正經的源家之人,自然在賴光四天王中排名第一。

    裴子云心中閃過念頭,面上不露分毫,婉拒:“渡邊君不必說了,我山田信一,不打算另投他家,謝謝你的美意,恕我不能答應。”

    “那真是遺憾。”渡邊綱嘆著:“你這樣的武士,若不能投靠明主,在年輕時建功立業,時光蹉跎的可不止是美人,也有武士啊!”

    坂田金時也開口:“山田君,如果你什么時改變了主意,可以隨時來找我們,無論是我,還是渡邊君,都會歡迎你的到來。”

    裴子云這次沒有說話,點頭示意,轉身離開。

    為尊親王身側,有人忍不住嘀咕:“真是粗野的鄉下武士,竟就這樣走了,太沒有禮貌了!”

    還放棄了這樣大好機會!

    親王聽到這話,立刻看去,不悅說著:“山田剛剛才救下大家,也包括你,你卻在他走后出此惡言?”

    這話被親王當眾說出來,立刻羞得那人連忙用袖子遮住臉,不敢去看周圍人的表情。

    “渡邊,山田此人,你可有把握獲勝?”見著無事,同樣告辭的坂田金時跟渡邊綱出門,抵達外面臺階,坂田金時就問著。

    渡邊綱皺起眉,遲疑了一下:“如果剛才的程度來看,我或可以應對,但我總覺得,他還沒有使出全力。”

    跟隨著的武士面露驚駭之色,就這程度,居然還沒有使出全力嗎?山田信一到底是什么怪物!

    坂田金時也沒反駁,沉默了。

    “不過,我們是武士,并不是浪人,真的是敵人,自然是我們一起上,將他亂刀砍死!”

    “明白了。”坂田金時拍了拍身,看向遠處:“如果是敵人,下次一定會殺死這個男人。”

    “這男人實在太危險了。”

    裴子云卻不理會有些人的心思,一到外面,就徑直朝旅店而去,地上的雪松軟,哪怕是普通人,大概也感受到了這段時間平安京內彌漫著的不祥氣息,所以天氣不好,太陽沒能高高掛在天上時,都盡量減少不必要的出行。

    哪怕是去工作,路上也行色匆匆,不敢在外面多停留。

    現在雪下得小一些,依舊行人稀少,裴子云不快不慢走在雪里,在一片白茫茫的色彩中,很是顯眼。

    同樣顯眼,還有前方遠處停著一輛牛車。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牛車是在等我。”

    “不,不是我的錯覺,它就是在等我。”

    裴子云微挑眉,沒有加快速度,依舊保持原本速度,不快不慢過去。

    等終于走到牛車的近前,車簾一挑,一個十幾歲少年從車廂里鉆了出來,一落地,就笑瞇瞇朝著一禮。

    “您可是山田信一?”少年脆生生問著。

    “是我。”裴子云回答。

    “那我就是沒等錯人啦!”少年笑彎了眉眼,露出小虎牙:“我家主人請您過府一敘,還請您不要拒絕。”

    “你家主人是誰?”從對方身上,裴子云沒有感覺到妖鬼的氣息,但也不能說,對方就一定是人。

    在他的眼中,對面少年雖是人的外表,可身上有著淡淡熒光,很干凈,但也透著跟人類靈光不一樣的本質,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少年也不害羞,任由裴子云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自己。

    “我家主人說,先不能告訴您他的身份,您去了,自然就知道了。”他還俏皮地眨了眨眼。

    “有趣。”裴子云笑了一聲:“既這樣,就麻煩你帶我過去吧。”

    說著,不再多問,真就這么上了牛車。

    少年沒有再進車內,而一躍上了牛車趕車位置,也不用鞭子,拉車的牛就這么慢慢走了起來。

    車內就只有裴子云一人,閉目養神,探查著這輛牛車,跟沿途的氣息。

    “這牛車上有著淡淡的妖氣,但并不偏向戾氣,像是剛剛生出靈智的小妖怪。”

    “應該不是趕車的少年,真要說起來,或是拉車的牛?”

    “平安京的貴族,再豁達膽大,大概也不敢明知牛有異常,依舊敢用,對方怕是個胸有成竹,且不是貴族?”

