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七百十四章 占事略決
    當裴子云的腳步踏入內院時,肉眼可見的光在眼前一閃,隨后自己出現在一片濃密的森林中。

    高聳的樹木,被樹木遮擋的天空,昏暗的光線,以及……兇殘圍上來一群野獸,帶點淡淡的妖氣,是半妖了吧?

    “……”裴子云環顧左右,有些無語,突然之間,幾只半妖撲了上去。

    “噗”,雖知道這些都是幻影,也沒有置之不理,刀光閃下,沖上來的幾只妖獸都立刻斬殺,而余下的半妖畏懼兇殘,在望過去時,都忍不住慢慢后退,發出嗚嗚嗚聲音。

    下一刻,它們掉頭就逃,仿佛真的生靈一樣。

    不僅僅這樣,空氣中彌漫的血腥味是這樣真實,制作這幻陣的人,的確了不起,并且還可以調整難度。

    “了不起的幻術,要不是神的靈覺,都感覺不到這是一個幻陣。”伸手,還真能感覺到林中風吹來,帶的微微的涼意,成神的經歷,使裴子云有著遠超以往的閱歷和看法。

    仙道的真人級別還差些,從廣意上說,介于人和神之間,再稍上些的神靈,無需所謂的功法,自生真眼——幻術毫無意義。

    但對凡人來說,這一輩子都可能繞不出去。

    “如果不是敵對,倒想與安倍晴明討論下。”

    “可惜,就算安倍晴明不是幕后黑手之一,身處這世界,也很難站在我這一方。”

    “最好的結果,也不過彼此不必真對敵罷了。”裴子云想得清楚,下一刻,木刀一閃,又收了刀。

    “噗”一道裂縫在空中出現,接著在咔嚓聲音中,整個空間裂成蛛網,“轟”一聲破碎。

    周圍場景恢復到了原本的模樣,原來處于才入庭院,能看見不遠處的假山。

    “山田君!”少年這時終于追上,摸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對裴子云說:“您走得好快呀,差點沒跟上!”

    見裴子云盯著一處,忙又解釋:“請您不要誤會,剛才幻境是自動激發,您也知道,最近平安京,百鬼夜行越來越多,許多公卿貴人都想邀請主上,主上煩不勝煩,故有此幻陣,只為了阻人,獲得點清靜。”

    “我明白,百鬼夜行是最近越來越多嗎?”裴子云有點好奇的問著。

    “是啊,以前這種事其實不多,偶然罷了,但最近幾十年,各種各樣妖怪、鬼怪越來越多,連著主上都工作大增。”少年撓撓臉,苦惱的說著,隨意在假山中穿行,抵達到了一處,說著:“到了,主上就在前面。”

    眼前一亮,裴子云見自己在一間檐廊下。

    日式建筑多木制,屋檐很長,地板沿到檐下,形成了一個靠著房間,向庭院開放的半遮擋平臺,這就是檐廊——此時,面對庭院,有一人在煮茶,雪下陽光很是明媚,一只鵪鶉飛到花枝上,悠閑覓食。

    這人跪坐,看向裴子云,雙眸含笑,說:“山田君,有失遠迎,實在抱歉,你請坐。”

    裴子云說:“這話我說才對,一進門就壞了您的一個陣法,實在失禮了。”

    說著,裴子云在安倍晴明對面跪坐,兩人目光碰撞,都是一笑。

    “難怪外面都說是狐妖的后代,笑起來可真像狐貍。”裴子云暗想,腹誹著對方的性格,有些不客氣問著:“不知晴明公是否對我有些意見?”

    “明明是山田君對我有些意見啊。”安倍晴明倒了一杯茶奉上,微笑:“不然,你也不會拒絕引路,選擇硬闖進來。”

    裴子云搖搖首,聞著茶的清香:“我只是對晴明公請我做客有些不明白,覺得晴明公或是想試探一下我的本事,既是這樣,還不如直接了當。”

    “哦?難道不是我聽說了您的事,心中好奇,請您來做客嗎?”安倍晴明露出狡黠的神情。

    “還是說,您信了外面某些人說法,覺得我是白狐之子,心狠手辣,哪怕是請上門來的客人,也會無禮對待?”

    換成別人,被主人這樣質問,大概都會感到愧疚吧,裴子云只一挑眉,似笑非笑回了一句:“您不會嗎?”

    “原來山田君是這樣想的嗎?”安倍晴明也回了一個神秘笑容,卻說著:“茶溫適宜了,您請喝茶,這還是唐國運來的茶,我好不容易,問大納言大人處拿來。”

    裴子云聽了,品了品,覺得沒有啥稀罕,不過這也正常,日本沒有茶,唐德宗時才傳入,后來雖開設了皇家茶園,但品質低劣,大家都不愛喝,只得向大陸進口,直到宋以后才改良了品種。

    日本茶在這時代,不好喝,這是常識。

    不過趁著這個,兩人不約而同岔開了話題,聊起了平安京最近的雅事。

    聽著安倍晴明用著戲謔的口吻,評說一些貴族,裴子云也跟著說了幾句。

    “晴明公的占卜之術,應該很厲害吧?”對方講到占卜的事時,裴子云問。

    “自娛而已。”安倍晴明笑了笑。

    “那您請我過來,可是因……算出了什么?”裴子云手里拿杯,目光漫不經心看著花紋,慢慢問著。

    安倍晴明一笑,正座,坦然說著:“山田君,我請你過來,是因山田君是一位了不起的武士,我的確有些事,想麻煩你。”

