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盜天仙途 > 第一百三十章 錦嬪
    雪雨漸漸變大,變成了鵝毛大雪,落在水面消失不見,天色暗淡無光,這時只聽一個船工說著:“石鼓島到了。”

    裴子云出來,才到甲板上,入目一片雪白,遠處出現了一個島嶼,就下令在這里停船。

    船停下,裴子云看了上去,令:“繞島一周。”

    “是!”

    這島圓錐形,風雪很大,只能模糊看見滿是巖石,石縫里有著灌木和小樹,這時都被雪覆蓋,水手小心的避開了附近的礁石,在這樣的昏黑中,這可不是容易的事。

    裴子云目光掃過,記憶和所見結合,分析。

    “能沉金之處,必是容易航行之處,日后也準備取出來,這樣的話,其實能沉的地點就不多了。”

    “向西南五百米,靠上去。”裴子云又吩咐:“去取繩索。”

    隨著命令,船漸漸靠上去,兩個水手轉身而去,取著繩索而來,一大卷的繩索被抱過來放在面前,裴子云看著面前十數個水手:“這水下有一艘沉船,就在這附近,我們的目標就是它。”

    水手聽著都瑟瑟抖,一個人說:“公子,現在天寒地凍,此時要是下水都會凍僵,喝酒都頂不住。”

    裴子云伸出手,雪花落在手上,笑了笑:“不是你們。”

    又看著何青青:“我下去,要這些人有異動,都殺了。”

    “是,公子。”何青青應著,手一揮,山民都拔出刀,一個個虎視耽耽,她想了想又說:“要不,我們下去?”

    “你們也不行,下水會凍僵,我下去就行。”

    又指著準備了水箱,這水箱有著纜繩,可以用絞車上下,當下一搖,水箱很快就沉到了海下。

    “公子,不深,到底似乎就十米。”

    裴子云點:“你們都看著,我一搖,你們就拉上去。”

    “青青,你拉上去放到船艙。”

    說完,不再遲疑,裴子云撲入海中,濺起一些浪花,此時天空一些雪花落下,海水透著冰涼,裴子云咬著牙,氣息周身環繞,將寒冷氣息隔絕在外。

    海水中帶著一些暗流,裴子云可以感覺沖在身上感覺,寒冷海水里可以看見一些五顏六色的魚。

    在下面,果沒有幾米,就出現了一條船,裴子云不由一喜,這就是前朝的寶藏,當時還認為可以東山再起,藏的淺是為了容易掘。

    水底讓人窒息,裴子云內息流轉,也只是爭取到一刻時間,這時毫不遲疑撲了上去,卻見著一些人骸骨。

    “這是被殺的沉金人!”

    轉了兩圈,裴子云現這船沒有破壞,是完整注水沉下,艙室緊閉,當下就舉劍刺了過去。

    到底多年了,一刺就入,進門去,就看見了一層層木箱。

    木箱用的是好木,還有些牢固,撬開一個,入眼就是一排排的金磚,金磚上印著官印,正是前朝一百兩一根的大金磚。

    裴子云再不遲疑,奮力拖著一箱抵達到了水箱。

    黃金沉重,一箱金磚其實很小,水箱甚大,放一個不滿,連拖著十個才放滿,再也忍不住,搖著纜繩,立刻上面就拉了起來。

    十米很短,瞬間就拉了上去,脫水后就顯的格外沉重。

    “也是,一箱二十根,十箱就是二百根,就是二萬兩!”數息時間,裴子云出來,也不出水,在水里其實還可以堅持會,出水就凍成冰了。

    “快運到船艙,再沉下!”裴子云浮在海面,號施令。

    何青青立刻命著人把十個箱子抬出來,連忙又沉下去,箱子不斷的運到了船艙里去,甲板上的水手個個面面相覷。

    唯山民卻神色一切正常,不過這其實才六個水箱,余下幾個水箱就輕了許多,都是古玩珍品。

    就算這樣,也在水里二小時,就算是一身武功修到顛峰,裴子云也臉色蒼白,凍的青。

    不過這時船艙內早燒了熱水,煮了熱湯,裴子云再也來不及看,用了些飯,就沉沉睡去。

    第二日中午,出了太陽,陽光空中落下照在船上,帶來一些溫暖,這時船已經回航,裴子云才去了船艙,到了底艙,門一打開,就不由一驚。

    只見早已準備的木架上,全是一塊塊金磚。

    “我已經點了,總計一千三百根,十三萬黃金。”

    “除此,還有著玉璽、金冊、古玩,還有些我不太認識東西。”何青青一夜沒有睡,雖極累了,也不由興奮的臉色紅:“當年主上,殺了這樣多山寨,也沒有這樣多黃金。”

    “哼,這可是一個朝代最后積累。”裴子云雖早有數,聽到十三萬兩這個數字,還是有些失望,暗笑自己貪婪。

    這天下之財田賦收入3ooo萬兩白銀,鹽課7oo兩,各種契稅2oo萬兩,國家一年收入才是4ooo萬兩白銀,13oo萬石糧,現在這些黃金價值就價值13o萬兩甚至15o萬兩!

