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1408章 修煉(四更)
    “咄!”忽然一聲斷喝在耳邊炸響,孫明月驟然清明。

    楚離躺在地上,雙手結印,眼睛與她目光相對。

    孫明月瞪向他哼道:“你果然活過來了!”

    她聲音嘶啞低沉卻越發動聽。

    楚離似笑非笑的點頭:“我是活過來了,圣女你這是做甚?”

    孫明月低頭,發現自己正撫著楚離胸口,身子正緊貼著他,高聳玉峰被擠成餅狀,頓時周身一酥,忙不迭后退,臉紅如醉。

    楚離翻身坐起來,雙手結印誦持大日如來不動經,頓時浩蕩慈悲柔和的聲音響徹整個山洞,貫入她耳中直入她心底,腦海越發清明。

    先前發生的一幕清清楚楚呈現在腦海,孫明月臉如火燒,不敢看楚離。

    固然毒性厲害,卻也是自己無能沒壓得住。

    楚離起身伸展胳膊,忽然發出一聲長笑。

    孫明月抬頭看他,蹙眉道:“死而復生有何高興的?早晚還要死的。”

    楚離呵呵笑道:“我毒性盡去,暫時死不了!”

    “毒性去除?”孫明月訝然。

    楚離點頭:“死而復生,可將毒性化解掉。”

    “你這是何奇功?”孫明月蹙眉,怦然心動。

    楚離搖頭笑道:“圣女不必多想,此功無名,而且當初是灌頂所傳,我傳不了別人。”

    他確實不能外傳枯榮經,因為枯榮樹委實奇異,無法傳與旁人。

    孫明月點頭。

    奇功自有奇法,這般詭異的秘術如此也沒什么奇怪的。

    楚離伸手拿過一顆陰陽果吃下,笑道:“我繼續催熟陰陽果,你也餓壞了吧?多久了?”

    “十五天。”孫明月道。

    楚離嘆一口氣:“怪不得。”

    他坐到陰陽果樹前,手按泥土。

    靈氣所處位置像一口井,不停的往下,大圓鏡智看不到盡頭。

    除了這口靈氣井,大圓鏡智再看不透其余地方,黑漆漆一片宛如籠罩著黑霧,這便是十絕陣之威。

    孫明月嘆口氣:“楚離,你解了毒,但對付不了孽幽龍,只能困于此地,難道真要在這里困一輩子?讓蕭琪孤苦一生?”

    楚離道:“我不想困于此,可惜世事難如人意。”

    “就沒別的辦法了?”孫明月問。

    楚離搖頭:“除非尊師能找來,但這幾乎不可能,否則一千年來早就被人破開陣法。”

    孫明月遲疑片刻,咬咬唇:“我有一法,或能脫困。”

    她在先前臨昏迷之際懊惱不已,如今已經想清楚,即使決定已下,便不再猶豫。

    她伸手從懷里掏出那本無上金剛無上經,慢慢遞給楚離。

    楚離伸手接過后,細細翻看,最終閉上眼睛。

    孫明月緊盯著他臉龐,想看出他的心聲。

    楚離睜開眼睛,望向玉床上的一男一女,緩緩道:“他們的內力迥異,能在十絕鎖元陣中存在,便是與天地靈氣不同,說不定此法在如今也可成就天神!”

    孫明月蹙眉:“如今天神只能是天外天策封,哪能自己修煉而成!”

    楚離道:“即使不能成天神,他們留此心法在此處,應該料到孽幽龍,如此說來,修煉了此法,便能對付了孽幽龍,也能脫困而出。”

    孫明月頜首。

    楚離將此經還給孫明月,嘆道:“看來想出去只能修煉這個!”

    孫明月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看著她。

    楚離沉聲道:“好,那咱們就修煉吧!”

    這般情形下,蕭琪是想看到一個對不起她的自己,痛恨自己,還是一輩子再無法相見,終日飽受相思之苦?

    想到從此再也見不到蕭琪,即使到了天外天也未必能見到,他就心疼如絞,無法忍受。

    孫明月將此經交出,便表明了她想修煉,若自己猶豫糾結,把修不修煉的選擇權交于她手,無異于踐踏她的尊嚴,她畢竟是女人,還是光明圣教圣女,太過殘忍。

    看到楚離這般痛快的決定,她露出復雜神色,驀然間對楚離生出感激。

    楚離笑道:“圣女不想修煉吧?那我只能求圣女答應,圣女不修煉很快就會毒發身亡,到時候我一個人能耐再大也脫不了身,孤單單在這里困一輩子太難捱,……咱們修煉了還有一線機會,即使脫不了困,也壓住毒性,可以陪著我,有個伴兒。”

    “你倒是想得美!”孫明月哼道,露出一絲笑意。

    這般一說,她心中的芥蒂、羞意與屈辱都被消融,變成了楚離求著她修煉,主客顛倒。

    她心下卻明白楚離是故意如此說,忽然明悟,怪不得這家伙能得蕭琪傾心,不僅僅是因為武功,還有這份魄力與擔當,胸襟氣度確實過人,遠非常人可及!

    楚離道:“那咱們現在便開始吧,你的毒快壓不住,再耽擱難免夜長夢多!”

    “……好!”孫明月也是果決之人,下了決心便不容自己被羞意所阻。

    楚離轉過身背對她,解下褲子鋪在地上,然后盤膝坐在上面,已經一柱擎天。

    內洞的孽幽龍淫毒雖少,卻仍存在,這一會兒已經入侵他身體。

    他身體沖動無比,尤其孫明月白衣濕透,臉如桃花,眼波盈盈如水,呼吸帶著隱約的喘息,更是火上澆油。

    孫明月慢慢剝下白衫,露出白玉似身子,宛如白玉上抹一層胭脂,白里透紅,散發著致命的誘惑。

    楚離閉上眼睛,神情平靜,仿佛在做一件嚴肅的事,絲毫沒有褻瀆之意。

    孫明月深吸一口氣,壓下重重羞澀與苦澀,白玉般身子輕輕顫抖著,看到楚離這般情形,原本清明的神智再次被欲火所吞噬。

    她不再控制自己,任憑欲火將自己吞掉,驅動著自己行動,雙眸迷離,彎腰摟住楚離湊上紅唇,尋找著他的嘴唇。

    楚離伸手托起她,將她扶正對準,緩緩松開,然后迅速托住雙腿環到自己后腰。

    “哦……”孫明月一下坐到底,頭猛的往后仰,身子用力反弓,仰天發出一聲長嘶。

    她雪白身體劇烈顫動,一波一波劇烈顫動。

    楚離的根柄宛如通了電,電流瞬間貫穿她周身,直通百會,仿佛沖開了百會,她的靈魂也被沖出去,在天空飄蕩,悠悠蕩蕩,不知身在何處,今夕何夕。

    楚離腦海虛空的大日如來不動佛睜開眼,將他從致命快感中拔出,他恢復冷靜,雙手落在孫明月顫抖的身子上結了一個奇異手印。

    手印位置與圖中一般無二,大拇指放在她后背哪個穴位,中指放于哪,小指放于何處,皆一絲不差。(未完待續。)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