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3040章 玄妙(二更)
    素心于是將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一番。

    “你能感應到危險?”心清的清亮目光落向凈雪。

    凈雪篤定的點點頭:“是。”

    “真有這般感應?”心清的目光在凈雪玉臉上掃來掃去。

    凈雪道:“師祖不信?”

    “據我所知,咱們宗內還沒這般本事。”心清淡淡說道,瞥一眼素心。

    素心笑道:“師叔,凈雪確實得天獨厚,天賦超卓,他們入宗還不到一年便得到了日月栽蓮經的傳承!”

    “哦——?”心清目光陡然一亮。

    她上下打量凈雪,又掃一眼楚離,慢慢點頭:“好,終于出了天才人物,……好吧,稍等!”

    她屈指輕彈,修長纖指宛如撥動琵琶,優美悠然。

    一塊塊玉牌飛起,飄飄灑灑如秋葉般落下,懸浮到她身前一尺之上。

    “來看看吧。”心清道。

    凈雪起身靠近,慢慢伸出玉手。

    心清蹙眉:“可別損壞了。”

    “是。”凈雪道。

    素心暗自苦笑。

    這位心清師叔委實古板固執,一絲不茍,想讓她通容難之又難,這一次虧得關乎宗門弟子性命,才會這般好說話。

    凈雪伸手碰上一塊玉牌,搖搖頭又伸向另一塊。

    一共三十二塊玉片,她一一碰觸,最終睜開眼睛,搖搖頭露出笑容:“還好,他們都安然無恙,并無危險。”

    “謝天謝地。”素心道:“已經知會他們躲著點兒沈杏,辦完事馬上返回,不得耽擱。”

    沈杏如今瘋狂而可怕,蓮花宗避其鋒芒,已令弟子能撤回的撤回,實在抽不開身的盡快辦完事。

    蓮花宗事務繁雜,不可能所有弟子都跑回來,而且還有一些在南境,正與天神一族在廝殺,不必撤回。

    “師叔,讓凈雪與凈如在這邊呆著吧。”素心道:“她感應敏銳,能提前發現危險,讓凈如幫忙。”

    “她真能感應么危險?”心清盯著凈雪,目光如劍,要刺破她心底。

    凈雪心下暗惱,卻不動聲色,淡淡一笑道:“師祖,弟子何至于撒謊騙人,這種事騙不得人的。”

    “那可未必。”心清搖搖頭道:“人心莫測,什么謊撒不出來?”

    “師叔,且等以后便知。”素心道。

    “三天。”心清淡淡道:“只有三天時間,三天之內沒什么危險,那你們便退出供奉殿!”

    “是。”素心道。

    她扯一下凈雪,示意不必多說。

    凈雪大是不服氣。

    自己感應靈不靈要看的是到底有沒有危險,三天都沒危險,自己感應再靈有何用?若有危險自己沒感應到,那是自己的責任。

    盡管在沈杏身上被騙兩次,她仍相信自己直覺。

    素心道:“凈雪凈如,你們且在這里呆三天,打起精神,但不得打擾心清師叔!”

    “是。”楚離點頭。

    心清輕輕一推。

    浮著的三十二塊玉牌飄到一旁,懸在半空一動不動。

    她則閉上了眼簾,寂然不動如入定。

    楚離沒多說,一步跨到玉牌前,盤膝坐下。

    凈雪道:“師叔,放心吧。”

    她來到楚離身邊坐下。

    素心無奈的搖搖頭,低聲道:“師叔,那弟子便去了。”

    她飄出供奉大殿。

    凈雪心神凝于三十二枚玉牌上,一瞬不瞬,楚離也在修煉著日月栽蓮經。

    五彩光華從蓮花上灑落,落于腦海虛空,然后一股股奇異氣息從虛空而來,從頭頂直貫而下,遍通周身。

    周身仿佛沐浴在月光中,清涼而凈爽,仿佛炎炎烈日鉆進清泉。

    楚離仔細揣摩。

    這氣息奇異,堪與他從上一層天吸納的靈氣相當,而且與上一層天的靈氣不同,更有攻擊性。

    把他的身體當成了目標,迅速在改變,摧毀然后重塑。

    楚離吃了一驚。

    他沒想到日月栽蓮經如此霸道,體質不強,這一下便要被它所殺,他能清晰看到身體在迅速崩潰。

    它幾乎在眨眼功夫便摧毀了他身體,比他經歷過的任何一種武功都霸道,毀滅之力驚人,甚至想反悔停止都來不及。

    他強忍痛苦,大圓玄空鏡觀照著奇異氣息的進展,看著它迅速摧毀身體,先是血肉,外表看去,他迅速變成了一具骷髏,僅剩骨頭。

    下一刻,骨頭也變得酥軟,仿佛變成沙子砌成,然后沙子變成了泥漿,若非他精神力量撐住身體不倒,這會兒已然變成一灘水。

    周身上下唯有腦袋的骨骼沒變化,而大圓玄空鏡觀照下,腦袋骨骼乃是渾然一體的白玉,瑩白無瑕,流轉著溫潤光澤。

    而腦袋能變成這般,卻是因為腦海虛空的那朵五彩蓮花籠罩。

    他已然明白,當初在幻境內,承受的種種痛苦,就是在改造他們的腦袋,承受得住,便能獲得傳承,承受不住不能得傳承。

    奇異氣息摧毀身體的疼痛,毫不遜色于在幻境被鯊魚撕碎,幻境內承受不住,修煉也承受不住。

    他一下明白了先賢們的苦心。

    身體僅在片刻便摧毀,然后開始恢復,奇異氣息化死為生,融化的骨骼慢慢生長,他估計需要三天,身體才能完全恢復。

    到那個時候,身體必然更強。

    他隱隱猜測到日月栽蓮經的玄妙,這奇異氣息霸道毀滅,既傷人也傷己,需要無數次苦練,讓自己身體逐漸抗得住,旁人抗不住自然死了。

    他卻不能等三天。

    萬一忽然有危險,他需馬上出動。

    枯榮經運轉,洶涌靈氣鉆進身體,無限生機彌漫,身體迅速恢復,速度遠勝奇異氣息,它毀滅之力強橫,生的力量遠不如枯榮經。

    三天時間一眨眼便過。

    心清忽然睜開眼,清亮目光掃過二人,淡淡道:“三天到了!”

    素心的聲音在外面響起:“師叔?”

    “進來吧。”心清哼一聲。

    素心由蓮花座托著飄進大殿,掃一眼二人。

    楚離搖搖頭。

    凈雪仍舊閉著雙眸,一動不動。

    “師叔。”素心嫣然笑道。

    心清哼道:“甭想再拖延,時間到了,沒能做到那便算了。”

    “師叔,這三天可沒傳來壞消息,說明凈雪的感應沒錯。”素心道。

    “這也算沒錯?”心清冷笑:“休得啰嗦!”

    “師兄,這張!”凈雪忽然睜開明眸,伸手一招。

    一只玉牌飛向楚離。

    楚離伸手接住,下一刻消失。

    心清蹙眉看向凈雪,哼道:“小丫頭,做怪!”

    凈雪搖頭:“師祖,弟子真感應到了。”

    PS:更新完畢。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