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65章 玄女(二更)
    夜色如水,楚離換了一身黑衣,飄身進了仁國公府。



    仁國公府上下戒備森嚴,遠比逸國公府森嚴得多。



    逸國公府占地利之宜,一座座孤島極好防御,不需要這么五步一哨,十步一崗。



    楚離仗著大圓鏡智,批虛搗亢,再加之枯榮經令其身如枯木,與天地融為一體,輕松自如來到陸玉蓉院子。



    院內開遍一片片繁花,幽香浮動,沁人心脾。



    他對花草極精熟,看出這是一批奇花,白天不開花,只在夜晚,在月光下盛開。



    陸玉蓉坐在小院的亭里讀書。



    小亭懸八盞宮燈,照得燈火通明。



    陸玉蓉一襲素淡月白羅衫,身邊坐著兩個美貌錦衣侍女。



    兩個侍女不時伸出纖纖素手,拈一塊瓜果送進她檀口,或者拈一塊點心,點心之后再喂一口水。



    陸玉蓉手執書卷,若有所思,或凝神思索,或繼續翻看,瓜果到了即張開檀口,目光不離書卷,心思不分散。



    楚離看得暗笑。



    怪不得陸玉樹說她喜歡的是女人,這般做派,說是不喜歡女人也沒人信。



    陸玉蓉忽然放下書,抬頭看看天上明月。



    “小姐,到時間了吧?”



    “嗯,走吧。”陸玉蓉點點頭,放下書起身往外走。



    三女輕盈的跟上,院內又走出六個美貌侍女,一塊出了院子,來到旁邊一座宮殿。



    宮殿寬闊空曠,殿正中央擺放一個仙女神像。



    五官栩栩如生,恰是陸玉蓉模樣,神情冷漠平靜,如在俯看眾生,身穿百褶群,每一個褶皺清晰可見。



    神像下擺一張桌子,桌上有香爐。



    桌前有一個金色蒲團。



    神像四周。大殿上的劃了九個朱色的圓圈,圓內擺著月白蒲團。



    這九個蒲團距離金色蒲團有遠無近,各不相同。



    楚離掃一眼,隱隱覺得是按天上的星斗位置所列。



    陸玉蓉進殿之后。先在神像前點了一柱香,緩緩坐到金色蒲團上,闔起明眸,一動不動。



    其余九女分別坐蒲團上,定息凝氣。



    楚離站在陸玉蓉院墻下。隱于墻下陰影,一動不動,大圓鏡智觀看照。



    陸玉蓉腦海現一位仙女,恰是外面神像一般無二,唯一的不同是閉著明眸。



    隨著時間流逝,諸女的呼吸開始一致,一呼一吸,宛如一人。



    陸玉蓉腦海中的仙女忽然捏一道法訣,明眸陡睜,天空忽然落下十股奇異力量。分別注入她們身體。



    這股力量進入身體,在經脈內流轉,沿特異的心法路線。



    楚離發現,陸玉蓉心法與其余九女不同,引導著這十股力量在運轉,好像在推動她們修煉。



    這力量與陸玉蓉身體里飄忽的力量極相似,大圓鏡智在心里給他警兆,這是一股極恐怖的力量,絕碰不得。



    陸玉蓉腦海中仙女雙手換一道法訣,閉上眼睛。



    十道力量忽然連成一體。陸玉蓉身體閃過一道光芒,其余九道力量匯聚于她身。



    楚離微瞇眼睛,此時的陸玉蓉散發著恐怖氣息,如一頭洪荒巨獸。一口能把自己吞下。



    腦中仙女又一換一道法訣,陸玉蓉力量涌動,再次倒灌給九女。



    楚離隱隱明白,這是一個陣法。



    九女將力量匯于她身,她則將力量返還她們,看似沒增加沒減少。對陸玉蓉的提升卻極快。



    就像河流匯于湖泊,湖泊又溢出于河流,看似湖泊的水沒增沒減,湖泊畢竟是湖泊。



    她們若獨自修煉,沒陸玉蓉相助,修煉沒這般快,陸玉蓉沒她們輔助,也不能這么快,她們彼此提升,委實神奇。



    這九個侍女不可小覷,年紀輕輕都是先天境界,修為深厚。



    更可怕的是她們的奇異內力,一般的先天高手碰上,絕討不好了。



    楚離站在墻下思索。



    陸玉蓉的心法能直接突破到天外天境界,因為沒聽說她消失,卻悄無聲息的突破了天外天,極可能是心法之故。



    而她一直隱藏著自己天外天的修為,怕也不是為了藏底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很可能也是因為這心法。



