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717章 引誘(一更)
    王守仁沉吟不語。

    他身為一峰之主,自然不是天真之人,一下便明白楚離的意思,是想通過這部心法讓太昊峰避一避光明勝境的風頭,不要阻礙孫明月。

    楚離微笑道:“這不老長生功后來被宋無忌融合別的心法,新創一套吞靈訣,當真是威力驚人。”

    “此功有傷天和吧?”王守仁道。

    楚離點頭:“確實此功頗為邪門,也能吞噬常人的壽元,不過用之于正則正,我自練成以來,一直是吞噬松樹的壽元,尤其松籽松針,壽元極悠久,……有了此功,一些奇術便能施展,像我的弒天劍訣,每次都要燃燒壽元,壽元多少決定了弒天劍的威力大小,若非有此功,我早就死了!”

    “那倒也是……”王守仁若有所思。

    太昊峰也有兩門燃燒壽元的奇功,威力宏大,但代價也極大,因為代價太大,所以不能盡情施展,只能關鍵時候救命之用,甚至在修煉之際也會損耗壽元。

    若有此功,太昊峰弟子們的實力會猛漲一大截,真正的獨尊天下,再難有人挑戰,即使雷池也不成。

    楚離看他心思,笑道:“有了此功,峰主你的飛升之路會平穩很多,咱們將來會在上一層天再見,至于說明月那邊,她已然找到了飛升之路,想建一番功業,也能跟師祖們交待,在天外天卻不會停留太久。”

    “……好!”王守仁緩緩點頭道:“那就受之有愧啦!”

    楚離笑道:“多謝峰主!”

    王守仁搖頭苦笑道:“其實我也不能不收,你既然給了咱們臺階下,也只能順勢下來啦。”

    “峰主這是哪里話。”楚離笑著搖頭。

    王守仁道:“你現在修為之深,當真是深不可測,老朽是沒有還手之力的,天下之大,怕是再無敵手。”

    楚離道:“我志不在此,還是想著早一點兒飛升,新建的引仙山還要峰主多加關照。”

    “引仙山么……”王守仁輕頜首:“是該重建了,當初是宋無忌在后背搗鬼,大伙敢怒不敢言,現在他既然死了,自不會再有人不識趣。”

    九層天與一層天差距巨大,而且引仙山的位置特殊,不可能踏入九層天,可有了楚離,引仙山雖是一層天宗門,地位卻與九層天無異。

    楚離從懷里掏出一本薄冊子遞過去。

    王守仁接過來翻看一眼。

    薄冊子上寫的正是不老長生功,蒼勁的筆力似乎要透過紙張,飛到空中。

    楚離在字上凝運著精神力量,翻看這秘笈后,再參悟便會省很多心,水到渠成般領悟,修煉起來不難,讓王守仁大喜過望。

    王守仁身為太昊峰主,悟性驚人,翻過一遍便領悟,于是默默運轉了一圈,感受到了奇異的力量,虛空似乎變化,彌漫了一股自己從沒感受到的力量。

    隨著不老長生功的運轉,這些力量絲絲縷縷鉆進身體,無形無跡,卻真實存在,自己身體仿佛變得強壯一分,但卻并非肉身,而是一種特殊的感覺。

    他知道這應該就是壽元了。

    不老長生功當真神奇!

    他露出笑容,沖楚離點點頭:“好得很!”

    楚離笑道:“不老長生功據說在上一層天也是頂尖的存在,峰主,那便不打擾,先行告辭!”

    “好。”王守仁抱抱拳。

    他心神都在不老長生功上,隨著運轉,他越發感受到不老長生功的玄妙,漸漸的,他忽然生出一絲明悟,自己剩下了一百一十二年壽元。

    他修為雖深,對自己身體掌握清晰,但很難弄清自己究竟能活多久,練了不老長生功之后,對壽元的感覺卻清晰起來。

    只剩下一百一十二年壽元,想飛升太難,別看蕭琪飛升得那般容易,其實飛升之難超乎想象,而且有一個更重要的現象,年紀越大,飛升越難,年紀越輕飛升越易。

    飛升之路越往后越難走。

    不過到了他這般年紀,不管多難,都要迎難而上,否則只能乖乖的輪回。

    至于說不老長生功的問題,他不接受也沒辦法,總不能跟光明勝境做對,否則真撕破臉,有楚離在,太昊峰根本擋不住。

    給自己不老長生功,不過是楚離的一番情義。

    ——

    楚離下一刻出現在光明勝境,在思索著自己的路。

    自己想修煉般若龍象功成就圓滿,還是需要功德,不過憑他的本事,獲得功德容易得很,不像在上一層天,需要拼命。

    關鍵還是把層次推上去。

    孫明月敲敲門進來,白衣飄動帶著絲絲幽香,來到他近前:“峰主那邊怎么說?”

    “沒問題了。”楚離頜首。

    孫明月嫣然一笑:“他真甘心退后一步?”

    楚離道:“不老長生功傳給他了。”

    “……還真是下本錢了。”孫明月眼波盈盈,湊過來偎到他身上:“你舍得?”

    楚離趁勢摟住她:“誰讓你非要折騰呢。”

    孫明月摟緊他:“好吧,我會盡快上去的。”

    楚離滿意的笑著點頭。

    孫明月道:“沒了太昊峰,剩下的我還真不放在眼里,即使搖天樓也沒什么大不了!”

    楚離道:“你下去看看李萌吧,她那邊一個人還是挺辛苦的。”

    “她年紀輕輕,辛苦一些沒什么。”孫明月道。

    楚離搖搖頭:“孤零零一個人太可惜,你這個當師父的太狠心。”

    孫明月哼一聲。

    她當初面臨的境況比李萌差得多,還不是挺過來了,收獲良多,若沒那番艱苦,自己也只是武功強一些,心智卻遠遠不成。

    楚離道:“趁機看看那長老會。”

    “你不放心長老會?”孫明月一下明白了楚離用心。

    楚離臉色凝重的點點頭。

    他一直沒能掌握長老會到底有哪些人,即使問王守仁也沒用,長老會進入時發過重誓,不能透露。

    孫明月輕笑一聲:“我若下去便是違了天規,長老會要處罰我,你是要引誘他們出頭?”

    楚離點頭。

    孫明月道:“別到時候你護不住我,那才是笑話。”

    “試試看吧。”楚離道。

    “那我現在便去。”孫明月道:“馬上安排一下便走。”

    她說罷松開楚離,飄然而去,雷厲風行。

    楚離開始修煉般若龍象功。

    他汲取的是上一層天的靈氣,修煉速度卻是不比上一層天慢,而且因為領悟更深,已然練到圓滿,修煉起來速度更快,一日千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