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唐朝好地主 > 第1545章 貶為庶人
    錦衣衛無處不在——錦衣衛指揮使柯雄發。

    飛騎無所不曉——飛騎司大統領柯青。

    理論上來說,每個大華的封侯身邊,都會有錦衣衛和飛騎的人,甚至還會有六扇門這個專門對付貪污腐敗、大型犯罪的機構中人。

    朱邪赤心很快就將發生在伊吾國和沙陀伯國邊境上發生的沖突一事如實上報,他沒有半分隱瞞,將前因后果寫的非常詳細。其實就算他不寫詳細,也肯定還會有其它的錦衣衛特工和飛騎密探把情況如實上報。

    沙陀伯爵也寫了一封奏章上報內閣、貴族院以及皇帝。朱邪射雕的奏章里,只是把這次的事情寫成了一次誤會,但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這次的事情完全就是二皇子在亂搞。

    張琿其實也寫了一封奏章。

    當然,他的奏章里也是寫誤會,把自己的越界說成了追查馬賊時沒注意而越過了界線。至于與沙陀伯的沖突,完全就是誤會。

    漢京。

    皇帝的御案前擺著數份奏章,有朱邪射雕的,也有張琿的,還有錦衣衛、飛騎司以及六扇門等各部的報告,這些報告看一遍,就能馬上還回整個事件的過程了。

    整個事情的經過究竟如何便一清二楚。

    二皇子張琿又犯了一次渾,只不過沒有造成什么嚴重后果。

    可若不是那位錦衣衛適時顯露身份,張琿肯定又出大事了。

    張超搖了搖頭,嘆惜一聲。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徐惠挺著一個大肚子,卻還在為皇帝整理御書房,聞言過來勸說,“二皇子畢竟還年輕,在伊吾那塊荒地肯定心里不太安靜的。”

    “朕讓他去伊吾,就是希望能夠鍛煉鍛煉他的心性。可現在看來,這小子在這歧路上是越走越遠了。還十萬貫的切糕,哪個馬賊蠢到去搶什么切糕。處處都是漏,就算一斤切糕他真賣一貫錢,這十萬貫的切糕得十萬斤重,一車裝一千斤,得裝上一百輛。”

    張琿有野心,這也不全是壞事。可他的行動卻是如此的拙劣,這種到處都是漏洞的計劃虧他想的出來。

    簡直是丟自己的人。

    他怎么感覺,這小子放到外面幾年,越來越傻越來越魯莽了。

    以前的張琿,不也挺還的。在大宛的時候,那邊挺正常的。

    “陛下,魏院子到了,在殿外候見。”

    “宣。”

    魏征入殿,請安見禮。

    徐惠主動去了偏殿。

    “魏公,坐。”

    魏征來前,已經知道皇帝今天找他是什么事了,肯定又是張琿的事情。發生在西域的這次沖突,外面知道的人還很少,可漢京還是有不少人知道的。

    做為主管大華封侯們的貴族院長,魏征自然是第一時間掌握情況的人。

    “關于張琿做的蠢事,魏院長有什么建議?”

    魏征一時摸不清皇帝的想法,按理說張琿這次的事情,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說不大,主要是因為沒有造成什么實質的沖突,但說不小,是因為他確實犯了好幾樁大罪。

    帶兵越過封地邊界,甚至差點向其它封臣開戰。

    “據各方的報告來看,二皇子這次也是有些誤會,并非有意觸犯國法。”魏征先試探著說了一句,然后悄悄打量張超的面色,見皇帝沒什么表情。

    “臣以為,既然如此,責罰肯定要的,但沒到上綱上線的地步。”

    張超卻是搖頭。

    “有些事情,可一不可二。一個坑里,不能摔兩次,否則就太愚蠢了。張琿卻已經在同一個坑里摔了兩次,而且表現一次比一次蠢。朕絕不能容許,若是這次不重處,那不是愛他,而是害他,他下一次,只怕就要干出更不可饒恕的蠢事了。”

    上一次,張琿帶兵越界,不請示朝廷就私自率兵出界,攻打契必部落。那次攻打的還只是大華的一個藩屬國下的部落,那些人也確實是劫掠了張琿的商隊。

    可這一次,張琿卻變本加厲了。

    沙陀部可不是什么藩屬國,更不是什么敵國。

    沙陀是大華分封的一個伯國,是大華的諸侯國。

    張琿二話不說,就敢帶兵越界,還想要直接對大華的諸侯用兵,這種性質非常的惡劣。

    尤其是他那個出兵的理由,還是一個拙劣的謊言。

    十萬貫切糕,張超聽了都想切掉張琿的腿。

    “這個兔崽子,這次朕不會讓他再這么張狂下去的。”

    “陛下,二皇子畢竟還年輕。”魏征勸道。

    “朕也知道他年輕,年輕人犯錯是應當給機會,但也要看情況,他這樣犯錯,朕必須嚴懲。”

    如何處置張琿,張超也想了許久。

    若是一般人敢開這樣攻擊鄰近諸侯的先例,張超直接就把他處死,然后收回封地了。

    但這個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削奪張琿伊吾郡王爵位,收回伊吾封地。”

    魏征驚訝。

    “那改封何爵,換封何地?”

