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1407章 死去(三更)
    孫明月道:“太子在位,他的皇位便穩如磐石,就像我這圣女之位,因為已經受過天外天灌頂,無人能撼動,除非是天神高手親自干涉!”

    楚離道:“如何干涉?”

    “殺了他便是。”孫明月淡淡道。

    楚離道:“廢了如何?”

    “廢了也成。”孫明月道:“不過這絕非易事,你如今再厲害也對付不了我,這便是天外天灌頂之威力,你對付不了大季當今太子。”

    楚離皺眉不語。

    孫明月道:“其實誰做皇帝一樣,都是傀儡。”

    楚離道:“我跟圣女一樣的心思,大傅太強勢霸道,得把他們拉下馬。”

    “就憑你——?”孫明月淡淡哼一聲。

    楚離微笑:“我一直在尋找天神之道,想逆天成神,不受天外天左右。”

    “希望渺茫。”孫明月道:“幾乎沒有成功之望。”

    “事在人為。”楚離道。

    孫明月輕輕點頭:“但愿你能成就吧。”

    她覺得楚離不遜色于自己,甚至更勝一籌,自己若沒有天外天灌頂,不到三年時間絕達不到這個程度。

    楚離指了指陰陽果,笑道:“有了這個咱們就餓不死,可惜令師不可能找來,咱們身中劇毒早晚還要死,但愿這陰陽果能壓制一段時間,咱們能多活些日子!”

    孫明月蹙眉不語。

    楚離扭頭看向嬌艷欲滴,格外誘人的她,嘆道:“我的毒太深,怕是撐不了太久,臨死之前,盡量多給你弄一些果子。”

    他說著話,把陰陽果從樹上摘下放到一邊。

    這陰陽果肯定不如他們服下的,那兩顆陰陽果活了一千多年,枯榮經想催到一千年絕非短時間能成,他們等不了那么久,解餓為主。

    陰陽果樹很快化為泥土落下,在它原本位置很快又長出青苗,茁壯成長,眨眼功夫長高,然后開花結果,又經過一天時間,又結了兩顆陰陽果。

    隨后的兩天,枯榮經又有精進,催動速度更快,結了三次果子,如此一來,便有十顆陰陽果。

    楚離與孫明月各吃了一顆,剩下了八顆。

    楚離還想繼續催動,卻已經無法擋住孽幽龍的毒性,周身開始發軟,吃力的倚著墻壁才能坐住,骨頭仿佛化去,周身如一灘爛泥。

    陰陽果確實有壓制孽幽龍毒氣之效,但并不能解除,僅將發作時間延后而已,到了現在再也壓不住,即使吃陰陽果也無用。

    孫明月坐在他對面,擔憂的看著他。

    楚離沖她笑笑:“圣女,我要先走一步了。”

    孫明月緊抿紅唇瞪他。

    楚離笑道:“我也不想先走一步,可惜時不我待,剩下的陰陽果夠吃一陣子,你中的毒不算深,能撐得更久,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孫明月深吸一口氣:“你真撐不住了?是覺得我討厭,不想留下去了吧?”

    楚離呵呵笑起來,呼吸粗重:“圣女之美,天下間有幾個男人能抗拒?不過我有了蕭琪,平生于愿足矣,貪心只會自尋煩惱,于人無己無益。”

    孫明月緊盯著他道:“楚離你就要死了,死之前跟我說實話吧,我不如蕭琪美?”

    “難分上下。”楚離吃力的搖搖頭。

    孫明月似笑非笑:“沒對我動心?”

    楚離笑起來:“沒想到圣女也不能免俗!”

    他笑著閉上眼睛,氣息迅速消失,已然死去。

    “你……”孫明月沒想到他說死就死,恨不得給他一劍。

    她沒去碰楚離,還抱著一絲僥幸。

    當初楚離在她跟前死過一回,自己檢驗過,確實死去,結果最終還是活過來,他必然通曉一門裝死的奇功,這一次未必不用。

    ——

    時間慢慢流逝,十五天緩緩過去。

    孫明月覺得度日如年。

    她所有精神都在壓制欲火上,欲火熊熊隨時要把她吞噬,毒性隨著時間流逝發作的越發厲害,欲火越來越盛,維持清明越發艱難。

    她這時候無比懷念楚離,如果他在,自己根本不用費力,聽他誦大日如來不動經即可,自己誦持大日如來不動經沒有他那般效果。

    可惜楚離一直死去般一動不動。

    她覺得他還能醒過來,只是不知道何時醒,就怕他醒的時候,自己已經死了,毒性這般發作下去,自己撐不了太久。

    她恨不得把自己撞昏,如此一來便不會受這般苦,但昏過去之后怕再也醒不來,她不甘心昏昏噩噩的死去。

    她不怕死,進天外天光明勝境也沒什么,可自己一死,光明圣教就要分崩離析,自己真成了圣教的罪人,上光明勝境之后無臉見師父。

    所以她不能死,不為自己為了師父為了光明圣教,也無論如何要活著。

    可惜意志并非一切,她縱有這般頑強的意志,也改變不了一步一步被毒性侵蝕死亡漸進的事實。

    她伸手從懷里掏出無上金剛無上經,嘆一口氣。

    現在后悔已經晚了,楚離不在,自己一人沒辦法修煉此經。

    唉……,是自己扼殺了自己與楚離的機會,如今想來隱隱有一絲懊悔,應該跟楚離商量一下的!

    在這十天中,她已經吃完了所有的赤紅果,隨著赤紅果消失,毒性也壓制不住,她試著吃一顆雪白果,反而欲火更盛,導致如今的局面。

    她再不敢服用雪白的陰陽果,勉強維持著一絲清明,大光明佛在腦海里誦大光明經,可惜仍一步一步的被欲火吞噬。

    她暗嘆一口氣,難道自己真要成為光明圣教的千古罪人嗎?

    她明眸漸漸迷離,欲火徹底將她吞噬,再次迷失。

    汗水再次打濕她衣衫,白玉般身子抹了一層胭脂般白里透紅、嘴唇格外嫩紅水潤,迷離眸子水波盈盈,喉嚨里發出陣陣輕吟,山洞內的空氣仿佛都變得熾熱幾分。

    她已經沉淪進無邊欲海,越陷越深,神智已然被奪。

    她玉手下意識的摸向楚離,仿佛渴極之人碰上甘泉,不顧一切的想靠近,想汲取,想占為己有。

    玉手撫上楚離精赤上半身,貪婪的撫摸著,喘息聲越來越重,她扭動身子靠過來,想要得到更多,想靠得更近,把自己揉成一片一片,融進楚離身體。

    她宛如一條白蛇般扭動著,纏繞向楚離。(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