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741章 重創(五更)
    楚離心滿意足的嘆口氣,搖頭道:“說句實在話,老郭,你真配不上大嫂!”

    “你什么意思!”郭山冷著臉哼道。

    楚離道:“瞧瞧大嫂多豪爽,比你一個大男人還爽利!”

    “奇遇呢?”郭山覺得再跟他扯,自己一定要伸手打人。

    楚離再端起一碗酒,一飲而盡,嘆息到:“我掉到山底下,竟然是一片淤泥,我在淤泥里看到了一枚紅通通的果子,當時快要死了,渾身是傷,我就想,死了也不能做個餓死鬼,就一口把那果子吃了!”

    “什么模樣的?”郭山忙問。

    楚離歪頭想了想:“當時迷迷糊糊的,也忘了到底什么樣,就記著很紅,真的很紅,比所有的果子都紅!”

    “好吧好吧,接下來呢?”郭山忙道。

    楚離道:“那果子進了肚子之后,一下就變成了火,快要把我燒死了,我疼得死去活來,就昏迷了過去,醒之后現渾身的傷已經好了,而且滿身是勁,一拳能打碎一塊石頭!”

    “你醒了之后就回來了?”

    “我不回來去哪兒?!”

    “那你是昏迷了六天。”郭山搖頭道:“沒餓死也渴死了!”

    “我反正是一覺睡到今天,找了個地方洗干凈,就回來了,……奶奶的,誰把我家的東西偷了,明天要不給我送回來,我非要弄死他!”楚離恨恨道。

    他咬牙切齒,配合上丑陋的臉,更加猙獰可怕。

    郭山看得一陣反感,擺擺手道:“放心吧,明天給你弄回來,你力氣到底大多?”

    “多大?”楚離嘿嘿笑道:“反正比你的大!”

    郭山是先天高手,放在武林中不算頂尖高手,只能算是二流,但在這平安鎮已經是頂尖高手了。

    從前的趙大河僅是后天,郭山是懶得搭理他的。

    即使現在現楚離力氣大增,郭山對他也是討厭居多,只是看他可憐,脾氣又壞,偶爾幫一幫,多數是幫過之后就后悔,然后過一陣子,再幫一次。

    郭山道:“來,咱們比一比!”

    他伸出左手。

    楚離也伸出左手,兩手握到一起。

    楚離輕輕一扯,郭山一下便到了近前。

    郭山忙甩開他的手,暗自咧嘴,手疼欲裂,這頭驢真的好大的勁兒!

    他甚至還沒來得及用內力,已經被扯過來,沛然莫御的力量,當真可怕!

    楚離嘿嘿笑,得意的道:“怎么樣?”

    郭山哼道:“光有傻力氣不行,你還得練功。”

    “當然!”楚離點頭:“我有了這身力氣,再配上刀法,一定打遍天下無敵手!”

    “打遍天下無敵手……”郭山搖頭。

    還真是井底之蛙,這只是平安鎮而已,比起洛州城差了十萬八千里,即使幫主在洛州城也只是小角色!

    “郭兄,郭兄!”外面有人揚聲大叫。

    很快匆匆進來一個英俊青年,看到楚離,怔了一下:“趙大河你沒死啊!”

    “我哪這么容易死!”楚離傲然點頭。

    英俊青年沒再搭理他,對郭山道:“今天馮昌文帶著幾個人伏擊了副幫主,副幫主受傷,要報復回去,招呼郭兄你過去!”

    “好,走!”郭山騰的起身,下了炕。

    “我也去!”楚離忙道。

    英俊青年一擺手道:“趙大河你就算了,這次只招呼十個高手,趙大河你算什么高手,老實一點兒呆著,別給大伙添亂就是幫忙了!”

    楚離不服氣的瞪他道:“我說老馮,別狗眼看人低,我可不是原來的趙大河了!”

    郭山擺手道:“只去十個,你就別湊熱鬧了!”

    “要殺馮昌文,怎么能少了我?”楚離咬著牙恨恨道:“就是他推我下山的!”

    英俊青年不耐煩的道:“別啰嗦,老郭,快走吧,副幫主等著呢!”

    “好,咱們走!”郭山忙點頭,扭頭瞪一眼楚離:“你在這邊好好吃飯,等咱們的好消息!”

    楚離想提醒他們一句,馮昌文既然伏擊副幫主,一定會防備他們報復的。

    但想到自己這個趙大河的性格,腦子沒這么好,只能做罷,郭山也不是笨蛋,應該知道。

    英俊青年不再理會楚離,與郭山匆匆而去。

    郭夫人端了菜上來,擔憂的看著他們的背影。

    楚離嘿嘿笑兩聲:“大嫂別擔心,老郭的武功即使不殺別人,別人也殺不了他!”

    郭夫人勉強笑了笑:“那就借小趙你的吉言了!”

    楚離篤定的點頭,埋頭吃飯。

    一個時辰后,楚離吃飽了飯,卻沒急著走,來到院子里喝茶,等著郭山的消息。

    他現在兩眼一抹黑,貿然進俠義幫容易出錯,待郭山帶著自己進去,會穩妥許多。

    一片腳步聲匆匆響起。

    “慢點兒!慢點兒!”

    “到了!”

    楚離大圓鏡智看到四個人匆匆跑過來。

    郭山伏在一個人的背上,臉色蒼白如紙,雙眼閉緊已經昏迷過去。

    四人也都帶著傷,不過比起郭山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都是皮外傷。

    楚離大步流星迎上去:“怎么回事?”

    四人看到是他擋著路,不耐煩的瞪他:“趕緊讓開!”

    “老郭是怎么回事?”楚離讓開路,沒好氣的道:“受了什么傷?”

    “趙大河,你搗什么亂,一邊去。”先前來招呼郭山的英俊青年焦躁的擺擺手。

    他們把郭山放到炕上,盯著他看。

    楚離跟著進屋。

    郭夫人軟綿綿的趴在炕沿前,眼淚簌簌下,淚眼婆娑的盯著郭山看。

    楚離早就看清了郭山的傷。

    胸口一劍,大腿也一劍,都是極重的傷,胸口還好一些,大腿這一劍卻是割斷了腳筋,即使恢復,怕是也達不到原來的程度。

    出劍的這家伙委實歹毒,是成心要廢了郭山。

    郭山即使恢復,武功也會退步。

    楚離恨恨道:“誰干的?”

    “馮昌文!”英俊青年抬頭看他,哼道:“你想去報仇?”

    “當然要報仇!”楚離咬牙:“你們怎么這么狼狽?”

    “被馮昌文伏擊了!”英俊青年哼道:“他算準咱們要走的路,忽然跳出來,占了便宜就跑!”

    “你們是豬啊!”楚離冷笑道:“難道沒想過他會伏擊?”

    “趙大河,你嘴巴放干凈點兒!”一個中年冷冷道。(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