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7章 撞破
    蕭琪打量他一眼,淡淡道:“你練金剛度厄神功了吧?”



    楚離點點頭:“試著練了練。”



    “練得如何?”



    “還好。”



    楚離修煉了十天,金剛度厄神功果然厲害,它形成一股奇異的真氣,不在經脈內流轉,卻在筋肉骨膜內積蓄,運轉金剛度厄神功,筋肉內的氣息流轉,形成一層無形有質的膜,堅韌無比。



    金剛度厄神功共六層:皮、肉、筋、脈、骨、髓。



    他目前第一層小成,肌膚上附一層氣膜,堅韌如鱷魚皮,能卸去攻擊,尋常刀劍破不開。



    “沒有反噬?”蕭琪緊盯著他。



    楚離道:“是有些不妥。”



    練了金剛度厄神功后,心中總不時升起一股騰騰的躁意,這般狀態下,看什么都不順眼,有毀滅一切的沖動,殺人最痛快。



    好在他佛法精深,殺意一起即默誦佛經鎮壓,實在控制不住就運轉大圓鏡智,清凈不染,直接抹平殺意。



    如果沒大圓鏡智,他也不敢再練,沒大圓鏡智,這么練下去,絕對會成為殺人魔王。



    他隱隱覺得,猛虎寨寨主變成那樣,很有可能是妄修金剛度厄神功所致。



    “真不妥就別練了!”



    “我會注意,真不行就停止。”



    “你知道分寸的!”蕭琪警告的瞥他一眼。



    楚離忙點頭。



    “走啦!”蘇茹擺擺玉手。



    兩人飄飄而去,帶走淡淡幽香。



    楚離松了一口氣,看著她們的曼妙動人的背影,又心生惆悵,如此美人兒如果不屬于自己,人生何其不幸!



    第二天清晨,他起床后要開始練破妄劍法,李越已經在虎虎生風的練拳,小院里煞是熱鬧。



    忽然玉磬響起,裊裊悠悠傳來。



    李越停拳:“我去看看。”



    楚離劍勢連綿不絕,點點頭,繼續軟綿綿的揮著劍。



    李越大步流星的跑出去,一會兒便傳來哈哈大笑:“兄弟,快看看,誰來啦!”



    楚離大圓鏡智已經看到了趙穎,湖綠羅衫飄飄,婀娜身段兒,臉如白玉,楚楚動人。



    她盈盈跨進小院,抿嘴微笑:“楚師兄。”



    “師妹,”楚離劍勢不停,笑道:“來,切磋切磋!”



    “好啊!”趙穎拔劍出鞘,輕盈躍到他近前,挺劍便刺,舒展優美,宛如一只靈燕掠過湖面。



    李越看得贊嘆,瞪大眼睛一眨不眨。



    楚離的劍仍慢悠悠的,左一指,右一點,趙穎不停的變招,優雅舒展的劍勢變得支離破碎,二十幾招,飄身后退,瞪著他:“師兄,你太過份了!”



    楚離收劍,搖搖頭:“你劍法沒什么進步。”



    “一直在練著呢。”趙穎還劍歸鞘,笑盈盈的道:“師兄,我已經是七品護衛了!”



    “沒去闖六品?”



    “等過了先天再闖六品,更有把握。”



    “嗯,也是。”



    “七品護衛?”李越吃驚的問。



    趙穎扭頭笑道:“李師兄,不像嗎?”



    “乖乖,卓飛揚才七品啊!”李越贊嘆道:“又一個天才啊,你們是一起入府的吧?”



    “對。”趙穎點點頭:“我跟楚師兄卓師兄一批的。”



    “七品啊。”李越搖頭感慨萬千:“真是不讓別人活啦!”



    趙穎笑盈盈的道:“要是楚師兄去闖,一定能闖過六品的。”



    “他——?”李越看一眼楚離,呵呵笑道:“他的劍法很厲害,就是怕暗器,可惜!”



    楚離道:“走吧,去花園賞花。”



    “好啊。”趙穎一拍手。



    李越忙道:“趙師妹,沒吃早飯吧?”



