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二百十二章 殺了
    蔡府

    大小是八品官,是個院子,蔡振遠妻子正在房中繡著,突聽著敲門:“嫂子,蔡千戶受了點傷回來了,你快去看看。”

    一個鄰里在門口敲門喊。

    蔡妻連忙出門,兩個軍漢扶著蔡遠振從車上下來。

    軍漢看著蔡嫂子就喊:“嫂子,你快來,今日千戶大人又挨了陳將軍的軍棍,您快來看看。”

    這是跟著蔡遠振多年的老兄弟。

    聽得話,蔡妻攙扶蔡元振就說:“我說你,怎么就不能小心一點,今天又吃了軍棍。”

    蔡元振臉色有些白,帶著一些沉郁:“吃了軍棍就吃了軍棍,你這個婦人家家懂什么。”

    看著蔡遠振吃了軍棍,蔡妻沒有再多說,只帶著心疼攙扶蔡元振進了房間。

    蔡遠振趴在床上許久不說話,蔡妻伸出手在蔡遠振身上戳了戳:“今日又犯了什么錯?”

    蔡遠振只趴在床上沒有說話。

    看著這模樣,蔡妻哭了起來,這哭聲直戳著蔡元振的心頭,好不煩人,許久才罵:“你婦道人家知曉什么,不要在面前哭哭啼啼,哭的人好生煩躁。”

    挨著罵,蔡妻說:“你在軍營挨了軍棍,只知道罵家人,窩里斗,我關心你怎么了?你要是不想讓我關心,我不關心著你就是了。”

    “我不說就是了,給我取著酒來,我喝些酒。”蔡元振拉著妻子說。

    “你挨了軍棍,都傷皮肉了,你還要喝酒,傷好的可不會快,讓我看看,到底怎么樣了。”蔡妻說著。

    蔡遠振沉默良久,才喃喃:“軍醫已看過了,傷口已上的藥了。”

    看著蔡遠振臉上帶著苦悶,蔡妻還是轉身拿著酒壺到了房間:“酒已熱過了,是藥酒,對傷口好,特去找了濟世堂求的藥酒,對跌打損傷,外服內用都不錯,只許喝著兩盅,多了也不好。”

    蔡妻在一側啰啰嗦嗦說,蔡遠振突一種傷感劃過心,淚水都要掉著下來,躺在床上甕聲甕氣:“今天受了陳將軍責打了十棍,倒小事一樁,只是陳將軍……陳將軍變了。”

    “當年可是打了只野雞烤了,都撕個雞腿給我們的好長官,現在……”說到這里,蔡遠振突忍耐不住,淚水落了下去。

    “遠振!”蔡妻見著平時鐵鑄一樣的男人落淚,驚呆了,伸出手輕輕摟著,也不由哽咽起來。

    正沒奈何處,突有著人聲,一個軍漢到了門前:“千戶大人,千戶大人,裴解元來了。”

    “裴解元?”蔡遠振不由詫異,想了想才明白是誰,只是自己素和他沒有交往,今天怎么來了?

    這時起不得床,就對著妻子說:“請著進來。”

    蔡妻出門,就看見了一個少年,只見一身月白色寬袖長袍,戴著木冠,袍袖翩翩,腳踏著高齒木屐(古代常穿),時光似乎停在了十六七歲,她不由心里不禁暗想:“這人是誰?難道是解元公,太年輕了吧?”

    左面是一個穿著八品官服的官員,還有一個披甲的軍官,看上去也是八品,丈夫的手下兩個老兵正在行禮。

    后面更是一排十個親兵,腰刀持戈,目不斜視。

    見著這排場,蔡妻心里一慌亂,一時間就結結巴巴說:“幾位官人,我家丈夫挨了軍棍,還請里面看著。”

    裴子云聽得話,眉一皺,前世和蔡元振偶有交流,倭寇橫行,水師常戰,聽聞多有戰功,一直不得升職。

    裴子云笑著:“我們進去看望一下蔡大人。”

    幾人入門,裴子云細打量,見三間正房面積還可以,都打通了,隔一道青布門簾,里面是壇壇甕甕,還有著紡機,除此并無多少家具和裝飾。

    “我記得蔡大人是八品吧,怎么會清寒到這地步?”裴子云轉臉問著蔡妻,蔡妻就抹著眼淚。

    一個老兵就說著:“其實大人俸銀一年才48兩,還得寄錢給鄉下養孩子,又補貼我們兄弟,就剩不了多少了。”

    “最關鍵是大人從不扣克兄弟們的兵餉,不喝我們的血。”

    話還沒有說完,被人狠狠一瞪,這人就住了口。

    裴子云入內,看著在床上趴著的人,床側還擺著一個酒盅,見著幾人出現,有些遲疑:“你們這是?”

    “我是裴子云,來尋你,想要問你愿不愿意去剿滅倭寇。”裴子云淡淡的說著,這人聽著掙扎起身咬著牙:“我知道你,你是解元公,你想剿滅倭寇?你問我,我當然想,我一輩子都和亂賊殺出來過活,不過剿滅倭寇是朝廷的事,就算你是解元,又能干什么?”