    “但我來到平安京時日尚短,又有什么人能知道我,并且邀請我前去做客?”

    “難道是在為尊親王府驅除妖鬼的和尚?”

    思索這些,裴子云又回到了剛才佛光上去,他自然不會沒有聽說過佛教,但原本大徐和希臘世界,可沒有真佛。

    “金剛、羅漢、佛,相當神靈什么級別?”

    外面少年雖趕著車,時刻注意著的情況,察覺到裴子云在這種情況下坐在車內閉目養神,忍不住面現佩服,這人類膽氣很大,與眾不同,難怪主人會特意邀請去做客!

    “哎,可惜,就是此人很兇,我挨近都有些害怕!也不知道他去了府里,會不會嚇到別的伙伴!”

    牛車的車輪一路碾過雪,平安京的道路并不平坦,時不時就會咯噔一下,帶來顛簸。

    不知道過去多久,裴子云才感覺到車子停了下來。

    “到了,山田君,您可以下車了!”少年聲音下一刻響起,很是歡快。

    裴子云看了一眼,外面還下著雪,等跳下車,雙足才一落地,就聽到了一聲微弱的驚呼聲。

    聲音并不是在近處響起,裴子云順著聲音來源方向看去,就看到了讓自己也不禁有些驚訝的一棟宅子。

    出現在面前,是一棟宅子,周圍不算空曠,相比親王府,宅子本身則顯得低調樸素了許多。

    “半町之大,是四五位的官宅?”

    平安時代,三位以上分配一町,四至五位分配半町,六以下就是四分之一町了,不過這些,并不是讓裴子云感到驚訝的原因,目光落在門口,忍不住搖了搖首。

    “居是此人請我!”

    門口,安倍宅的標識清晰可見。

    這里是安倍宅?

    站在這里,不用特別放出感知,就已能夠感覺到,來自內部的靈力波動。

    “很強大,名不虛傳。”裴子云不再懷疑這里主人的身份。

    安倍晴明。

    一個在后世,赫赫有名甚至被神化的大陰陽師。

    是這個人來邀請自己,很出乎裴子云的意外,的確是沒想到這次平安京之行,會引起對方的注意。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

    無論安倍晴明對自己是善意還是惡意,裴子云都無所畏懼,在晃神后,就平靜了下來。

    木門不用人叩打就輕輕左右一分,吱啞一聲打開了,少年快幾步過去,站在門側,禮貌的躬身:“山田君,請入內。”

    大門敞開著,景色不錯,并不會給人鴻門宴之感。

    裴子云也似是沒有發現暗中偷偷盯著自己的眼睛,走了進去。

    少年走在身后,掩上了門,擰著眉,兇了一下沒躲好差點暴露自己的小妖怪。

    “山田君!請等一等!我帶你進去!”

    里面可是有著可以迷惑人的陣法,萬一山田君迷路,大開殺戒怎么辦?

    少年一看到山田信一走的飛快,著急追了上去。

    府里的式神跟小妖怪雖不少,可論兇殘,沒幾個能比得過這一位人類武士吧?

    這一點,都不用特意去試探,光是山田信一身上的血腥,就可以讓少年察覺到這個武士的恐怖。

    裴子云沒有理會少年,徑直里走。

    安倍宅有半町,接近5000平方米,庭院很大,分幾重,內部樸素卻很雅致,明明路上看不到仆人,可地面打掃的很干凈,還能看見小小的梅林,襯著白雪,更顯高潔,悠悠梅香隨風而來,沁人心脾。

    不過隨之,躲在了梅林下的小小的驚嘆、議論聲,也傳入了耳朵,讓裴子云有些無奈。

    “早就聽說安倍晴明家中有很多式神,是了不得的陰陽師,沒想到是真。”

    “這宅子里的式神跟小妖怪數量忒多了些。”

    “不過它們也太過弱小了,甚至不值出刀。”

    陰陽師這個職位,本職工作是觀測天象、研究天氣、勘探地理、制定歷法、標定時間,至于治病救人、占卜吉兇、風水祭祀、捉鬼除妖其實是附帶的工作。

    “不過,現在看來,這世界的陰陽師更接近于傳說中的職業。”越是靠近,越是能感受到里面深沉的靈力氣息。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