    “沒呢。”



    “那正好,一起一起,想吃什么?”



    “我沒關系的,你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包在我身上!”



    楚離與趙穎出了小院,沿著島上的花圃悠閑漫步。



    “師兄,小姐知道猛虎寨的事了嗎?”



    “嗯,總管會幫忙。”



    “那就好……”趙穎松一口氣,搖頭道:“我打聽過了,開酒樓很難的,要先建一座高樓,城里一共四家酒樓,三家是太守府的,一家是有通天背景的,要跟他們打擂臺……,很難吶!”



    楚離點點頭。



    趙穎道:“建一座高樓最少要一年,耗費極大,樓建好了還要有好廚子,崇明城里的好廚子都有主了,總不能從府里拉出去吧?”



    “總管會從神都請廚師過來,至于建樓,先不急,緩一緩,初步打算先收個鋪子,先開個酒館練練手。”



    “那再好不過!”



    兩人肩并肩漫步,不時肩膀相碰。



    楚離道:“師妹你快后天圓滿了吧?”



    “嗯,再過半個月就差不多了。”趙穎道:“師兄,我發現在府里沒在山谷里練功快。”



    “那邊清靜,環境也好。”



    “可惜不能回去修煉,要是去那邊閉關,最好不過。”



    “最好還是別去。”



    “對了,我想回猛虎寨看看,會不會有人找上去,她們都沒有自保之力,我這心里總不踏實。”



    “過幾天去看看吧。”



    趙穎露出笑容:“那就說定啦,我回去閉關練功,后天圓滿就出關,咱們就出發!”



    楚離笑著點頭。



    兩人把小島轉了一圈,趙穎大開眼界,嘖嘖贊嘆,這里每一朵花好像都美不勝收,簡直讓人無法抗拒。



    遠處傳來的李越的大吼:“吃飯啦——!”



    兩人回到小院,石桌上已經擺滿了飯菜,香氣撲鼻,趙穎笑著道謝,李越挺著胸脯,自豪驕傲,一一介紹這十幾道小菜。



    他們坐下開始吃,正吃得香,忽然傳來玉磬輕鳴,李越放下碗筷,無奈的道:“我去看看!”



    楚離皺眉,是卓飛揚!



    李越很快帶著卓飛揚回到小院。



    卓飛揚一襲寶藍羅衫,面如冠玉,目似朗星,一進門,臉色馬上陰沉下來,憤怒的看看趙穎,又看看楚離,冷笑兩聲,他們兩人坐一起吃飯,乍看起來就像兩口子!



    “卓師兄。”趙穎忙站起來:“你怎么來啦?”



    “我來得不是時候吧?”卓飛揚冷著臉哼道:“真是抱歉,打擾你們了!”



    楚離放下碗:“卓飛揚,稀客啊!”



    卓飛揚一擺手:“要不是趙師妹,我才不進你這狗窩!”



    “這里不歡迎你!”楚離冷冷道:“請吧!”



    “趙師妹,你怎么跟這家伙一起吃飯?”卓飛揚不看楚離,扭頭鄭重的對趙穎道:“他這種家伙還是遠離為妙,咱們走吧!”



    “卓師兄!”趙穎蹙眉,不滿的道:“別這樣!”



    卓飛揚道:“正好,我也沒吃早飯,咱們去白云樓!”



    “我快吃飽了。”趙穎道:“你也嘗嘗吧,李師兄的廚藝非常棒!”



    “他也就能做個飯吧,整天繞著廚房轉,凈做些女人做的事!”卓飛揚撇撇嘴,不屑的掃一眼李越:“沒出息的廢物!”



    李越咬咬牙,攥緊拳頭,終究沒出拳,對這種天才人物自己真沒勝算。



    “李兄,別聽他狗叫!”楚離拍拍李越肩膀,扭頭哼道:“卓飛揚,你算是狂到家了,來我們的地盤,還敢如此放肆!”



