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64章 再變(一更)
    PS:滿血復活,繼續六更,讓月票飛起來吧!!



    陸玉蓉輕蹙黛眉一掃。



    小亭圍了上百的武林豪客,拿刀帶劍,圍得密密麻麻,惡狠狠瞪著楚離,也有人色迷迷盯著她。



    她面不改色,掃一眼他們之后,繼續看向楚離。



    楚離神色平靜,微笑沖著陸玉蓉舉一下銀杯,輕啜一口。



    陸玉蓉嘆口氣道:“杜先生,可惜不能清靜的說話了。”



    楚離搖頭:“無妨,事已至此,咱們暫且告別,我先走一步,他日再會!”



    他放下銀杯,抱抱拳,飄身踏上欄桿,然后縱身掠過眾武林高手,飄上一棵樹,踏著樹梢飄飄而去。



    “追——!”眾大漢忙吆喝一聲,如一窩蜂般追了去。



    “小姐,杜先生為何不直接殺了他們,這般狼狽而逃?”席霧看一眼追去的眾人,不解的問。



    陸玉蓉搖頭笑笑。



    “難道他不想在小姐跟前殺人?”席霧笑道。



    “他是懶得殺他們。”陸玉蓉白他一眼:“不值得出手,……這些家伙只是報仇雪恨,私人恩怨,并非那些惡貫滿盈之徒,也不宜多殺。”



    “那他就麻煩了。”席霧搖頭:“不殺他們立威,會有更多的人想報仇。”



    “想必他是不在意的。”陸玉蓉道:“所以他不能再在城里呆了,否則青山城會大亂。”



    “他卻是一片苦心。”席霧恍然,笑道:“看來確實對小姐動心了。”



    “席老,別胡說。”陸玉蓉笑道:“他若真有心,也不會這么干凈利落走人,雪月軒的杜夏一定美麗過人,真想見識一下。”



    席霧道:“杜夏再美,怎比得上小姐!”



    “那蕭詩就比我美。”陸玉蓉搖頭。



    席霧道:“我看蕭詩就比不得小姐。”



    陸玉蓉白他一眼道:“席老,你是一個勁的灌我迷魂湯呢!”



    席霧呵呵笑起來。



    “走吧。”陸玉蓉優雅的站起來,看一眼楚離消失的方向:“有所為有所不為,這杜風倒真是位大丈夫。”



    席霧笑笑卻暗自搖頭。自找麻煩,優柔寡斷,婦人之仁,可沒看出杜風有什么大丈夫的風范!



    ——



    楚離飄身而去。速度極快。



    眾大漢低頭猛追,顧不得喝罵,緊閉著嘴拼命的追。



    待狠追了一陣子,不知不覺一口氣已是奔出上百里,他們個個累得氣喘吁吁。



    楚離大笑一聲。忽然加速,眨眼功夫不見了蹤影。



    “奶奶的,逗我們玩呢!”



    “真真的可恨!”



    “姓杜的,有種的別跑!”



    “咱們一定會逮著你,沒卵的男人!”



    “咱們殺上雪月軒!”



    這話一出,眾人靜了靜,扭頭看向發話之人。



    這是一個壯碩青年,濃眉大眼,跑得氣喘吁吁,臉色漲紅。



    看眾人都看自己。他愣了愣,不知自己說錯了什么。



    “唉……,小伙子,殺上雪月軒是不可能的。”



    “為什么?”壯碩青年不服氣的道:“他一定跑去雪月軒了,雪月軒還有他婆娘,一塊殺了就是!”



    “唉……”



    “愣頭小子喲。”



    “小伙子,雪月軒是不能得罪的。”一個袒露胸脯的中年大漢搖頭道:“咱們這些人還不夠雪月軒塞牙縫的。”



    “他們不是人不多嘛?”



    “人不多,還是一流門派,你想想吧。”



    “難道就這么算了?”壯碩青年不服氣的道:“血海深仇就不報了?”



    “他總要出來的,咱們一聽到他消息。就再趕過來!”中年大漢嘿嘿笑道:“他總不能當一輩子縮頭烏龜吧?”



    “就是就是!”眾人紛紛點頭。



    壯碩青年看一眼眾人,沉默下來。



    他一下就明白了,這幫烏合之眾說是報仇,其實也在害怕呢。



    他們是看出杜風不會出手。所以才這么大的膽子,氣勢這么壯,杜風真要動手,他們怕是跑得比狗還快。



    ——



    楚離沒出太遠,找了一片樹林停下,把長刀埋在一棵蒼天大樹下。



    盤膝坐上厚軟枯葉。心神來到腦海虛空的那尊巨人。



    這尊巨人便是天魔,也是自己,人皆有魔性,可化為天魔。



    這尊天魔的臉正是他如今的模樣。



    他心念一動,天魔臉龐變化成另一個人,英俊逼人。



    一直盤伏在心口,若有若無的天魔氣息迅速流轉周身。



    天魔氣息流轉一圈后,他身體緩緩拔高一節,修長而削瘦,仿佛一陣風就能吹走。



    五官英俊,面如冠玉。



    一襲白袍之下,當真翩翩如濁世佳公子。



    他如今天魔功尚淺,平時也不多練,僅能變化成兩個人,離著千變萬化差得遠。



    想再多變化,需要心口的天魔氣更加深厚,如今這第二變幾乎耗盡了天魔氣,需要再練。



    他雖得天魔傳承,不知底細,查清楚才敢練,一直很克制自己。



    不過他隱隱覺得,自己想突破天神境界,恐怕就在這天魔功身上。



    但還是要先弄清楚天魔功的來歷,聽這名字,怕是沒那么簡單,真要貿然練了,留下什么后患怕是不妙。



    他所見的書藉中,僅見過一本提及天魔功。



    但僅一提而過,絕不多寫,如此奇功卻僅提一筆,好像心有忌憚,透著一股奇異的味道,讓他越發小心。



    天魔這個名字就有些嚇人,若非他覺得玄奧莫測,練也不敢練的。



    如果能去安王府,看遍王府的藏書,說不定能找到天魔的來歷及根腳,知其底細。



    他驀的一閃從樹林消失,閃爍了幾下,便回到了城門口。



    他白衣飄飄,負手踱步,如游玩一般打量著四周,一看就知道是哪家公子哥出來游學。



    兩個守城的一掃而過,沒理會他。



    楚離進城之后,買了把白玉折扇,搖著折扇更像一個有錢人家的書生。



    搖著折扇進了仁心樓,到二樓找了個位子,一邊小酌,一邊聽周圍人議論。



    “唉……,可惜可惜!”



    “哈哈,是可惜,三小姐好不容易出一次府,你沒見著!”



    “不過你們也別得意,三小姐不是遮著面紗嘛,你們也沒見著!”



    “那不一樣!”有人急急反駁,嘿嘿笑道:“三小姐的美不用看臉,那身形,那儀態,我看一眼就暈乎乎的,三生有幸啊!”



    “你只看身形尚且如此,那杜風豈不正暈?”



    “這白衣神刀還真是厲害,愣是頂住了三小姐的招攬,”有人拍桌贊嘆:“換了我,早就受不住,加入國公府不是一件大好事嘛!”



    “你要是杜風,我還是國公爺呢!”



    “唉……,三小姐那氣派,那心胸,真是讓我等慚愧啊……”



    楚離搖頭失笑,看來陸玉蓉在他們眼里也神秘。



    他去而復返,要看清楚這陸玉蓉,她到底有何奧秘,修煉的什么心法。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他殺不了陸玉蓉,卻不能不知道她底細。(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