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奮斗在紅樓 > 第二十章 下請帖
    林黛玉微微撅嘴,不樂意的道:“你既然覺得不好,你寫一篇詠物文章給我看。”

    賈寶玉叫屈道:“妹妹,我何曾說文章不好?只是不信是老三寫的罷了。他經常去外面的書店,指不定是哪里看來的。看這句,‘自李唐以來’,聽挺像北周時期的作品。”

    不得不說,賈寶玉很聰明的,很有急才。不然,也不可能和林妹妹這高智商的蘿莉玩到一塊。

    林黛玉并不關注文章是不是賈環寫的,她只關注文章的內容。心里想了一回,感興趣的眨眨美眸,道:“呃…,你說,環兄弟經常出去看書?”

    賈寶玉將手中寫滿黛玉筆跡的紙張放在書桌上,點頭道:“是啊。我前兩天在我娘房里見他在抄書,聽金釧兒說的。他現在曬得又黑又瘦,我娘就問他原因。讓他少出府瞎逛。他說他在外面書店里看書。”

    林黛玉漆黑的眼眸子一轉,說:“那我們去找他要幾篇新文章看看。我最近看從家里帶來的書都覺得沒有新意。”

    賈寶玉賭氣道:“我不去。指不定他們又要在背后編排我。你沒聽趙姨娘怎么說我?我不但這個名聲。”

    林黛玉年紀雖小,卻懂人情冷暖,知道二月底賈寶玉摔玉對賈環的影響很大。聽紫鵑說,那邊上上下下怨氣大著。輕笑道:“那我派紫鵑去要。你回頭不要看。”

    “好妹妹,那可不成。”寶玉和林黛玉笑鬧起來。

    …

    …

    紫鵑去找賈環時,晴雯和如意兩個小姑娘正在賈環屋里拿著食碟吃麻辣鵪鶉。麻辣的兩個小姑娘“呼哧呼哧”的吐舌頭,又欲罷不能的說“好吃”。

    賈環坐在書桌后寫字,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兩人聊天,說著京城里那里的東西好吃云云。

    紫鵑“噗嗤”一笑。

    四月底,春夏之交。午后時分,小丫鬟們都昏昏欲睡。賈環房外沒人看顧。晴雯和如意兩個大丫鬟在享受美食。紫鵑到了屋里,賈環三人才發覺。

    “紫鵑姐姐來了。”晴雯原來在賈母房里,和先前叫“鸚哥”的紫鵑相熟,洗了手給她倒茶,又請她吃醉仙樓的醬羊肉,“可是林姑娘有事?”

    “嗯。”紫鵑嘗了幾片美味的醬羊肉,贊道:“味兒真好。”又輕笑道:“姑娘讓我來問問三爺最近有沒有作類似于愛蓮說的新文章,姑娘想看。”

    賈環并不會聽到林妹妹有“需求”,就立即屁顛屁顛的去“奉承”她。這種“傻事”他在大學里愛慕某個姑娘時做過,現在是不會做了。說道:“這兩天比較忙,沒有寫。過兩天吧。”

    紫鵑就嘆口氣。

    賈環可不管“慧紫鵑”怎么想的,將紫鵑打發走,手中的拜帖也寫得差不多,擱下毛筆,吹了兩口氣,等著墨跡干下來。又從書桌角上的一疊紙中,抽出一份橫寫的計劃書,仔細的翻閱。

    今天賺了50兩銀子,約等于5萬塊,小賺一筆。更重要的是,找到一條穩固的賺錢路徑。他的腦海中可還有不少故事。再賺幾筆銀子應該不難。

    但此刻,賈環欣喜的情緒已經慢慢的換過來,開始仔細的審視他的財務。

    50兩銀子看起來挺多的,可也不怎么夠花:在醉仙樓里吃頓飯就用去5兩銀子。給趙國基10兩,用于采購蜂窩煤的原材料。計劃后天請賈璉吃飯,預定包廂先付了2兩銀子,賈環心中為這頓飯制定的預算是10兩。

    算下來,賈環手中也就還剩下25兩銀子。

    這對于打算在幾年后離開賈府的計劃而言,實在是杯水車薪。還需要繼續努力!

    手上剩的銀子,就先用來改善目前的生活吧。來紅樓世界忍了這么久。有條件的話,賈環在“衣食住行”上從不苛待自己。

    賈環并不打算通過儲蓄的方式來積累財富。來自現代的職場,他的觀念更傾向于用投資、經商來賺取財富。用錢“生”錢才是王道。

    賈環心里計劃已定,將計劃書收起來。

    去送紫鵑的晴雯回來,見如意正在收拾餐后的場面活,咯咯輕笑,眉清目秀的小美人,步履輕快的走到賈環的書桌邊,提起茶壺給他添茶,問道:“三爺,你還在慪林姑娘的氣啊?”

    賈環莫名其妙,笑著道:“慪什么氣?”

    “就是二月底,寶二爺和林姑娘在屋里吵架連累你的事情啊!”

    賈環就笑,“我是黑白不分的人么?我被連累,和林姑娘沒什么關系。”

    晴雯笑兮兮的道:“紫鵑姐姐剛還試探我呢。怕是回頭林姑娘對你有想法呢。”

    賈環輕輕的彈了下晴雯白皙的額頭,笑道:“隨她想去吧!我們呢,要把聰明才智用在創造社會財富上,努力做一個對社會,對世界有用的人。地球不是圍繞著林妹妹轉的。”

    晴雯捂著額頭,給賈環一連串的新詞兒給說的暈暈乎乎,粉潤的小嘴微張,感覺好有道理,又覺得好像不對:林姑娘那要強的性子,伶牙俐齒,給她惦記可不是好事。

    賈環微微一笑,拿著請帖起身往門外走去。他并無和林妹妹親近的意思。

    一旁收拾衛生的如意看得的掩嘴偷笑。三爺雖然也信任她,可是晴雯姐姐人長得漂亮,做事情又利索,三爺的首席大丫鬟早就是晴雯姐姐了。

    晴雯回過神,就見賈環已經起身拿著請柬快要出門,揚聲問道:“三爺,你去哪里啊?”