    “師兄!”趙穎忙擺手道:“算啦,我先走了。”



    “嗯,那就不留你了。”楚離深深看她一眼,搖搖頭。



    趙穎知道楚離的武功,真翻臉把卓飛揚打成殘廢,卓飛揚沒理說去,誰讓這是東花園呢,非請擅入是重罪,殺了也沒人多說。



    卓師兄雖做得過份,但要是被打成殘廢,那自己于心不安。



    卓飛揚冷笑:“你能奈我何!”



    楚離呵呵笑了起來。



    趙穎忙扯起卓飛揚:“卓師兄,趕緊走吧!”



    卓飛揚想掙開,發現竟掙不開,身不由己的被扯出小院,很快來到岸邊,白知節正坐在船上等候。



    看到他們出現,白知節松一口氣,忙把船靠近,接二人上船。



    卓飛揚站在船頭,驚奇的上下打量趙穎:“趙師妹,你何時內力這般深厚,比我都厲害了!”



    趙穎笑笑:“哪有呀。”



    “趙師妹,自從出任務回來,你就變了!”卓飛揚搖頭嘆道。



    趙穎不自然的笑笑,沒接腔。



    卓飛揚誠懇的問:“師妹,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對,惹你生氣了?”



    “沒有。”趙穎搖頭。



    “那究竟為什么?”卓飛揚緊盯著她楚楚動人的臉龐:“到底為什么這么冷淡?”



    “卓師兄,我一直這樣的,你想多了。”趙穎搖頭,避開他的目光。



    卓飛揚緊盯著她:“趙師妹,你跟誰一起做的任務?”



    “絕密任務,不能說的,卓師兄你知道規矩。”趙穎搖頭。



    卓飛揚蹙眉:“你喜歡上別人了,是不是?”



    “卓師兄,你瞎說什么呢!”趙穎忙擺手,沒好氣的嗔道:“我誰也沒喜歡!……而且,卓師兄你不要誤會,我們倆只是朋友,并不是那種關系!”



    “你……你……”卓飛揚俊臉漲紅,騰的升起怒火。



    趙穎道:“因為我們是同窗,所以關系近一些,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樣,卓師兄你千萬別誤會!”



    “你喜歡上別人了!”卓飛揚冷冷道。



    趙穎搖頭嘆氣,他現在怎么也說不通的,只好避開他目光看向遠處。



    卓飛揚皺眉沉思,打算調查清楚她到底跟誰一塊做任務了,絕密任務打聽不著,可以從別的方面,例如誰在這一段時間也出去了,再用排除法一一查探,總能摸到點兒蛛絲馬跡!



    “好吧,那你去那廢物那里干什么?”卓飛揚深吸一口氣,哼道:“他一肚子鬼主意,師妹你太單純,別被他給騙了!”



    “卓師兄,楚師兄沒那么壞。”



    “他不壞誰壞?”卓飛揚冷笑道:“不過也罷,他再壞又怎樣,廢物一個,沒必要放眼里!”



    趙穎以前覺得他罵楚離廢物,只是不好聽,沒太大感覺,現在聽得卻刺耳無比,恨不得捂住他嘴。



    “卓師兄,楚師兄沒那么弱的。”



    “他不過劍法好一點兒,怎么也改變不了他廢物的本質,待我到了先天,打得他滿地找牙,一定廢了他!”



    “楚師兄現在是六品侍衛!”趙穎哼道。



    “六品?”卓飛揚一怔,臉色忽然大變:“他是六品?”



    “你可以去查查。”



    “不可能!”卓飛揚皺眉搖頭:“怎么可能……”



    六品可謂一道天塹,尤其對侍衛而言,楚離年紀輕輕,怎么可能當上六品!



    “楚師兄,你記得賭約吧?”趙穎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報復快感,微笑道:“六品呀,你現在可是七品!”



    “我去闖六品!”卓飛揚哼道。



    趙穎搖頭道:“未到先天,六品沒希望的。”



    “我能行!”卓飛揚恨恨道。



    趙穎笑了笑沒說話。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