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電影的世界 > 第228章 黃志誠vs李鷹
    灣仔反黑組跟黃志誠帶領的尖沙咀重案組專案小組鬧得很不愉快,因為李鷹的態度非常堅硬,一定要統領整個案子的全部負責權,黃志誠當然非常不服氣,可惜不管是中環的陳家駒還是北角警署洪斌,都是只是李鷹的,甚至于陸啟昌都是偏向于李鷹,而且,不管是人數還是勢力,都是灣仔警署最強,案子調查到這個程度,別看李鷹是最后才到的,大部分線索和案情反而是李鷹的反黑組挖掘出來的。

    “幾位長官,我們在六號集裝箱上方找到一名男子,這家伙好像是被人打暈的。”灣仔反黑兩名警員扛著一個家伙走了過來報告道。

    黃志誠看到兩名灣仔反黑警員抬著的男子,臉色黑了一下,停止了跟李鷹的爭辯,事實上李鷹也不屑于跟黃志誠爭辯,除非是陸啟昌出面,李鷹才會跟陸啟昌協議,但是陸啟昌不出面,李鷹才懶得跟黃志誠這個新晉的督察爭執,跟黃志誠爭論的是周星星那個牙尖嘴利的家伙,周星星還渴望這個大案子立功升職呢,哪里愿意讓別人搶了即將到手的功勞,爭得那叫一個面紅耳赤。

    黃志誠看到被灣仔重案抬下來的男子正是失聯的陳永仁,他當然不會笨到表現出什么動靜,一臉淡定地看著昏倒的陳永仁問道:“怎么回事?這家伙什么人?”

    “不知道,不過這個時候出現在現場,還躲在一旁窺視,肯定是一條重要的線索。”黃志誠雖然是向灣仔反黑組的兩名警員發問,但是反黑組的警員卻是轉頭向李鷹敬禮報告。

    黃志誠又被狠狠打臉了。

    李鷹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兩個警員雖是普通的小警員,但是分析還是很透徹的。

    “嗯!叫救護車,通知行政組,查這個家伙的資料。”李鷹命令道。

    陸啟昌看了看陳永仁,又假裝不經意地瞥了一下黃志誠,陸啟昌自然是知道陳永仁的臥底身份,黃志誠昏迷時間,他的全部工作已經全部轉交陸啟昌,陸啟昌一看黃志誠的表情,就知道黃志誠不想讓陳永仁的身份暴露,只是這樣一來,陳永仁醒來后恐怕要吃些苦頭了,灣仔反黑審訊的手段是很有一套的。

    談判的最后結果,其實也不算是談判,應該算是協商,陸啟昌的面子李鷹還是要給的,一號碼頭和現在的案發現場兩案并做一案調查,由灣仔反黑組領頭調查,不過寫報告的時候,這個案子是陳家駒和陸啟昌引入主導的,李鷹率領的反黑組雖然是這個案子的辦案主力,但是截止目前的收獲為止,功勞是拿出來各家平分的,這對灣仔反黑組自然有些不公平,但是這個案件接下來將由灣仔反黑組繼續跟進了,可挖掘的功勞更大。

    黃志誠的專案小組最終帶走了倪永孝一伙人,李鷹也了解到,這個案子,黃志誠等人確實是跟著倪永孝團伙到達碼頭的,雖然李鷹感覺這個案子跟倪永孝有關,甚至倪永孝非常重要,但是陸啟昌的面子還是要給的,這才對黃志誠讓了一步。

    打發走黃志誠這個麻煩的家伙之后,李鷹立刻邀請陸啟昌和陳家駒以及洪斌加入到這個案子的調查行動,陳家駒開心地拍了拍李鷹的肩膀,即使李鷹不邀請他,他也要跟李鷹提要加進來的,陸啟昌也是感謝地點了點頭,至于洪斌這個死胖子,表情就有些古怪了,這個死胖子還在想剛才黃志誠離開時的那個怪異的表情。

    “你不是一個好警察!”當時黃志誠拍了拍洪斌的肩膀低聲地說了一句話后才擦身而過。

    “喂!洪爺!”陳家駒大聲地叫道,伸手在洪斌的眼前搖晃了一下:“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樣子,老鷹邀請你參與這個洗黑錢兼販賣毒品的案件調查。”

    “噢噢!”洪斌恍惚了一下,趕緊擠出笑臉說道:“李sir,謝啦!”

