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440章 問情(一更)
    PS:新的一周,求一求推薦票。

    楚離緩步進了大廳。

    大廳內只有兩人坐在太師椅上,傅夢山笑呵呵的招招手:“小楚,來來,可是遇到什么難題了?”

    楚離沉聲道:“統領,我過來是問問,咱們是不是要對國公府動手!”

    “對國公府動手?”傅夢山一怔,臉上的笑容斂去,正色道:“小楚,你這是什么話?!”

    許還德沉聲道:“你從哪里聽到的消息!”

    楚離道:“逸國公府三天之內一口氣死了六個護衛,不是咱們禁宮秘衛做的?”

    “死了六個護衛?!”傅夢山與許還德臉色微變,對視一眼。

    楚離哼道:“國公府的護衛不是泥捏的,尋常人不是對手,況且現在一般人也不敢惹國公府,除了秘衛府,哪一派有這么大的膽子!”

    “小楚,”傅夢山皺眉道:“這件事我也是頭一次聽到,……這還真是件大事,誰這么大的膽子?”

    楚離道:“我知道秘衛府對國公府一直不順眼,處處下絆子,但沒想到下手如此狠毒,……這是不是對我的報復,不能殺我,不能殺二小姐,所以就報復逸國公府!”

    “小楚,別胡說!”傅夢山擺擺手,沉下臉來起身,負手在大廳里踱步。

    許還德哼道:“你一聽到消息就懷疑是秘衛府,是不是?”

    楚離道:“這件事太巧,由不得不懷疑!……二位統領,有什么事沖著我來就是,何必去報復逸國公府!”

    許還德沒好氣的道:“閉嘴,真要對付你,何必去報復國公府,再者說了,國公府護衛說殺就能殺的?”

    他們秘衛府對國公府是有監視之責,卻沒有殺人之權,搗一搗亂,破壞一下國公府的事,已經是最大限度,刺殺國公府的護衛,他們還沒干過。

    楚離故作懷疑的瞪著他。

    他就是要詐一詐消息。

    “你這是什么眼神!”許還德冷冷道:“我沒閑功夫騙你!”

    楚離道:“那秘衛府肯定知道是誰干的吧?卻不提前告訴我一聲?”

    “憑什么要告訴你!”許還德冷冷道:“你以為你是秘衛府的統領?”

    楚離嘆了口氣:“許統領,這般說法實在讓我心寒。”

    “好啦好啦。”傅夢山擺擺手,笑道:“關于這件事,我還真不知道,老許,你去看看,到底有沒有這件事的情報。”

    “好吧。”許還德瞪一眼楚離,起身離開了大廳。

    傅夢山道:“小楚,來,坐吧。”

    楚離了解傅夢山的心思,光明圣教成了他的心病。

    楚離現在還不想收拾光明圣教,決定過了大公子的大婚再說,一旦惹了他們,大公子的大婚怕是更熱鬧。

    “多謝統領。”楚離坐到一張太師椅上。

    傅夢山道:“小楚,你跟我交個底兒,到底怎么認出的光明圣教弟子?”

    楚離搖搖頭笑道:“真的是一種感覺,說不上來。”

    “你呀……”傅夢山指指他。

    明知道楚離沒說實話,卻也沒法逼他。

    他對楚離了解頗深,知道他的底細,天靈院的總管,最擅長的便是清肅內奸,他竟說發現光明圣教弟子只是運氣,信他才怪呢!

    片刻后,許還德大步流星進來,沉著臉哼道:“還真沒什么消息!”

    “嗯——?”傅夢山臉上的笑容斂去。

    許還德道:“估計應該有消息了,可惜傳得慢了一點,還沒能傳回來,楚離你怎知道的?”

    “秘衛府的消息傳遞這么慢?”

    “已經很快了!”許還德哼道:“飛鴿傳書,比奔馬更快。”

    傅夢山道:“小楚你別急,相信會很快傳來消息的!”

    楚離道:“消息還沒我們國公府傳得快,統領,許統領,這豈不給皇上丟臉?”

    “你們國公府怎么傳的消息?”

    “呵呵……”

    “是那個蔣槐吧?”許還德哼道。

    楚離眉頭挑了挑,他們竟也知道蔣槐。

    “你得了一個好幫手。”許還德道:“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蔣槐的輕功!”

    楚離笑道:“秘衛府應該有不少輕功高手吧?”

    “有是有,但沒蔣槐那般輕功。”許還德哼道:“你以為那種輕功高手能隨意籠絡?”

    楚離點點頭。

    輕功高手往往都有一種傲氣,天下縱橫,任意往來,多數是習慣了逍遙自在,自己能招攬蔣槐是因緣際會。

    “楚離,光明圣教的事要抓緊啊。”傅夢山嘆口氣,搖頭道:“皇上催得也很急,萬一真讓他們鬧出亂子,咱們秘衛府就太丟臉了。”

    “光明圣教我看沒那么容易動手。”楚離道:“他們所謀甚大。”

    “你能猜出他們圖謀什么?”傅夢山精神一振。

    楚離搖頭:“猜不出,但我覺得,恐怕不是刺殺皇世子。”

    傅夢山拍打著太師椅扶手,陷入思索。

    “他們還有什么圖謀?”許還德哼道:“總不會是刺殺皇子吧?”

    楚離道:“統領,許統領,這只是我個人的推測,未必準。”

    “你這想法確實有理。”傅夢山緩緩道:“要真是刺殺皇世子,為何以前沒動手?他們到底要干什么?”

    楚離忽然道:“許統領,國公府這件事有咱們秘衛府的人參與吧?”

    許還德被問得一愣,忙道:“胡說什么呢!”

    楚離道:“這件事國公府會報復回去,提前跟二位統領說一聲,要是有咱們秘衛府的人,最好先撤了,免得誤傷了自己人!”

    許還德皺眉道:“你想怎么報復?”

    楚離道:“量力而為吧。”

    “就是竭盡全力嘍?”傅夢山笑道:“小楚,別鬧得不可收拾啊。”

    “統領,”楚離笑了笑:“國公府要是不能狠狠報復回去,威懾力徹底消失,怕是要天下大亂,這才是不可收拾!”

    傅夢山與許還德對視一眼,心下都有些沉重。

    楚離微笑道:“不過二位統領放心,不會濫殺無辜的!”

    傅夢山皺眉不語。

    許還德道:“要真有秘衛府的人參與,你難不成要殺秘衛?要知道咱們的規矩,不準自相殘殺!”

    楚離微笑搖頭:“我怎能壞了規矩?……不會是二位統領指使的吧?”

    許還德瞪他一眼:“你現在是秘衛府的人!”

    外面忽然傳來禇良的聲音:“統領,消息傳過來了!”(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