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3435章 通天(一更)
    楚離平靜的道:“在下定如。”

    “定如?!”周清瀾皺眉道:“大慈恩寺的定如和尚?”

    楚離緩緩點頭道:“周宗主果然知道我。”

    周清瀾道:“你上來是特意尋我的不成?”

    “正是。”楚離盯著她:“周宗主果然神通廣大,竟然能夠通往下界,必有寶物相助吧?”

    “是。”周清瀾輕笑一聲淡淡道:“你想得到這件寶物?”

    她說著話,從羅袖中取出一座小玉塔。

    玉塔只有一巴掌大小,卻玲瓏精致,流轉著溫潤的碧綠光澤,一看便知是碧玉雕成。

    楚離目光微凝。

    這碧玉塔有一股致命的魔力,一旦看過去便欲罷不能,越看越想看,慢慢的精神好像投入到這碧玉塔中,漸漸的發現碧玉塔變得越來越大,化為了一尊真正的玉塔。

    “嗡咪……”腦海忽然響起梵音。

    他頭腦倏的一清,碧玉塔還是那尊碧玉塔,通體無瑕流轉溫潤光澤,仿佛活過來。

    周清瀾輕笑:“果然有幾分定力,怪不得能掙脫!……定如,諸多人當中唯有你一個有這般能力。”

    楚離冷冷道:“這般說來我還該覺得榮幸?”

    “看來你是準備與我為敵嘍?”周清瀾俏皮的輕笑道:“你可想到后果了?”

    “說來聽聽。”楚離冷冷道。

    周清瀾道:“我會親上蓮花宗,他們卻抗拒不得我的意志,然后讓他們圍攻你。”

    “尋常得很吶。”楚離淡淡道:“周宗主何必用這種小兒手段?”

    周清瀾道:“他們會與你同歸于盡,即使殺不死你,他們也會死,一個一個死在你跟前,而且還不會復活,你說有趣不有趣?”

    楚離皺眉道:“周宗主是大天魔了吧?”

    “是那幫天神們說的?”周清瀾不屑的道:“一幫欺軟怕硬,貪生怕死的可憐蟲!”

    楚離搖頭失笑。

    這話雖然歹毒,卻也不算錯。

    周清瀾道:“他們是不是又逃掉了?”

    楚離道:“見大天魔唯有逃走一路,這是天神們的共識,你是追不上他們的!”

    “總有一天,他們要落到我手上!”周清瀾淡淡道,似在述說一個事實。

    楚離輕輕點頭道:“大天魔壽元無限吧?”

    周清瀾道:“你也想成為天魔?那不可能了。”

    楚離眉頭挑了挑道:“不瞞周宗主,我也略通天魔經!”

    他說罷,腦海里一直沉寂的天魔忽然睜開眼睛,身體陡然擴大,瞬間功夫已然漲大了十倍。

    他如一尊巨靈聳立于腦海虛空,身體開始動作,慢慢悠悠,艱難無比,好像在挪動一座山。

    但龐大的力量已然自虛空降臨,落在他身上,楚離宛如化為一座山岳,靜靜看著周清瀾。

    周清瀾臉色頓變。

    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對楚離竟然生不出敵意來,反而想親近楚離。

    她最清楚這是為何,是天魔自身的氣場,踏入天魔場之中,便會不自然的生出臣服之心,崇敬之心。

    她到達如此境界,還會受到天魔場的影響,顯然這個定如的天魔功也達到了極深的層次,甚至不比自己弱。

    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世間之大,與自己天魔功修為并肩的幾乎沒有,即使有也僅是一兩個而已。

    楚離平靜的看著她,緩慢說道:“這可是天魔功?”

    他這話說完,身后虛空緩緩浮現一尊巨大的黑影,高如山岳,浮踏于虛空中卻如踏在大地上一般的堅實厚重。

    “定如,你究竟是誰?!”周清瀾喝道。

    定如可是大慈恩寺最頂尖的高手,乃佛門至尊級高手,竟然通曉天魔功,這委實匪夷所思。

    佛門心法與天魔功是難以并存的,佛魔并修就是一個笑話,越是到了高深境界,兩者沖突越烈。

    可眼前偏偏有一個能將佛魔凝于一身的家伙,而且修為極深,意然能撼動自己的心神。

    楚離道:“我是楚離,也是定如,也是凈如。”

    “你來這里,是為了這通天塔?”周清瀾揮了揮手上的碧玉塔。

    楚離眉頭一挑:“通天塔?!”

    周清瀾輕頜首道:“通天塔可貫通天地,這天地可不僅僅是這一層天,而是三十三層天!”

    楚離道:“大天魔并不需要通天塔吧?”

    周清瀾輕笑一聲道:“看來天神沒對你隱瞞,告訴了你不少東西!”

    楚離皺眉道:“你不是大天魔?”

    “誰說大天魔不需要通天塔的?”周清瀾搖頭:“天地之間自有規則,越是強大受約束越大,你不是不知道吧?”

    楚離頜首。

    他也能隱隱感受到束縛,乃天地規則,但他只隱約觸摸一絲,看來修為還是差了不少。

    周清瀾道:“即使我成就大天魔,也不過是天地一蚍蜉,你以為大天魔就能為所欲為?”

    楚離道:“大天魔不能自由穿梭虛空?”

    周清瀾笑而不語。

    她不想回答,卻偏偏說了這一番話,無異于解開了大天魔一小部分秘密。

    這是受天魔場影響,她暗自運轉天魔功相抗,最后一句問話時終于能抗得住,沒說出來。

    楚離眉頭挑了挑,背后虛空的天魔虛影開始施展巨靈拳,動作緩慢仿佛沒在動。

    但他身上的氣勢越發厚重龐大,原本山岳變得更高更大,氣勢越發巍峨浩瀚。

    “大天魔能不能自由穿梭虛空?”楚離緩緩問道。

    周清瀾咬著牙,玉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冷若冰霜,淡淡吐出兩個字:“不能!”

    楚離點點頭:“原來真能穿梭虛空!”

    周清瀾蹙眉瞪著他。

    楚離道:“能穿梭虛空,卻需要付出大代價,所以需要寶物,那先借你通天塔一用,如何?”

    “……好。”周清瀾艱難的說出這個字,玉手慢慢抬起。

    她手如白玉,通天塔則如碧玉,白玉碧玉相映,白得瑩白,綠得剔透。

    楚離伸出手,將要接過通天塔之際,警兆陡生,倏一橫移,虛空破開一道列縫。

    “嗤!”輕嘯聲一掠而過,瞬間消失。

    楚離臉色陰沉,看向出現又消失的裂縫,抬頭看向周清瀾。

    周清瀾嫣然嬌笑:“定如,你以為真能控制得了我?”

    楚離道:“你一直在騙我?”

    “你說呢?咯咯!”周清瀾嬌笑連連,宛如一株花枝在亂顫,美不勝收。

    楚離卻毫無欣賞之意,冷冷盯著她,大圓玄空鏡催發到極致,想弄清她每一個細微表情與動作。

    先前的一幕同時在他腦海里回放,與現在的她對照。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