    賈環沒回頭,揮揮手,“去下個請帖就回來。”

    …

    …

    賈環是要去鳳姐院中給賈璉下請帖。

    賈府的布局分為東、中、西三路。賈環的住處比鄰趙姨娘,屬于賈政的一房,在中路。

    鳳姐院位于西路。西路依次過去是:垂花門、穿堂、花廳、賈母上房、倒廳、鳳姐院。

    由于賈璉管著賈府的外事,鳳姐院并不在賈府內眷住處的中間位置,而是偏向一處角門,方便賈璉日常出入。

    賈環沒有走庭院里的游廊近路,那太容易碰到賈府里的夫人、小姐。而是順著甬道和夾道走。一路上的園林景致軒俊壯麗。路過賈母上房再走約十分鐘,抵達鳳姐院。

    此時約下午四點多。蒼翠茂密的樹木光影映在南北寬夾道上,粉油大影壁泛著光彩。院子門口幾個總角小廝守著。

    總角是指八-九歲至十三四歲的少年,扎兩個羊角小辮。小廝們見賈環過來,彎腰行禮道:“三爺好。”

    鳳姐院的小廝們固然心高氣傲,但到底是下人、奴仆。賈環最近在賈府里可是聲名赫赫。

    賈環和氣的點點頭,進了鳳姐院。小院中就見鳳姐身邊的丫鬟豐兒拿著一盆衣服從廂房里出來。一個穿著翠綠藍布衫、容貌平實的小丫鬟。

    豐兒好奇的問道:“三爺到屋里來可是有事?奶奶正頭疼著。平兒姐姐在跟前伺候,要我通傳一聲嗎?”

    王熙鳳病了?賈環有些驚訝。他在賈府里的消息很閉塞。嘴里說道:“不用。我來找璉二哥,想請鏈二哥后天喝酒,請你幫我代轉一下請柬。謝謝!”

    豐兒道:“嘻嘻,三爺真是客氣。這請柬我可不夠資格轉給二爺。我這就去遞給奶奶。保證不耽擱三爺的事兒。”

    王熙鳳調教的好伶俐的丫鬟。賈環點點頭,“嗯,謝了。”然后,轉身離開。

    “誒…,三爺…”豐兒感覺怪怪的。

    …

    …

    王熙鳳身體抱恙,在家里臥床休息,薄薄的水粉色百鳥朝鳳圖案絲被覆在身上,臉上微白。清俊的平兒在她床榻邊伺候,說著話。

    豐兒進來將賈環送來的請柬給平兒,把話說了一遍,退了出去。

    平兒和鳳姐都不識字。平兒將賈環送來的請帖放在案幾上,疑惑的道:“倒是巧了,環哥兒到門口都不進來看一看,這不太像他啊!”賈環過來送請帖卻不見女主人的面,這事辦的有點失禮。

    王熙鳳臉朝床外,冷哼一聲,道:“他給太太罰抄書,心里對我有想法呢。”

    平兒恍然。鳳姐給賈環在賈府揚名是設了一個套,以賈環表現出來超乎年齡的心智,估計已經明白過來。賈環不見鳳姐,應該是在表達不滿。

    王熙鳳冷笑道:“到底是長進了,竟然敢來撩撥我,等我過兩天病好些,看我怎么收拾他。”

    …

    …

    入夜時分,賈府里燈火綽綽,人聲相聞。

    賈璉在府外喝酒回來,帶著微醺的酒氣進了臥室。他作為管著賈府外事的少爺,自有一幫人天天奉承他。特別是最近賈府的姻親王子騰剛剛升官出京,奉旨查邊,顯然是簡在帝心。

    賈璉見王熙鳳頭上纏著絲布臥在床榻上。美妾平兒在她跟前伺候。吃驚的上前握著王熙鳳的手,“你又犯病了?”

    王熙鳳往昔紅潤的臉蛋有些蒼白,“嗯。午睡起來,突然渾身懶洋洋的,提不起精神。老毛病了。休息一兩天就會好。”

    王熙鳳的判詞中有:“一從二令三人木”。說的是她和賈璉的浮起感情階段。賈璉和鳳姐如今的關系正處在“一從”的階段,小夫妻倆日子和和美美。

    平兒插話勸道:“奶奶你何苦呢,有些事原不該你管的。”賈府里,從禮法上來說,管理內宅的應該是王夫人。但是,王夫人如今萬事不管,將雜務都推給鳳姐。

    “我不管著,這闔府里不知道要亂成什么樣?”王熙鳳不以為的笑起來,笑容中略帶得意,“平兒,你去將今天下午那小子送來請柬拿給爺看。”

    賈璉詫異的看著平兒彎腰去匣子里拿請帖,問道:“怎么,是蓉哥兒下帖子來請我吃酒?”

    王熙鳳嗤笑一聲,“美得你。是賈環。他來下帖子請你。聽豐兒說,門都沒進來,送了帖子就走了。對我有意見呢。”她璉二奶奶可不喜歡有人給她甩臉子。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