    李鷹笑了笑,命令周星星等人準備把這些冒警的戲子全部押回灣仔拘留。

    ……

    尖沙咀,重案組。

    “怎么樣?咖啡還是綠茶!”黃志誠笑了笑說道。

    “不用客氣,我不渴!”倪永孝摸了摸下巴,安靜地看著黃志誠。

    黃志誠猛然看見倪永孝的背后和身側突然憑空出現三只‘鬼’,有一只‘鬼’甚至是一個女人的形象,動作非常地細膩,她一頭烏黑的長發,面無表情地盤腿坐在審訊室的桌子上。

    如果是以前,黃志誠肯定嚇得要死,現在的黃志誠已經習慣了各種各樣的‘鬼’,非但不怕,還有些激動地暗中觀察著倪永孝的鬼。

    “額!老大就是老大,被人擺了一道非但沒有上火,還這么淡定,了不起!”黃志誠說著向倪永孝舉起一個大拇指。

    “我們已經清點完那批海洛因,價值一千萬港幣,嘖嘖,一千萬港幣呀!就這樣打水漂了。”黃志誠嘖嘖有聲地搖頭晃腦,一付很難受的樣子。

    “砰——!”一只手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我艸你媽!”

    黃志誠看到倪永孝身后的一只‘鬼’吼叫著大力拍在桌子上,雙眼滿帶殺氣,黃志誠見多了各種厲‘鬼’,都對倪永孝的這只‘鬼’有些寒意,心里暗道,看來這只‘鬼’就是倪永孝的憤怒負面情緒了,是個可以利用的破綻。

    黃志誠剛剛想完,坐在桌子上的‘女鬼’便伸出右手,拍了拍倪永孝的肩膀。

    現實中的倪永孝聽到黃志誠的話,只微微地聳了聳肩膀平靜地說道:“黃sir,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黃志誠愣了一下,坐在旁邊的兩名做記錄筆記的警員不知道什么情況,黃志誠卻是非常地清楚,倪永孝心里是憤怒至極,可是這個家伙硬是把這憤怒給壓下了,這家伙的反差也太大了,或者說,意志力也太強了些。

    黃志誠暗暗猜測,這個長頭發的‘女鬼’是主倪永孝的哪部分人格特征的。

    “哦!聽不懂?”黃志誠腦袋一邊快速轉動,一邊說道:“小武,證據。”

    黃志誠身邊的一名做記錄筆記的警員立刻拿出一個牛皮紙袋放在桌子上。

    黃志誠拿起牛皮紙袋,撕開封條,倒出了幾支手槍。

    “這是什么?你不會告訴我說這是玩具槍吧!”黃志誠說著還拿起一直手巧敲了敲桌子,發出哐哐的聲音,示意這槍的材質是鐵的。

    倪永孝依然平靜。

    “這槍是從我身上搜出來的?”

    “不是!”

    倪永孝沒有再說話。

    黃志誠愣了一下。

    “那你的那些手下就是非法持械了?”

    “這些槍支都是有登記的,你們不會不去調查一下吧!而且,那些不是我的手下,是保鏢!”倪永孝認真地糾正道:“這些槍支不僅有登記記錄,我的那些保鏢還都是有槍牌的。”

    黃志誠頓時語塞,倪永孝說著這么認真,黃志誠不用查都知道,結果肯定都是證件齊全的,現在混黑社會的,學歷都不低,經常利用法律漏洞反過來制約警察,搞得現在辦案都束手束腳的,倪家就是典型的吃腦代表。

    “那從你們車廂里面搜出來的錢呢?你怎么解釋?”小武看到自己的阿頭吃癟,忍不住拍桌子向倪永孝逼問道。

    倪永孝用看白癡的眼光看向黃志誠的手下,然后又轉頭看向黃sir。

    錢這個問題根本就不需要解釋,倪永孝也不屑于解釋,港島的法律又沒有規定不可以大半夜帶著千八百萬現金兜風的,黃志誠他們即使再肯定這些錢就是用來跟泰國佬做交易的,但是交易還沒有開始就已經流產,黃志誠也沒有證據。

    “好了,我已經配合你們警方回答了幾個問題,剩下的問題我就不再作答了,我要等我的律師到了才會發言了。”倪永孝說完閉上了嘴巴,看著天花板不再說話。

    黃志誠眉頭緊皺,不僅倪永孝緘默,他看到倪永孝的幾只‘鬼’都閉上了嘴巴緘默起來,這是最壞的情況,倪永孝既不說話也不做任何心理活動,他的‘鬼’就不再有動作,黃志誠的‘鬼眼’根本就不起作用。

    “孝,問下阿仁的情況怎么樣?阿仁好像是被灣仔警署的人給帶走的。”這時候倪永孝的身后突然又增加了一只‘鬼’,那只‘鬼’一臉正色地對倪永孝說道。

    “閉嘴!”那個坐在桌子上的‘女鬼’厲聲地叫道。

    開口說話的那只‘鬼’轉頭看向其他的‘鬼’,其他的‘鬼’要嘛低頭,要嘛轉開視線,對說話的‘鬼’求助眼神視而不見。

    倪永孝依然姿勢優雅地坐在椅子上,臉上的表情毫無波動,黃志誠死死盯住倪永孝的眼睛,倪永孝的雙眼連一絲波動都沒有,這家伙的城府極其之深可見一斑,即使內心急流涌動,臉上卻是不露一絲痕跡。

