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66章 拳勁(三更)
    他腳步無聲,一步一步慢慢來到小院中央。



    月光如水,他身形修長,氣質清癯,當真有幾分出塵之氣。



    他灼灼目光左右打量,目光最終凝于墻腳下的楚離。



    楚離步出陰影,靜靜站到他對面。



    陸國公一言不發的打量著他。



    年紀輕輕,卻已經達到天外天境界,當真是奇才,不輸于自己的女兒,如此人物,能無聲無息摸到這里也不出奇,可惜是敵非友。



    楚離緩緩一指點出。



    陸國公側滑一步避開,輕飄飄搗出一拳,毫無煙火氣,如老朋友打招呼。



    楚離大圓鏡智催動,清晰看到他身體的每一絲變化,內力流轉,骨肉與骨骼,皮膚甚至毛孔,都清晰烙在腦海。



    一股內力凝聚一團拳勁,如從山頂滾落的石頭,脫離拳頭后加速,越來越快,勢不可擋。



    “砰!”如雷聲炸響。



    楚離身體閃過一道紫金光華,光華隨即崩散。



    他如被奔馬撞中,身體直直沖過墻頭,消失在夜色里,好像被一拳打進了虛空。



    陸國公一動不動的凝視楚離消失的方向,皺眉不語。



    大雷音寺的,還真是麻煩!



    席霧翻過墻,飄身過來:“國公爺!”



    陸國公擺擺手道:“別追了,隨他去!……這小子挨了我一掌,能逃得命,算他的本事!”



    “大雷音寺怎來這邊?”席霧皺眉道:“咱們與他們井水不犯河水,素來沒什么恩怨。”



    “這幫和尚想法古怪,常人難測,不必理他。”陸國公淡淡道:“辛苦你了。”



    “這是屬下的職責。”席霧搖頭。



    他抱拳離開,回到了陸玉蓉的院子。



    陸玉蓉站在院中,僅著素雅的月白羅衫:“席老,怎么回事?”



    “國公爺跟人動手。”席霧道:“打跑了。”



    “跟爹動手?”陸玉蓉蹙眉:“要刺殺?”



    九個侍女也分別出來,秀發披散著,個個嫵媚。



    席霧道:“誰能刺殺得了國公爺!”



    “用了幾招?”



    “國公爺一拳就把他打發了,應該是大雷音寺的和尚。”



    “這幫和尚!”陸玉蓉嘆道:“麻煩!”



    大雷音寺的厲害。她深有體會。



    大雷音寺絕非外人所想那么容易對付,雖僅是武林門派,底蘊卻深厚之極,誰也不知隱藏了多少高手。否則也不會讓皇上如此忌憚。



    禁宮護衛被大雷音寺殺了不少,依皇上的脾氣,早就殺上大雷音寺,滅了這幫和尚。



    可結果是,大雷音寺依舊好好的。皇上沒出手,這絕不合皇上一慣的脾性,只能說大雷音寺深不可測,讓皇上不敢動手。



    ——



    楚離五臟俱焚,如同一把火在燒個不停。



    五臟六腑皆受重創。



    這一拳直接擊破金剛度厄神功,同時傷了五臟六腑,比問心指更霸道。



    若非他身體強橫,練了白虎煉陽圖與金剛度厄神功,還有枯榮經,一拳就斃命。



    如此霸道絕倫的拳法。他聽都沒聽過。



    陸國公的修為之深,也讓他嘆為觀止,看來自己的路還很長,要埋頭苦練了,這次回府,俗務少管,專心練功!



    陸國公的修為不知道是不是天外天圓滿,但絕不是天神境界,自己想達天神,先到達這一步再說吧。



    他離開青山城。一邊趕路一邊驅除陸國公的拳勁。



    碧海無量功遇上這道拳勁,就像水撞擊石頭,效果甚微,化解不掉。



    他運轉安王爺的馭極經。



    馭極經一轉。內力精純異常,碰上陸國公的內力,如水遇上冰,慢慢消磨,有一分希望。



    四面八方的靈氣洶涌而來,一部分滋潤著身體。一部分運轉馭極經,消磨著陸國公的內力。



    經過一晚上的消磨,拳勁減少極微,照這么下去,一個月也未必能行。



    拳勁如同有靈性,不停在破壞著他身體,即使他身體強橫,有靈氣滋潤,也在一點一點的惡化。



    他凝神一想,腦海里呈現陸國公出拳情形。



    在一片密林里停下,琢磨陸國公的拳法。



    試著搬運內力,沿著經脈運轉,然后一拳搗出。



    搖搖頭,還差了一點。



    雖知運功路線與身體動作,兩者完美配合卻不易。



    太陽從東方升起,慢慢滑過天空,掛到了西山。



    晚霞滿天,楚離回過神。



    肚子里咕嚕咕嚕響,身體又衰弱了一分。



    他卻露出興奮神色,經過一天不休不止的琢磨與演練,他摸到了竅門,能施展這一拳。



    內力轉動,腳趾到大腿至腰脊,最終到肩頭,手肘,手腕,每一塊肌肉都達到完全松弛,內力噴涌而出,無聲無息的一拳搗出。



    “砰!”一棵老松樹樹皮迸飛,劇烈晃動,落下一地松針。



    楚離來到松樹前,看了看拳印,笑容更盛。



    這一拳算是成了自己的,這一拳威力強大,堪為絕學。



    陸國公這拳法是將內力凝成一團,變成拳勁,精純如實質,如此一來,威力強大,且很難消除。



    楚離學了這拳法,內力凝成一團拳勁,卻不如陸國公的精純,如木塊對上石頭,僅能撞開,卻不能擊碎。



    他運轉內力,右拳往的搗上自己小腹。



    “砰!”如雷炸響。



    “噗!”他吐出一道黑血,臉色發白,卻露出微笑。



    果然有效,這一拳把陸國公一半的拳勁打出身體。



    他內力若更精純,也不必用如此自傷之法,直接擊潰拳勁,化為內力,被化去。



    他再次一拳擊中右胸。



    “砰!”“噗!”



    他吐一口血,笑容越發輕快。



    兩拳下來,他雖受了傷,陸國公的拳勁卻僅剩下一絲。



    這一絲不足為慮,一天就能消磨掉。



    楚離暗舒一口氣。



    虧得有馭極經,否則憑自己的內力精純程度,凝成拳勁也拿陸國公的拳勁沒辦法。



    他離開了密林,天地靈氣入體,綿綿不絕的修復著身體。



    待到華燈初上時,他已經進了一座小城,要了酒菜,猛吃一番,重新恢復了龍精虎猛,全身上下煥然一新。



    這一次也算因禍得福,學了這一拳,收獲也是不小。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了陸國公的厲害,也知道了自己并非天下無敵,有所敬畏,徹底從白衣神刀杜風的心境中走出來。(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