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113章 封元
    “是皇室派出的。”蕭琪搖頭道:“沒天外天高手坐鎮,康學士早被害了。”



    郭慕林哼道:“他也太招人恨了!”



    “康學士風骨清高,得士林擁戴,萬一真被刺殺了,會釀成大禍!”蕭詩輕輕說道。



    “那倒也是!”郭慕林點點頭道:“真要被殺了,士林對武林會更仇恨,一定會拼命推動朝廷狠狠鎮壓武林,說不定要天下大亂!”



    楚離輕咳一聲:“不至于吧?”



    “你以為現在天下太平?”郭慕林白他一眼哼道:“暗流激涌吶,萬一真亂起來,國公府首當其沖!”



    楚離看向蕭琪:“應該有所準備。”



    蕭琪道:“真要亂起來也沒辦法,最怕的是外敵入侵之際,這些武林人物作亂!”



    楚離搖頭:“武林也太太平了一點。”



    “武林不太平,治安混亂,民心沸騰。”蕭琪搖頭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但不敢這么做。”



    她明白楚離的意思,想挑動武林混亂,讓他們自相殘殺,從而削弱實力,即使將來作亂也難成氣候,可惜這像玩火,朝廷不敢亂來。



    “朝廷沒有一統武林的意思?”楚離道。



    “想做卻做不到。”蕭琪道:“除非是四大宗派的人,否則很難服眾,而四大宗派地位超然,朝廷動不得。”



    楚離嘆息:“很尷尬的境地。”



    “是的。”蕭琪道。



    蕭詩微笑道:“楚離你跟郭老學醫,醫術如何了?”



    楚離笑道:“略得一點毛皮而已。”



    “你也忒不謙虛了!”郭慕林沒好氣的道:“我才略得皮毛,你皮毛還沒得到呢!”



    楚離笑道:“全憑郭老栽培。”



    “那幫我看看吧。”蕭詩伸出雪白手腕。



    她的皮膚白得像雪,比蕭琪白玉肌膚少了一分光澤,再配合她遠黛似的眉毛,眉宇間的柔弱惹人憐惜,小心呵護,不敢大聲說話。



    楚離看一眼蕭琪。



    蕭琪道:“那就看看吧。”



    楚離右手搭到蕭詩皓腕上,細膩清涼的感覺從指尖傳到身體,他按住怦然心動,凝神探查,片刻后又讓她換另一手腕,仔細探查了一番。



    他眉頭慢慢皺起來,大圓鏡智催動,慢慢看向她身體,一寸一寸的仔細看,卻找不到什么問題。



    “查出來了嗎?”郭慕林哼道。



    楚離沒說話,仍盯著蕭詩看。



    蕭詩被他看得不自在,好像目光能穿透衣裳,赤身裸體在他跟前,皮膚有些發麻。



    楚離皺眉:“有點不對勁兒。”



    他看過先天不足之人的身體,與蕭詩并不一樣。



    蕭詩這情況有些奇怪,經脈細弱,精氣微弱,就像搖搖欲墜的燈燭,一陣風就能吹滅,這并非身體弱,而是生機不足,壽元將盡之像。



    “先天不足唄,還看不出來?”郭慕林道。



    楚離搖頭:“好像不對。”



    “怎么不對了?”郭慕林饒有興致的問:“看出什么不一樣的?”



    楚離扭頭對蕭琪道:“小姐,能不能找一個不會武功的年輕女子,最好比二小姐小兩歲的。”



    “不會武功……”蕭琪頜首:“沒問題!”



    郭慕林道:“看出什么來了?”



    “我懷疑小姐不是先天虛弱,而是一種特殊的手法。”楚離皺眉道:“我曾在一本雜記上看過一種暗算手法,殺人于無形。”



    他以前雖看過醫書,畢竟沒人指點,只是囫圇吞棗知道理論,經過郭慕林的指點,融會貫通,再看人的身體,完全不同于以前,對人體的精妙與奇妙更有體會。



    蕭詩的身體看起來像是先天不足,在脈相上如此,外面癥狀也符合,但有些情形又不符合先天不足之相。



    郭慕林再厲害,脈摸得再準,畢竟不像楚離般能看透人體,就像B超與核磁共振的差別。



    “什么手法?”蕭琪吩咐完丫環,扭頭問楚離。



    楚離道:“封元指,……初步懷疑是這個,還待驗證。”



    蕭琪想了想,搖搖頭,沒聽過這個。



    郭慕林皺眉苦思,也沒聽過。



    蕭詩沉吟道:“封元指,我好像看到過,是泄其先天元氣,折其壽命吧?”



    楚離點頭。



    “不會吧?”郭慕林皺眉道:“看小詩的癥狀,完全就是先天不足。”



    楚離道:“封元指施展之后,外在表現就是先天不足,因為它不停的損先天元氣,……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測,還要仔細看看才行。”



    說話的功夫,先前的丫環帶著另一個丫環進來。



    楚離掃一眼這個清秀的丫環,身形嬌小削瘦,面色紅潤,看起來雖不像會武功的,卻很健康。



    她來到四人跟前,垂頭下來一動不動。



    楚離也不說話,只盯著看個不停。



    半晌后,他又看向蕭詩,目光在兩人之間轉來轉去。



    一刻鐘后,楚離擺擺手,蕭琪吩咐丫環離開,先前的丫環一塊跟著退出了小院。



    蕭琪道:“是封元指嗎?”



    “八九不離十。”楚離嘆道:“沒想到這種手法沒絕傳。”



    “有辦法嗎?”蕭琪問。



    蕭詩明眸如水,靜靜看著他,顯然心湖未動。



    郭慕林半信半疑。



    怎么說楚離只學了幾天的醫,半瓶水兒,真能判斷出是先天不足還是封元指?蕭詩可不是旁人,真要弄錯了,出了什么意外,那百死莫贖。



    楚離道:“恰好我知道解除的手法,解除手法并不復雜,不過嘛……有些危險。”



    “怎么解?”蕭琪問。



    楚離看看蕭詩:“要用強大的內力拍向百會,最好是天外天高手。”



    蕭琪蹙眉:“非生即死,對吧?”



    用強大的內力拍擊百會,天外天高手挨這一下也死了,更何況二姐一個弱女子!



    楚離無奈的點點頭:“對。”



    “膽大包天!你也真敢說!”郭慕林瞪大眼睛沒好氣的道:“胡鬧!”



    蕭詩蹙眉沉吟。



    楚離救過她的命,對他的忠心不懷疑,對他的醫術卻沒那么自信。



    蕭琪凝視他:“楚離,你有把握?”



    楚離道:“八九不離十!”



    “確實胡鬧。”蕭琪淡淡道:“算了,就當沒這回事。”



    楚離看看蕭詩,搖搖頭不說話了。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