    聽著蔡元振的話,裴子云沒有說話,只是一揮手,就見領頭的親兵隊長面無表情,一揮手,幾個親兵抬了旗牌出現。

    “王命旗牌?!”蔡遠振怔了許久,才身體一顫自床上爬了起來,在地上跪了下去,連傷口裂開了也不管。

    陳晉也熟視無睹,宣讀命令:“總督簽署,將軍副簽,委裴子云監查水師,蔡遠振聽從節制。”

    “你應該說總督想干什么——圍剿倭寇!”裴子云冷冷的說著:“這是調令,不過,我還是講究一個愿意不愿意,不愿意的人上了戰陣也沒有用。”

    “現在大徐已平,論功行賞已畢,沒有機會,就再難升遷了,你干么?”

    “丑話說在前面,你現在不干我可以換人,戰場不聽命令,我請王命旗牌殺你。”裴子云的話冰冷冷。

    “干!”蔡遠振想著今天受棍,咬牙切齒,連忙叩首應命:“標下蔡遠振,立領軍令。”

    “你還需養傷么?”裴子云問。

    蔡遠振咬著牙:“區區小傷,何足掛齒。”

    “好,是真猛士,就命你立刻起兵!”裴子云斷然說著:“糧草陳晉陳大人已經準備完了,立刻率船出征。”

    “是,卑職聽命!”

    一行人就直奔著軍營,話說這時劉襄喝了酒出來,帶著點醉醺醺,才奔到了千戶所去——心里火熱,這以后就是自己地盤了。

    才靠近,就聽前廳中一陣鼓噪,隱隱傳來呼聲,劉襄不禁一怔:“這是怎么了?”

    急急趕去,劉襄不禁怔住了,見著十幾個隊正以上的校尉聽著一人發號施令,仔細看,卻是蔡遠振,頓時怒上心去。

    劉襄渾身直抖,前一步就怒喝:“蔡遠振,你已被停職,還敢在大廳內發令?你有沒有把陳將軍放在眼里?”

    裴子云本微笑的看著,這時看了一眼劉襄,很是詫異,問蔡遠振:“這個喝了酒妨礙軍務的人是誰?”

    蔡遠振咬著牙回答:“營正劉襄!”

    “營正劉襄?”裴子云一笑,倏又斂了笑容:“這奇了,區區一個營正,怎敢在千戶面前大聲嚷嚷?”

    “來人,把他拉下去重打二十軍棍!”裴子云變了色,這時是自己第一次在軍中露面,下面隊正營正都一片齊整站立,本一片肅穆森嚴,卻給這人擾亂了,當下青氣一閃,就命著。

    “是!”二個親兵上前,就要拉出去打。

    劉襄心里不禁一寒,嚷嚷:“你是誰?就算你是總督衙門的人,你也是越權了,我是代理千戶,是陳將軍親自委的,你是誰?”

    說話之間,兩個親兵已到了,就要抓他,劉襄見著情況不妙,大喊:“你們怎么敢,陳將軍是我姐夫,我還是璐王的人!”

    說著,抽出一個令牌。

    裴子云本來是把他當成小丑,本想說多打十棍,這時見了令牌,突大怒,“啪”一擊案:“你是什么東西,區區一個營正,敢咆哮公堂,你瞎了你的狗眼,看看這是什么?”

    一揮手,后面的王命旗牌立了起來,裴子云滿臉陰笑,盯著親兵隊長,斷喝一聲:“發什么呆,還不拿下!”

    親兵隊長一遲疑,就一揮手:“拿下!”

    親兵再不遲疑,直接擒住,青色旗牌其實并不算大,請著當案,裴子云立刻換個一個態度,一臉恭敬,對著青色旗牌行三跪九叩,行完,立刻揮手命著:“大軍出發,正要祭旗,拖出去,立即明正典刑!”

    所有人都嚇的顫抖,劉襄雙腿一軟跪了下去,豆大汗淋漓而下,語不成聲:“大大人……我不知道你有王王命旗牌,我迷了心竅,饒命啊!”

    “殺,殺,殺!”裴子云連連三聲,一個比一個快,親兵隊長深深看了裴子云一眼,揮手:“還不從命?”

    親兵再不遲疑,拖了出去,只聽“饒了我……不,我姐夫是陳將軍……不,你們不能殺我……”

    長長的慘叫突然之間變成了一聲,叫的所有人都毛骨悚然,接著再也沒有聲音了,片刻,一個首級奉上,正是劉襄的首級。

    在場的營正、隊正個個股傈,蔡遠振都臉色煞白,這個陳將軍的小舅子,堂堂八品武官,自己一輩子都奈何不得的人,就這樣說殺就殺了?

    裴子云殺人無數,這區區首級看的和玩一樣,這時反心平氣和,一副雍容從容,笑著:“軍中見見血才吉利,這劉襄也是體惜我了,把人頭借我一用,端是可嘉可勉。”

    這很不可笑的玩笑開了,才端容說著:“放炮、出海!”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