    “是跟妖怪有關?”裴子云慢慢喝了一口茶,將杯子放下。

    “山田君果然聰明。”安倍晴明笑意盈盈用扇柄敲了下手心,那雙狹長的狐貍眼里閃爍著光:“的確與妖怪有關。”

    安倍晴明看了一眼庭院,雖看起來什么都沒有,卻帶著一絲安撫。

    裴子云知道,在這宅院里,有著很多弱小的妖怪跟式神,帶路的少年,應就是式神中的一個。

    安倍晴明這時收回目光,看出裴子云并不是一個喜歡兜圈子的人,沒有再扯別的話題,開門見山:“不知山田君,對妖怪是什么看法?”

    “妖怪?”裴子云漫不經心的說:“雖有點偏激,但大部分妖怪,都是可殺之輩。”

    這句話一落下,明顯能感覺周圍氣氛一滯。

    安倍晴明沒有露出惱怒,而繼續問:“哦?山田君竟然這樣看待妖怪嗎?可妖怪修成人形不易,直接殺死,未免可惜了。”

    “其實我倒是沒有太過歧視妖怪,只是大部分妖怪,手上都有大把的血腥,害人食人不少。”裴子云認真的說著,掃看下四周,神色似笑非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話許多人認為偏激了,但人和人都相互沖突,何況人與妖?”

    “妖怪食人,或和人食豬牛一樣,認為是正常,但反過來,身而為人,殺掉妖怪又有什么可惜呢?”

    許多人喜歡妖怪,可惜那是萌化的妖怪,真實的妖怪,幾乎沒有不食人。

    安倍晴明重重點了點首,繼續問:“山田君的心意,我的確了解了——那不害人,不食人的妖怪呢?”

    裴子云淡淡說:“那就不殺。”

    安倍晴明得到了答案,笑容真切了幾分,瞇起狹長的眼睛,連連點首:“山田君真是仁義之人,了不起的武士。”

    “不過,你這次平安京之行,卻大有禍端,實在可惜。”

    “但也不是沒有破解之法,如果你留下來,不再外出,就可安穩度過,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在此做客,與我品茶飲酒?”

    安倍晴明示意裴子云看這宅子:“你看,我這里甚大,環境清幽,正好與你商討下陰陽術——我新著了一本《占事略決》,還請山田君指點下。”

    占事略決,這四個字一出,立刻庭院中陷入了沉默,不遠的少年露出驚色,這可是安倍晴明畢生陰陽術修習的心得,連著安倍昌浩都沒有傳下,怎么能給外人翻閱?

    少年就要開口,卻被安倍晴明一個側掃的眼神,立刻后退一步,不敢開口了。

    裴子云掃了一眼,卻十分干脆拒絕:“多謝晴明公提醒,不過我不是會躲著禍端避而不出的人,它若要來,就來好了,我隨時恭候!”

    隨后告辭,連提都不提《占事略決》,只是行了幾步,停下來,反問這個笑瞇瞇的狐貍:“對了,晴明公,我來前,倒聽說了關于你的一件事。”

    “哦?”安倍晴明挑眉。

    “聽說,你被朝廷授從一位?”裴子云看著問著。

    安倍晴明先一怔,隨后而笑:“這怎么可能,我不是藤原氏,不是源、平、橘等,怎可能獲得從一位?”

    “蒙主上恩寵,左大臣(藤原道長)提攜,拜從四位,愧添朝臣之列,享祿500石。”

    “原來是這樣。”裴子云聽了,躬身答謝,就出了安倍宅,只是才出了門,表情頓時冷了下來。

    “安倍晴明名不虛傳(注1),此舉多有試探。”

    其實哪是詢問對妖怪的態度,是試探裴子云的反應,而裴子云一刀斬了幻界,其實就表面了態度。

    詢問是不是隱居,只是安倍晴明最后的通牒。

    “所謂的禍端,不就是為尊親王壽命不長了?一旦此人死亡,黑鍋必會扣到我身上,到時,整個朝廷都會圍剿。”

    “要是我變成源家或安倍晴明事實上的家臣,這黑鍋或不會背,但一旦接受,就等于誓約,漸漸被此世界同化。”

    “要是不接受,就是舉世為敵,不會給我多少喘息之機,我必須迅速加強自己的力量——”

    裴子云環顧了一周,原本任務是殺掉四只大妖,按照裴子云的預感,就可在此世封神,與大徐世界、希臘世界一樣。

    但隨著力量的進化,也不會太過拘泥,湊足成神的資糧,并不拘泥于大妖。

    “斬殺大妖相對難,但多殺小妖完全可以,我得找個目標。”

    畢竟就算殺小妖,也不必向沒有過失又太過弱小的妖怪下手,裴子云的目光轉動,看向一處,那邊有橋,底下則有一個還算出名的妖怪——橋姬。

    “她或很適合。”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