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186章 嫁禍
    蕭琪道:“祈元丹救不得他們?”



    趙慶山臉色沉重的搖頭:“去晚了一步。”



    蕭琪看向蕭鐵鷹。



    蕭鐵鷹沉吟:“他們帶的東西呢?”



    “被搶光了。”趙慶山道:“除了咱們的護衛,沒人能證明他們是安王府的人。”



    蕭鐵鷹擺擺手道:“坐下說話。”



    趙慶山苦笑:“公子,我們哪有臉坐。”



    “這事怨不得你們。”蕭鐵鷹撫著下頜緩緩踱步:“府上的護衛傷得重嗎?能不能過來說話?”



    趙慶山道:“他們被打昏,什么也不知道,受的是輕傷。”



    “那讓他們進來。”蕭鐵鷹道。



    蕭琪道:“林全,你把楚離叫過來。”



    “是。”林全躬腰應一聲,輕手輕腳出去。



    蕭鐵鷹看向蕭琪。



    蕭琪道:“洞察人心,楚離比我更勝一籌。”



    蕭鐵鷹慢慢點頭。



    四個中年護衛進了大廳。



    四人正值壯年,皆先天高手,此時毫無先天高手的精氣神完足之相,面色沮喪頹唐,如宿醉剛醒。



    他們筆直的站在蕭鐵鷹與蕭琪跟前,低頭不語。



    蕭鐵鷹與蕭琪盯著他們看,一言不發,趙慶山四人也不說話。



    空氣好像凝固一般,安靜得能聽到呼吸聲,四個中年護衛不自覺的屏息凝氣,心跟著提起來。



    這一次被人埋伏,他們沒能擋住,讓安王府的使者遇害,今年的祈元丹是甭想了,安王府的使者可不是一般人!



    一茶盞過后,楚離隨著林全進了大廳,抱抱拳。



    “楚離,坐下說話。”蕭鐵鷹道:“安王府的使者遇害,他們四個幸免,你來問問到底發生了什么。”



    楚離點頭。看向四個中年護衛。



    “楚總管,”趙慶山道:“咱們在飛鳥城一處民宅找到的他們,安王府的使者身亡,他們被封了穴道。不省人事。”



    楚離點點頭,看向一個中年護衛:“沙師兄,埋伏了多少人手?”



    一個方臉中年護衛訝然看向楚離,從沒跟楚離說過話,沒想到他知道自己的名字。



    “知道武功最強的是哪一個嗎?”楚離繼續問:“沙師兄。不用急,慢慢想一想。”



    “武功最強的……”沙姓護衛皺眉想了想,看向其余三人:“他們有十個人,最強的那個,個頭跟我差不多,七十多歲,兩只眼間距很小,眉間窄。”



    楚離已經看到他腦海里的畫面,道:“左眼睛下面有個疤,雙手格外的長。中間的板牙有些黑,對吧?”



    沙姓護衛忙用力點頭。



    楚離扭頭道:“公子,是仁國公府的供奉。”



    沙姓護衛遲疑了一下。



    楚離道:“他自報家門,是懷國公府的?”



    “他們好像無意間說漏了一句,是懷國公府的。”沙姓護衛道。



    楚離笑了笑。



    自己若沒有大圓鏡智,難免受騙。



    最多半信半疑,絕不敢斷定是仁國公府的,再大膽的推測,也只能推測是懷國公府的仇人嫁禍,哪能想到要跟懷國公府聯姻的仁國公府身上?



    這個陸玉蓉。手段委實高明,她在自己身上沒能討好,是想不到有大圓鏡智的存在。



    蕭琪道:“陸玉蓉想嫁禍給懷國公府?”



    “與懷國公府要聯姻,還不忘算計懷國公府。”蕭鐵鷹冷笑道:“這個女人。果然狠毒!”



    蕭琪看向楚離。



    楚離緩緩點頭,示意能斷定。



    趙慶山道:“那為什么不殺了沙護衛他們?”