    自己還嫌少?

    “主要是傳聞里三十萬兩黃金,甚至五十萬兩黃金,可想想也是,傳聞都是夸大,而且自己上次看邸報,抄前朝宰相之家,不過十幾萬兩銀子家產,太子一年才2萬兩銀子和2萬石糧,這15o萬兩銀子,已足可以使我死上百次!”

    想到這里,裴子云收斂了笑:“等會到了碼頭,你不要在碼頭停留,直接航船回流金島,與我密切保持著通訊。”

    “是!”何青青應著。

    不過,裴子云雖是欣喜,但其實用不了這樣多財富,現在財富已經很撐著,可想而知,這筆巨款會藏在流金島很長時間。

    目標卻是這些玉璽、金冊、古玩。

    只看了一眼,裴子云就是搖,這金冊是冊封之用,皇帝授藩屬、諸侯、宗族、妃嬪與功臣封爵,舉行儀式,將冊文連印璽授給,稱冊封。

    要是在前朝,必光輝燦爛,但這時早已黯然無光,失了靈驗,只有玉璽里還藏有一絲淡淡龍氣潛伏。

    “但僅僅是赤氣。”這看起來奇妙,實際連縣令之印都未必及的上,裴子云一哂就丟開。

    “這種前朝之璽,也就是收藏價值,隱藏氣機更是過了時,不但沒有用處,反會引得禍端。”

    “砸了太可惜,回去弄個石室把它封在里面就是了。”

    連尋著數處,才看見了一珠,才松了口氣:“尋遍了所有,終還有一個寄托之物,卻不知何人所留。”

    “這時疲倦,待以后再吸取。”

    經過半日航行,第二日上午抵達到了京城碼頭,船一靠港,人才跳下,這船就再不停留,轉身而去。

    裴子云也很疲倦,懷著珠,說了地址,就讓牛車而去,靠在車內,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趕到住宅前,才中午稍過,又下起了雪雨,附近時斷時續傳來彈奏唱聲,裴子云聽音辨詞,就見著任煒迎出,臉色有點青。

    裴子云笑著:“怎么了,是住的不舒服,還是生意有困難?”

    說著掃了一眼:“院里已經清掃的很干凈,怎么多了一匹馬?對了,生意的事,虧點也沒有關系。”

    任煒略透了一口氣,就說:“公子,太子派人來了,很急!”

    裴子云收斂了笑進去,卻見著一個百戶,這百戶自己認識,臉色青灰,就問著:“怎么了,你這樣,是出了什么事?”

    百戶語氣沉重:“真人,太子出了事,我奉良娣之命,前來,你卻不在,幸沒有等多少時間。”

    裴子云聽罷,蹙眉:“不要慌,你細細說說。”

    “是!”

    百戶定了定神,才說著:“據說太子府里有個奴婢去了京城白風觀上香,跪在神像前祈禱,說太子與宮中錦嬪有染,恰不巧有個道人聽見,就去告了密,然后傳到了皇上的耳中。”

    “皇上震怒,讓太子入宮解釋。”

    “太子不得不入宮,良娣娘娘就派我前來通知。”

    裴子云聽完,就是一驚,突想起前世春藥事件,據說是奴婢上香祈禱,被道人聽見告密,皇上讓太子入宮解釋,而最可笑是,太子隨身帶著藥,查了出來,本以為是毒,一查是春藥。

    當時皇上大怒,自此就真正廢了太子。

    這聽起來簡直是笑話,先就是太子與宮中錦嬪有染,這樣絕密的事,怎么會被太子府的一個奴婢知道?

    這奴婢又怎么跑去白風觀上香祈禱泄漏這事?

    而白風觀雖隱隱有著京城最大道宮之稱,有宮廷也有聯系,但道人終是道人,哪能隨意稟告給皇上?

    皇上讓太子入宮解釋,而太子隨身竟帶著春藥且查了出來——太子這樣蠢,面君解釋時還帶著春藥?

    再說為了區區一個女人,皇帝就廢了太子?

    說不好聽點除非是皇后或親娘,后宮這點事不至于動搖國本,區區一個嬪,怎會因此黜廢太子——無非是借題攻擊。

    而前世太子無子,皇帝才趁機廢黜了。

    “哪現在呢?”

    “廢黜不會,但可很大的打擊太子,太子這些時日占的上風,立刻蕩然無存。”

    “璐王府,有高人吶!”才想著,裴子云頓時起身:“太子現在行到何處?”

    “太子出行有規矩,我出來時應還有半個時辰——現在或已到了天街。”百戶想了想說著。

    裴子云一怔,算了下時間:“還來得及!”

    說著,轉身出去,尋著百戶的馬,就抽了一鞭,自門外奔出。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