    黃志誠也沒有說話,倪永孝最終還是棋差一招,任他再心機深沉,也想不到黃志誠會有‘鬼眼’這般逆天的作弊器。

    黃志誠這時候才知道倪永孝是這么地信任陳永仁,果然不愧是親兄弟,黃志誠看出倪永孝是真的關心陳永仁,不為任何功利性的目的,只是因為單純的血緣關系。

    要加大陳永仁的任務量了,黃志誠暗自決定道。

    ……

    “小武,你去幫我查一下北角警署重案組那個洪斌的資料,記住,是所有的履歷資料,包括破過什么案件,家庭背景那些。”除了審訊室之后,黃志誠吩咐自己的手下去查洪胖子的資料。

    洪胖子雖然在案發現場就一直提防黃志誠,但是就算是這么死胖子想破了腦袋,也不會想到黃志誠竟然能直接透視他的身體,看到隱藏在自己心里的‘鬼’。

    黃志誠可以肯定洪斌跟今晚的兩宗案件有關聯,而且,奇怪的是洪斌似乎很早就知道了現場發生的案件,他為什么不報案,也沒有行動,最后還試圖掩蓋這個事實,這個死胖子很可疑呀!

    黃志誠憑直覺,隱隱覺得要想搶在灣仔反黑組李鷹的前頭破案,這個洪斌可能就是突破口。

    ……

    另外一邊,

    灣仔反黑組也在通宵加班。

    反黑組已經習慣了加班,甚至有相對應的夜班加班制度,看到今晚甚至可能要通宵加班了,李鷹讓自己的手下向值夜班的行政小組打了一份報告,并且寫上今晚加班的人數。

    陳家駒和陸啟昌幾人還在誹謗灣仔警署的制度繁瑣,三十分鐘之后,便看到有三四位美女警員推著一個小推車,往反黑組的辦案大廳送茶水和蛋糕。

    “陳sir您好!咖啡還是茶?”行政小組的值班女警笑道。

    陳家駒愣了一下,有些受寵若驚地站了起來接過女警手里的茶杯。

    “謝謝謝謝!太客氣了,給我一塊蛋糕吧!晚餐和宵夜都沒吃什么東西!”陳家駒笑道:“對了,你們認識我的嗎?”

    “嘻嘻!你是中環警署的陳家駒督察,辦案拼命勇猛,兩次登上少年警訊電臺。”行政小組女警如數家珍地說著,搞得陳家駒都有些驕傲起來,想不到自己的名氣連灣仔警署的女警都知道的。

    李鷹看著陳家駒躊躇滿志的樣子,揮手讓幾位女警退下,李鷹卻是知道,整個灣仔警署,就行政小組的情報最豐厚且精準,知道陳家駒有什么奇怪的,李鷹甚至可以打包票,如果肖瀟在,肯定還會認識陸啟昌和洪胖子。

    “我靠!這蛋糕不錯,咖啡也好!”陳家駒一邊吃著一邊喃喃道:“老鷹,你們警署的待遇也太好了吧!夜班還有宵夜和熱咖啡,咦還有奶茶。”

    陳家駒的話引起陸啟昌和洪胖子的共鳴,他們幾個剛剛抬頭望了一圈,不是李鷹這個反黑組組長才有宵夜的待遇,每一位加夜班的普通警員都有一份宵夜。

    “這些是自己掏腰包還是申請了公費?”陳家駒吃完一塊蛋糕羨慕地說道。

    李鷹白了陳家駒一眼,還公費,英國佬是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申請加薪就好像挖他老祖母的墳墓似的。

    “這些都是莎蓮娜夫人的公司贊助的,加夜班的伙計都可以申請一份宵夜。”李鷹自豪地說道。

    這下陳家駒幾人沒了說話的興趣,人比人氣死人,誰讓人家灣仔警署有一個土豪又大方的老板娘。

    “好啦!吃完開始討論案情了,現在大部分的線索都已經浮出水面了,最關鍵的兩個犯罪嫌疑人還沒有找到,已經讓那些冒警的家伙去做拼圖了,我們現在討論一下,一號碼頭的案發現場是什么情況,另外一伙交易方是什么人?他們帶來被詐騙了的黑錢又是從哪來來的?”

    洪胖子聽到李鷹的話,心里咯噔一下,另外一批逃走的是什么人,這個死胖子最清楚,他趕到案發現場之前,還跟那些家伙通過電話,讓他們注意隱匿。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