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401章 質問(盟主風之舞者5638)
    PS:第八盟誕生,盟主風之舞者5638!

    “這不可能!”陸王妃搖頭道。

    眾人看向她。

    陸王妃端莊美麗的臉龐露出笑容:“據我所知,這些精銳騎兵進神都,需要經過三層審查,將軍府、兵部、及禁宮秘衛,身世稍有一點含糊,就不會出現在神都。”

    眾女露出恍然神色。

    她們雖知這些騎兵進神都難,會經過層層審查,卻不知道到底經過哪些關,陸王妃這么一說,她們才了解,想想都覺得森嚴周密,內奸混不進來。

    將軍府、兵部、甚至禁宮秘衛都是精英所組成,再厲害的內奸,也甭想瞞過他們這些聰明人,陸玉蓉的話怕是站不住腳。

    “姑姑,我不知道那內奸是怎么混進來的。”陸玉蓉笑吟吟的道:“但我知道楚離的本事,我在逸國公府所有的內應都被他清掃了,有很多是根本沒啟用過的閑子,根本沒露跡象,卻被他拔掉。”

    “楚離有這般本事?”陸王妃訝然。

    她并非一無所知的閨中千金小姐,對這些事也頗為了解。

    這些沒啟用過的閑子,那就是從沒有過可疑舉動,不會惹起懷疑。

    而陸玉蓉的本事她也知道,這些內應會單線聯系,不知同伙,這竟也被拔掉,只能說楚離確實有驚人之本事。

    陸玉蓉笑吟吟看著冷晴:“他是怎么看出來的?”

    冷晴搖頭。

    陸玉蓉笑道:“是真是假,很快就能見分曉了。”

    說著話,胳膊上系著紅布條的一隊騎兵轟隆隆而來,到了樓下停住,一動不動,好像定在原地。

    這一隊騎兵有二十二人,縱馬奔馳之際,竟有千軍萬馬之勢。

    他們一動不動的坐在馬上,駿馬也不動,散發出莫名的迫人氣勢。

    盔甲在陽光下閃爍著寒光,頭盔遮住臉龐,顯得猙獰可怖,似乎是收割人命的鬼怪。

    “咱們下去看看吧。”寶親王道。

    楚離道:“王爺不怕引起嘩變?”

    “只要證據確鑿,他們有什么話說?”寶親王搖頭道:“單獨招呼上來,會惹來重重懷疑,不如把一切都袒露在眾人眼前!”

    “也好。”楚離點點頭。

    寶親王心思縝密,步步謹慎,不給人留下口實,實在不像親王的做派,給人如履薄冰之感。

    看來他這個親王也沒那么容易當,不像別人想象的風光。

    兩人來到樓下,站在二十二個騎士跟前。

    二十二個騎士的目光透過盔甲落到兩人身上,身上散發出森森煞氣。

    寶親王扭頭看楚離:“哪一個?”

    楚離指了指。

    寶親王打量著楚離所指的騎士。

    身形高壯,在二十二個騎士里鶴立雞群,一眼就認得出,身上的煞氣宛如實質,實然殺過不少人,立過不少功。

    寶親王皺了皺眉。

    照理說,這種人不適合當內奸,太顯眼,一舉一動隨時在人們的注意之下,一有不妥的舉止,人們就會發覺。

    而且他一看此人的氣勢,便心生好感,如此凜然英雄氣概,讓人油然而生敬佩之意。

    “真是他?”寶親王沉聲道。

    楚離緩緩點頭。

    眾人都盯著二人,不知道他們所說何意。

    “好,既然如此,就信你一回!”寶親王轉身指了指那高壯騎士:“你出列!”

    高壯騎士輕磕腳跟,胯下駿馬輕踏出一步,來到二人近前站定。

    寶親王道:“下馬,摘盔!”

    高壯騎士輕盈的躍下馬,打開頭盔,露出一張粗獷臉龐,英氣逼人。

    他把頭盔摘下來,掛到馬鞍上,抱拳道:“破風營校尉周志雄見過王爺!”

    寶親王上下打量著這個周志雄。

    怎么看怎么不像內奸,他一看就喜歡上了這個周志雄,英雄氣概,天生的領袖群倫的人物,好好培養一下,又是一員猛將!

    楚離道:“你是大離人吧?”

    周志雄一怔,隨即皺眉不滿的瞪向楚離:“不知這位兄臺何方神圣?在下出生在大季青山路青山城!”

    “哦——?”楚離笑了笑:“你真是青山城的人?”

    周志雄冷冷瞪楚離一眼,扭頭看向寶親王:“王爺,這位兄臺究竟意欲為何?在下明明是青山城人,為何到了這位兄臺嘴里,便成了大離人?”

    “這是安王府大總管楚離。”寶親王微笑道:“照理說,你通過了層層審核,身份應該沒問題,不過楚大總管覺得你有些可疑,要問幾句,你好好回答就是了。”

    周志雄眼睛一瞪,怒哼道:“楚大總管與在下何冤何仇,為何要誣陷于我?!”

    他本就煞氣驚人,此時一瞪眼,更是氣勢森然,如猛獸撲來。

    楚離笑道:“你既是青山城人,可見過仁國公府陸小姐?”

    “當然。”周志雄道。

    楚離道:“那可認得出哪一位是陸小姐?”

    他指了指遠處那座小亭,眾女正坐在里面看這邊。

    周志雄腦筋急轉。

    這很可能是一個陷阱,陸小姐怎么會來這樣的場合?

    陸小姐是仁國公府的大小姐,而這里都是王府的女眷,與陸玉蓉的身份實在不搭。

    但若是真有自己不了解的情況呢?陸玉蓉也說不定真在這里。

    周志雄搖頭道:“陸小姐出府都是白紗遮面,在下沒看過她的真容!”

    寶親王笑道:“那你能從背影上認出來嗎?”

    “王爺,在下沒有這般眼力。”周志雄沉聲道:“背影看不出哪一位是陸小姐!”

    “嗯,那也可以理解。”寶親王點頭,看向楚離。

    楚離笑了笑。

    這個周志雄的腦子反應極快,明明沒見過陸玉蓉,卻能找到這個借口推掉。

    他確實是青山城的人,自己有此問,卻是為了示弱。

    他只看出這個周志雄有問題。

    別人有沒有問題,怎么出現的問題,有何防范之法,漏洞何在,這些從周志雄嘴里是審不出來的。

    如此一來,就得一點一點套他的話,看清他腦海所想,獲得更多的消息。

    “楚總管,我倒要問問你,咱們到底有什么仇!”周志雄沉聲哼道:“咱們這些人在戰場上冒死血戰,九死一生,好不容易立了軍功,活著進了神都,卻要受這般懷疑?……難道我殺的大離騎兵是假的?難道我的軍功都是假的?我所有的拼死努力,就因為大總管的一點懷疑,就要一筆勾銷,你一句話,我就成了內奸?”

    他扭頭看向眾騎兵:“兄弟們,咱們當兵的就這么不值得信任,要像防賊似的防著咱們嗎?”

    “就是!”

    “對!”

    眾騎兵沉聲哼道。

    周志雄在人群里威望極高,立了不少軍功,看到他都遭受這般對待,眾騎兵兔死狐悲,感同身受,不由的激憤,不滿的瞪向楚離。

    “楚大總管,你到底有什么證據,沒有證據,空口白話的說是內奸,這也太過份了!”一個騎兵哼道。

    他身在鎧甲之中,臉被頭盔遮住,說話也甕聲甕氣的,很難辨別是誰。(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