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450章 勸阻(五更)
    孟堅陰沉下臉來,冷冷瞪著他。

    法悟微笑不減:“孟施主為何在呆在安王府?”

    “我要殺一個人!”孟堅沉聲道。

    “阿彌陀佛……”法悟合什宣一聲佛號,露出悲憫神色,搖頭道:“罪過罪過,世人多苦,何必非要造這些罪業,來世不能解脫。”

    “少來這一套!”孟堅不耐煩的擺擺手:“他殺了我弟弟,我難道不報仇?!”

    “冤冤相報何時了!”法悟搖頭嘆道:“何不退一步,他殺了你弟弟,自會有劫難找上身,看他自得報應豈不更好,也不沾身因果!”

    “我沒那個耐心!”孟堅哼道:“再說我也不信你那一套,還因果呢!……總之,你莫要惹我,待我報了仇,咱們可以切磋兩場!”

    “孟施主要殺誰?”法悟道。

    孟堅警惕的瞪著他:“怎么,你要攔著我?”

    “我替那位施主超渡亡魂。”法悟道:“讓他回歸輪回,不受孤野之苦!”

    “哼,假慈悲!”孟堅冷冷道:“你們大雷音寺才是最狠毒的,還一天到晚的誦經拜佛!”

    法悟搖頭嘆道:“孟施主對敝寺有誤解,敝寺殺人不過是為了降妖伏魔,了結因果,卻也擔著因果,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得了吧你!”孟堅不屑的撇撇嘴。

    他對大雷音寺的狠毒最了解,四大宗派之中,數大雷音寺最霸道,容不得一點兒違逆。

    “對了,孟施主還沒說,到底要殺哪一位施主呢!”

    “楚離!”孟堅哼道:“安王府的大總管,可聽過這名字?”

    “逸國公府的楚離楚施主?”法悟合什道。

    孟堅緩緩點頭。

    法悟驚異的看著孟堅。

    孟堅被他看得有些發毛,冷哼道:“你看什么!”

    “孟施主你要殺的是逸國公府的楚離楚施主?”法悟緩緩問道,每一個字都說得清清楚楚,生怕孟堅聽不清一般,眼神也認真的盯著他。

    “不錯!”孟堅皺眉道:“有什么不對?難道你也聽過他的名號?”

    “孟施主。”法悟搖頭嘆道:“我勸孟施主化戾氣為祥和,還是算了吧!”

    “他殺了我弟弟!”孟堅冷冷道:“你在說笑吧,算了?我痛快的殺了他已經是格外慈悲!”

    法悟嘆道:“孟施主,你殺不了楚施主的。”

    “你也知道他?”孟堅哼道。

    法悟道:“我有一位師兄,天資縱橫,是法字輩第一人。”

    “法圓吧?”孟堅道:“據說極厲害!”

    “是。”法悟合什一禮:“法圓師兄與我有云泥之別,小僧望塵莫及!”

    “有機會倒要見識一二。”孟堅道。

    法悟道:“小僧在法圓師兄跟前不堪一擊,孟施主也不行。”

    “不會吧,法圓有這般厲害?”孟堅不信的道:“你不堪一擊?哪有這么邪門!”

    “出家人不打誑語。”法悟緩緩道:“孟施主也打不過我法圓師兄!”

    “哼,那倒未必!”孟堅不服氣的道:“他熟悉你的武學,我的則未必!”

    “法圓師兄天資絕世,智慧天生,不管多高深的武學,一學便學,一會便精,可謂天人之姿!”法悟搖頭:“咱們都是俗世的天才,不能與法圓師兄比的!”

    孟堅更不服氣。

    他能闖出紫云山,便意味在當世可以縱橫自如,不會有危險。

    法圓再厲害也不可能強過紫云山的師兄與師伯師叔們。

    法悟道:“法圓師兄數次追殺楚施主,皆無功而返,如今寺內已經放棄了追殺。”

    “你的意思是說,姓楚的強過法圓!?”孟堅皺眉,緊盯著法悟。

    法悟緩緩點頭。

    “不可能!”孟堅哼道:“他修煉的國公府武學!”

    “縱使他修的武學不夠頂尖,卻能發揮出強大的力量來。”法悟道:“咱們與楚施主差距甚大,我勸孟施主你莫要自取其辱了!”

    “試過才知道!”孟堅冷冷道。

    他心下已經猶豫。

    法悟不會騙自己,法圓的名聲他當然聽過。

    號稱百年一出的天才,大雷音寺年輕第一高手,年紀輕輕已經修成大雷音寺數門奇學。

    法圓竟然打不過楚離,這簡直讓人難以相信!

    “法悟,咱們聯手,把他殺了!”孟堅哼道:“你們大雷音寺不是想殺他嗎?”

    “現在又不想殺了。”法悟搖頭。

    孟堅皺眉道:“那是因為殺不了,如果咱們聯手,一定能殺得了他!”

    法悟笑了起來,搖頭道:“孟施主,你是被仇恨迷住了雙眼,法圓師兄可不是一個人追殺楚施主,帶著數位降魔院的師兄,他們都殺不了他,咱們兩個能殺得了?我勸孟施主你回頭是岸,別再執迷不悟了!”

    “這也殺不了他?”孟堅若有所思。

    法悟以為打消了他的殺意,微笑道:“放下仇恨方能自在,孟施主,你還是放下吧!”

    “哼,放下!”孟堅冷笑一聲:“既然殺不了他,那便算了!……法悟,我沒心情跟你切磋,還是改天吧!”

    “今天就正好!”法悟道:“來吧!”

    孟堅道:“你真要打,我就跑!”

    “哪里逃!”法悟說罷一掌推出,無形的力量洶涌而至,如巨浪撲面而來。

    孟堅身形化為一道虛幻影子,轉眼消失在法悟跟前。

    法悟追了出去。

    兩人一追一逃,眨眼功夫消失在安王府。

    待傍晚時分,孟堅回到安王府的小院,臉色陰沉。

    花了一天時間終于擺脫了法悟,這個臭和尚的韌性十足,修為深厚,當真煩人!

    有無數次,他都生出一股強烈的沖動,想使殺手锏,最終還是克制住。

    這殺手锏是留給蕭詩的,若是楚離出現,就給楚離,不能在法悟身上浪費了。

    夜色漸漸上涌,他坐在小院里,靜靜看著夜色越來越深,一顆心越發的沉斂,洶涌的殺意完全斂入內心,不露外面一絲一毫。

    他身形隨著夜色的加深而變淡,越來越淡,漸漸的,好像化為一片影子,整個人消失不見,只有隱約一片黑影在晃動,奇異非常。

    幻影術是紫云山的獨特秘術,類似于輕功,卻比輕功更高一層,可以幻成影子,外表看不出,身懷此術的他,對刺殺之術最為精通。

    所以他即使知道楚離厲害,可能自己對付不了,仍敢刺殺蕭詩,依仗的便是此秘術。(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