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白袍總管 > 第2030章 龍印(四更)
    果然如自己預料的,有凌駕于眾生之上的力量,再成就天神便容易許多。

    蕭琪練成忘情神劍之后,自己便能助她成就天神。

    不過現在她的忘情神劍還差了些火候,需要再磨煉一陣。

    “二姐那邊……?”蕭琪扭頭看向楚離,露出遲疑神色。

    楚離笑道:“讓她也修煉忘情神劍?”

    “還有陸玉蓉。”蕭琪道。

    楚離訝然看她。

    蕭琪道:“我可不是試探。”

    楚離輕輕點頭道:“好吧,那就傳給她們!”

    他并非誰都能傳授,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傳經之法有其限制,若對方對他心懷敵意,不能完全敞開心胸,徹底的相信他,毫無猶豫,他無法將其精神拉到自己的腦海虛空。

    否則的話,這傳經之法威力也太強,對敵之際直接扯其魂魄過來,在自己的腦海虛空想殺之易如反掌,這是傳經之法,不是殺伐之術。

    他先去了一趟大光明峰,看李萌過得如何。

    從蕭琪嘴里知道,李萌教主之位穩穩當當,大光明峰上下服服帖帖。

    李萌算是被逼出來,重壓之下迅速增漲智慧,雖遜了孫明月一籌,卻已經算得上一位英明的教主,光明圣教聲勢不減,有楚離余威籠罩,其余諸天神沒有冒犯光明圣教的。

    清晨時分,他驀然出現在光明殿內。

    李萌正緊繃玉臉在冷冷斥責一個須眉皆白的老者,毫不客氣,老者把頭低得快要貼地,臉如紅棗,羞愧難當。

    楚離忽然出現,老者沒有感應,李萌卻感應到了楚離的氣息,忙扭頭看。

    楚離笑著搖搖頭,驀然再次消失。

    李萌再沒心思訓斥這老者,冷冷道:“再有下次,你就老老實實的呆在大光明峰頂,別再想著下山。”

    “是,教主。”老者低聲說道。

    “去吧!”李萌一擺手。

    須眉皆白老者深深一禮,然后轉身輕輕離開。

    李萌驀然消失,下一刻出現在孫明月所在的小院,看到了小亭里負手而立的楚離。

    “師叔!”李萌宛如乳燕投巢一般撲過來,帶著香風停在楚離身前。

    楚離笑道:“好生威風!”

    “哼,這些家伙倚老賣老,做事馬馬虎虎,不好好罵一頓不成。”李萌哼道:“師父在的時候,他們個個不敢敷衍,師父一去,覺得我年少好欺。”

    楚離點點頭道:“你師父是多年的積威,讓他們不敢喘氣,你畢竟根基尚淺,不要急。”

    “我沒師父那般本事,不必發怒,只冷冷看一眼,他們就乖乖的。”李萌搖搖頭道:“師父在上面好嗎?”

    楚離坐下來,李萌伸手沏茶。

    “她進了光明勝境之后,對大光明經領悟極深,突飛猛進,一舉成為了超品天人,堪為光明勝境千年以來進境最快之人,前程無限。”楚離微笑道。

    李萌奉上茶盞,嘆息道:“不愧是師父。”

    她從沒想過自己能夠超過師父,一是資質不成,二是心智不成。

    楚離從懷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冊子遞給她:“這是你師父抄錄的大光明經感悟。”

    這是孫明月偷偷塞給他的,知道他的身份不同,所以帶了這本小冊子也沒什么,天外天干涉不到。

    李萌精神一振,忙雙手接過來:“多謝師叔!”

    她知道規矩,是不能從天外天帶下武學,這種秘笈也不成。

    楚離擺手:“你要撐得久一點兒,早早找個徒弟好好教導,別像你師父一般,她現在有些懊惱沒有早些去找你,沒能多教你幾年。”

    “……是。”李萌收起薄冊子,輕輕點頭,眼眶微紅,難以壓抑翻涌的孺慕與思念。

    楚離伸手拍拍她:“六十年彈指一揮間,你這邊做好了才有臉去見她。”

    “是。”李萌用力點頭。

    “有用我出手的嗎?”楚離道。

    李萌搖頭:“師叔太小瞧我了,我能解決。”

    “那就好,我便去了。”楚離道:“可有什么話捎給你師父?”

    “師父放心,我會好好努力,光明圣教也會日益強大的。”李萌道。

    楚離笑著點頭,將茶盞一飲而盡,然后擺擺手驀然消失。

    他原本也可以傳給她忘情神劍,后來一想,她的根本還是大光明經,領悟了孫明月所傳的經驗會突飛猛進,現在傳她忘情神劍反而分散她精神,不利于精修大光明經。

    ——

    引仙山,楚離與周敦禮坐在大殿內。

    大殿內的空氣沉肅,兩人也神情嚴肅。

    周敦禮氣色極差,顯然重傷未愈,已經服下了楚離所帶的靈丹,乃薛洛雨所贈,自然是極厲害的靈藥。

    “楚離,引仙山重建之事不要急。”周敦禮緩緩說道。

    他說著話的功夫,臉色已經多了一分紅潤,靈丹的妙用正在發揮。

    楚離慢慢點頭:“師父,我如今已經進了雨師殿的殿前司,打聽了一些消息,七星宮僅是在前頭的仇人,幕后有極強大的勢力。”

    周敦禮嘆息一聲道:“咱們引仙山因為有金龍鎮守,所以能夠守住那道天門,可惜終究還是不能借外力,落到如今的局面也是必然。”

    楚離道:“據我得來的消息,天門恐怕很難重建了。”

    周敦禮松一口氣:“這反而是好消息。”

    楚離嘆道:“滅宗之仇,我一定會報,師父與諸位前輩在引仙山好好修煉,終究會有重建之日。”

    他不敢說自己何時能夠重建引仙山,自己仇人太多,一旦重建引仙山便如豎起一個靶子,唯有達到足夠層次,能夠掌權,才是重建之時。

    但他實在不知需要多久,在天外天行事艱難,還沒能打開局面。

    “不急。”周敦禮道:“天外天九層無一不是勢力龐大,萬萬小心,只要你在,咱們引仙山便有希望。”

    “是。”楚離緩緩點頭。

    周敦禮沉吟道:“天外天還有一條金龍……”

    楚離皺眉:“它還會守護引仙山?”

    “你可以去看看它。”周敦禮道:“說不定已經治好傷,……這是龍印。”

    他從懷里掏出一塊龍形玉佩,約有食指長,看起來精致玲瓏。

    楚離面露疑惑。

    周敦禮嘆道:“把這龍印還給它,給它自由。”

    楚離訝然。

    周敦禮道:“當初一位祖師救了那條金龍,所以它贈給祖師這枚龍印,答應守護引仙山兩千年,可惜外力終究不可借,把龍印還給它吧,剩下的一千年也不必它再守護。”

    PS:更新完畢。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