    如果殺了沙護衛他們,也不會被楚離問出來這些。



    蕭鐵鷹哼道:“陸玉蓉行事往往一箭多雕,算盤極精,一是要利用沙護衛他們嫁禍懷國公府,讓咱們跟懷國公府打起來。二是讓咱們懷疑沙護衛他們,疑神疑鬼,擾亂人心,三是讓安王府懷疑咱們,總之,她就是這么狠毒!”



    蕭琪沉吟:“能不能利用一下,把他們的聯姻破壞掉?”



    “好主意!”蕭鐵鷹撫掌笑道:“我親自去質問懷國公府!”



    懷國公府的小國公爺剛上了請罪折子,又殺安王府的人,皇室會怎么看?懷國公府再強,也不敢這么干,他們肯定得拼命查清楚這件事,難免跟仁國公府狗咬狗。



    “大哥你要親自去?”蕭琪蹙眉。



    蕭鐵鷹道:“楚離是不成啦,宋小公爺一見他就得紅眼,什么話也聽不進去,趙老他們過去,宋國公見也不會見,還是我親自去的好!”



    “宋國公肯定要落你的臉。”蕭琪道:“宋小公爺也會趁機報復。”



    “他們再過分,也不敢殺我。”蕭鐵鷹笑著看一眼楚離:“這還是楚離的功勞!”



    楚離如鬼如魅的輕功是極大的威懾,都是明白人,自己一旦有個三長兩短,小公爺也逃不掉刺殺,仁國公府那邊也會被刺殺。



    楚離道:“公子不能大意。”



    “我速去速回,府里交給三妹你啦。”蕭鐵鷹神情鄭重起來:“讓人繼續查這件事。”



    蕭琪看他心意已決,輕輕點頭:“要不要楚離跟著?”



    “不用。”蕭鐵鷹笑道:“楚離跟著反而壞事,有趙老他們就成。”



    楚離道:“大公子,宋國公也是老狐貍,未必會上當。”



    “不指望他們馬上翻臉,先插一刀再說。”蕭鐵鷹笑道:“我也該跟宋國公好好談一談了。”



    楚離緩緩點頭。



    蕭琪道:“沙護衛,你們回去好好休息,這件事到此為止。”



    沙護衛忙道:“三小姐,我們……”



    安王府的使者死了,他們卻活著,這是為什么?



    他們當中定有內應,不僅外人會這么想,他們自己也懷疑。



    三小姐蕭琪負責清肅府中內奸,他們想讓蕭琪查一查,還自己一個清白。



    蕭琪道:“你們都沒問題。”



    沙護衛四人頓時長舒一口氣,感激的施禮。



    蕭琪擺擺玉手,四人退下去。



    “趙老,咱們明天就出發去懷國公府,你們準備一下。”蕭鐵鷹道。



    “是。”趙慶山四人也退下。



    大廳里只剩下楚離、蕭琪,蕭鐵鷹與林全。



    “楚離,還有一件事,要勞煩你跑一趟安王府。”蕭鐵鷹沉吟道。



    楚離抱拳:“公子吩咐就是。”



    蕭鐵鷹嘆道:“安王那邊……,我寫一封信,你親自送給安王,也當面解釋一遍。”



    楚離點頭。



    林全研墨,蕭鐵鷹提起筆想了一會兒,然后醮墨,一口氣寫了三頁紙。



    林全幫忙吹干,收起來放進信封里,火漆封好,遞給楚離。



    蕭鐵鷹道:“本來送信的事差個護衛就好,可他們身份不夠,未免顯得輕慢,只能你來,再者說你也要進安王府,提前看一眼也好有數。”



    楚離接過信收進懷里:“我現在就動身。”



    蕭琪蹙眉:“安王難免會使臉色,別理他就是。”



    楚離笑著點頭,抱抱拳,離開鐵鷹島后回了小院。



    雪凌一邊收拾包袱,一邊抱怨:“公子,怎么這種差使總落到你身上,也太欺負人了!”



    楚離笑道:“少說兩句,一般的送信也用不到我。”



    “又不是喜訊,安王府肯定不高興。”雪凌手腳麻利的收拾好了包袱,遞給楚離:“去了肯定要受氣!”



    “安王名聲甚好,未必如此。”楚離笑道,心下卻知道,名聲未必與真實相符,看過才知道。(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