    如此心法,哪個人能不動心。



    隨著時間流逝,天空降下的力量越來越強,陸玉蓉與九女漸漸不堪重負,搖搖欲墜。



    “收!”陸玉蓉喝道。



    腦海中仙女解開法訣,重新閉上眼。



    九女呼吸開始變化,把各自的呼吸節奏打亂。



    片刻后,天空的力量漸漸衰減,直到消失。



    她們長出一口氣,慢慢睜開眼。



    陸玉蓉精氣神越發晦澀,整個人都包裹在一片濃霧里,看不清虛實,這層濃霧來自虛空,與周圍渾然相融,所以她給人不會武功之感。



    神像前的一柱香恰恰燒完,她起身又上了一柱,扭頭道:“平日里絕不能與男子相近!”



    “是,小姐。”九女齊聲道。



    陸玉蓉嘆道:“我們這一輩子就斷了有男人的想法,你們練的姹女神功一旦破身,除非對方是天神高手,否則絕難幸免,會害了對方!”



    “小姐,我們不嫁人,一輩子伺候你。”九女笑道。



    陸玉蓉搖搖頭:“就怕到時候你們會埋怨我!”



    “我們練了此功能青春永駐,感激小姐還來不及呢!”



    “不能碰男人,青春永駐又有何用?”



    “那些臭男人沒什么好的。”



    “小姐的九天玄女神功更狠呢,我們破了身,武功猶在,小姐一旦破身,武功盡廢!”



    陸玉蓉搖頭笑道:“你們說得對,臭男人沒什么好的,才不搭理他們,走吧,回去睡覺!



    她說著擺擺手,出了大殿。



    楚離飄身到了陸玉樹的院子,他正摟著一個美麗女子胡天胡地。



    他一掃而過,又去了陸玉樓院子。



    陸玉樓英氣不凡,俊朗過人,正在院子里練功,雙拳如錘,又奇快如電。



    楚離搖搖頭。



    陸玉樓仍是先天境界,離先天圓滿還差了一截,看來資質并不算出眾。



    他忽然在一個小院前停住。



    這座小院是仁國公府的陸國公。



    他遠遠看去,如一只巨獸趴在院子里沉睡,他僅以大圓鏡智觀瞧,就感受到了磅礴的氣勢,好像一拳就能滅了自己。



    這位陸國公修為之深,是他生平僅見,當真可怕,遠非懷國公府的宋國公能比。



    大圓鏡智不停給他警兆,讓他遠離小院。



    他看了一會兒小院,心癢難耐,好奇無比,想看看陸國公到底如何。



    同為天外天高手,也有強弱,甚至云泥之別,就像同為后天高手一樣。



    他想看看自己到底在什么位置,比陸國公如何。



    身體掠過墻頭,緩緩飄落到小院。



    這間院子更像是國公府侍衛們的居處,陸玉蓉院子是這個的四個大。



    他運起枯榮經,與周圍渾然一體,身如枯木。



    陸國公是個俊逸中年,面如冠玉,頜下清髯,渾身上下有一種飄逸出俗之感,宛如神仙中人。



    他正躺在床上,忽然睜開眼睛,若有所覺。



    身邊躺著一個海棠春睡的女子,美貌若花,看不出年紀,與陸玉蓉隱隱相似。



    她枕著陸國公肩膀,呼吸輕微一動不動。



    陸國公慢慢抽出胳膊,小心翼翼不驚醒她,僅著中衣出了臥室。(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