    張超搖頭。

    “不封爵、不授地。”他對這個兒子很失望,但念在他還年輕,也愿意再給他一點機會,可這機會已經不會輕易的給了。

    “既然張琿喜歡舞刀弄槍,那朕也成全他。朕授任張琿為孟加拉陸戰師獨立團團長,由他自己招募一團三千人馬,前往孟加拉參戰。他想要爵位想要封地,那就讓他憑自己的本事在戰場上掙,他不是喜歡打仗嘛,那朕給他機會。”

    一個普通的團,只有一千余人,但張超給張琿一個獨立團編制,卻是三千人的兵額。

    允許他自己招募士兵,由他和自己的伙伴騎士們帶領這支部隊,前往孟加拉地區,參與對戒日國的征戰。

    將張琿的爵一削到底,將他的封地收回,也是要給張琿一個嚴懲,同時也要再次重申朝廷對這種事情的零容忍。

    一位嫡皇子,一貶再貶,如今直接連爵位都一削到底,這絕對是重處。

    “會不會太重了一些?”

    “若是一般人,朕已經將他處死了,他是皇后所出的嫡皇子,才能夠有這樣的待遇。”

    “可皇后那里?”

    “皇后會理解的。”

    從郡王,到一個團長。

    張超還是給了這個兒子機會,讓他有機會去建功立業,信度那邊現在正是立功的地方。

    在那邊有劉仁軌程處默薛仁貴王玄策等張琿的師兄們,也能受到些關照。

    “關于沙陀人。”

    張超手指敲打著御案,緩緩開口。

    “陛下,沙陀人此次并沒有什么過錯,他們挺無辜的。”魏征道。

    “朕知道,但當年朝廷給朱邪射雕授爵,并把沙陀磧劃給他們做封地,也是一時的權宜之策。如今,朕以為是時候應當調整一下了。”

    一直以來,大華朝廷對于那些歸附的異族,都是在大搞同化,全面的漢化教育。

    尤其是在中原直轄之地,絕不允許這些異族大量聚居生活。都是將他們拆分安置,曾經龐大的突厥諸部,被征服之后直接內遷安置到各地,分散為零星。

    如沙陀部這樣歸附后還能得到封地,繼續游牧的實是極少。

    現在張超打算把沙陀人也調整一下。

    “可突然調整,只怕沙陀人會認為這是報復。”

    “這不是報復,而是朝廷優待沙陀人。沙陀磧那地方太過于貧瘠了,沙陀現在也有近兩萬人口,那么多人擠在那邊生活,確實挺困難的。朝廷要充分的考慮到他們的利益,畢竟他們自歸附大華起,就早已經是我大華人了。”

    “朕有一個計劃,準備把沙陀人從沙陀磧遷走。”

    “遷哪?”

    “遷到各地去,比如說扶桑、朝鮮、呂宋、琉求,還有遼東、扶南等,可遷之地很多,那些地方還有大量肥沃的土地荒蕪著,空著實在太可惜了。沙陀人卻守在貧瘠的沙陀磧荒漠里,這不合理啊。”

    張超向魏征說出了自己的計劃,兩萬沙陀人,將他們分別遷往十來個邊疆行省,平均一個省才遷入一千來人,而且這千把人還要再分散到省內的數州之地。

    實際上,就是不斷的分散這些沙陀人,最終的結果可能就是沙陀人被安置到漢人的村落里去,連一個專門的沙陀人聚居地都不會有。

    兩萬人沙陀人若是聚集在一起,哪怕是在貧瘠的沙陀磧里,也還是會有威脅。可如果是這樣的安置,好就是一陣雨滴落入了大海之中,威脅化于無形。

    “沙陀人會愿意嗎?”

    “為何不愿意?朕給他們遷移到更好的地方,還給他們分田授地,給每個沙陀家庭授分幾百畝地,讓他們能夠安居樂業他們有何不樂意的?”

    “那沙陀伯呢?”

    如果沙陀部族這么分散到各地,那沙陀伯爵豈不就成了空頭爵,守著一塊荒漠還有什么用。

    “給朱邪射雕也換封一塊地方,到信度、孟加拉或者是漠北等地再給他一塊地,然后朝廷可以給朱邪射雕一個官職,讓他到京任職,別虧待他就是。”

    朝廷可以給朱邪射雕換一塊更好點的封地,也可以給他一些人口,但是,沙陀部落的人口卻必須要遷移到各地去。如此一來,朱邪射雕就算還有封地還有人口,可沒有了他的沙陀部落,他也就再成不了隱患了。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