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言情小說 > 顧少的影后嬌妻 > 第三百七十五章:轉發
    “哥哥。”蘇眠抿抿唇,硬著頭皮開口。

    “……嗯。”邁著步伐的顧君硯聽到蘇眠軟軟的叫喚,似乎有些意外,那雙移開的眼眸又輕飄飄的轉了回來,再看到蘇眠心虛的低垂下眼簾時,輕輕點了下頭,后徑自走向客廳旁的餐廳。

    一頓晚餐,偶爾交談,蘇眠像是原主那般多數都在沉默,縱然蘇眠在娛樂圈混久了,再很多場合習慣性的打破尷尬氣氛,但這會她卻并沒有跳出來說什么。

    晚飯后,大家又坐著聊了聊天,蘇眠因為禮物實在拿不出手的緣故,所以沒有當著大家的面給顧君硯,晚餐后回臥室糾結許久,蘇眠才拿著包裝好的馬克杯走出臥室。

    顧君硯的房間和蘇眠在同一層,中間隔著一個書房,蘇眠以往在顧家一向都屬于透明人一般的存在,回房間休息后還來敲顧君硯房門的次數寥寥可數。

    蘇眠站在顧君硯門口,看到顧君硯打開房門,率先看到的是顧君硯的胸膛,同時還有一股清涼的類似薄荷的味道竄入鼻尖:“……”

    蘇眠頓時面紅耳赤,然后本能的后退兩步,鼻子呼吸也變得沉重起來。

    蘇眠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敲門會看到如此活色生香的一幕,她更加沒有想到顧君硯會剛洗完澡,此刻尷尬的有些不知所措。

    “你剛洗完澡哦?”蘇眠開始尬聊。

    話語一出口,蘇眠就后悔得想掐死自己。

    “有事?”顧君硯從小在大院長大,又進入部隊呆過幾年,也習慣了不拘小節,部隊里幾乎都是男人,男人光著膀子是常有的事情,更何況,這會他剛剛洗完澡。

    炎熱的夏季,女人洗完澡都不會裹太嚴實。

    再加上以往蘇眠回到顧家,除了努力縮小存在感,根本不會主動來敲他的門,所以顧君硯也沒有反應過來,但比起蘇眠突如其來的尷尬,他瞧著倒是面不改色,淡定得很。

    “生日快樂。”蘇眠只好將手里的禮物遞過去。

    “謝謝。”顧君硯有些意外,他沒想到蘇眠是來給他送禮物的,意外過后便伸手接過。

    “……”蘇眠看著馬克杯輕飄飄的被接過去,顧君硯人高馬大,手掌卻骨骼分明,修長的手,接過禮物時都十分的好看。

    這不免讓有些手控的蘇眠目光閃了閃。

    “還有事嗎?”顧君硯拿著禮物后低垂著眼眸問。

    蘇眠咬咬唇糾結。

    她原本打算把自己的情況和顧君硯不動聲色的說一說,可面對顧君硯冰冷的眼眸,蘇眠發現自己有些說不出來,恍惚間也有些茫然,茫然原主蘇眠到底是怎么看上這個便宜哥哥的,這男人看著多冷硬啊!

    “嗯?”顧君硯挑眉看著蘇眠,似乎很有耐心。

    蘇眠抿唇半響:“那天的事,謝謝你。”那日中了藥昏昏沉沉的意識不清醒,可蘇眠卻還記得,自己昏迷前撞進的胸膛主人就是眼前的顧君硯。

    雖然蘇眠也不知道怎么那么湊巧遇到,但若是沒有顧君硯出現,現在的她也許正在步入蘇眠原本的后塵。

    “嗯!”顧君硯點點頭。

    那天遇上蘇眠是巧合,因為好友任務的緣故,將蘇眠送到醫院后,他便跟著離開,恰好這幾天他忙,便把那天的事情拋擲腦后了,今日看到蘇眠時才想起來。

    “那我不打擾你了,晚安。”蘇眠發現顧君硯性格格外冷漠,對那日的事情表示感激后便輕松的揮了揮手。

    顧君硯看著蘇眠回頭往臥室走,目光在她的丸子頭上看了半響。

    對于父親再婚,姚璐帶著進門的這個便宜妹妹蘇眠,顧君硯沒有多少感情,平時注意得也極少,可那晚蘇眠被下了藥是事實,娛樂圈的事,他關注得并不多,可身份擺在這,對那些交易也有所耳聞。

    蘇眠到底也算是顧家人,皺眉,顧君硯表情變得嚴肅。

    “工作上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可以和我說。”不知道為什么,顧君硯沖著蘇眠的背影說出了這句話。

    蘇眠移動的步伐一頓,內心也十分的欣喜,轉身踩著拖鞋,啪嗒啪嗒走到顧君硯的面前,扎著丸子頭的女人個子一米六多,在一米八幾的顧君硯面前顯得十分的嬌小。

    這會蘇眠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眼眸當中也滿是狡黠之色,本身就長得極好,笑起來時,那模樣更是招人。

    “……”顧君硯心情有些莫名。

    “我和公司解約了。”蘇眠直接實話實說。

    “合約到期了?”盡管對這個妹妹沒怎么注意,可到底是顧家人,娛樂圈魚龍混雜,這蘇眠智商不夠很容易吃虧,所以偶爾顧君硯也會稍微關注一下,自然也知道蘇眠和公司簽了幾年的合約。

    “嗯,有人放話說要封殺我,公司也覺得我沒有什么利用價值,所以不愿意保我。”蘇眠實話實說。

    在娛樂圈混了十幾年,蘇眠性格并不算圓滑,卻也算是很懂得審時適度,聰明的知道,同什么樣的人該虛與委蛇,與什么樣的人可以直言不諱。

    顧君硯并不是普通人,蘇眠眼下有求于他,自然不會說謊,也沒必要藏著掖著。

    顧君硯聞言挑眉,看著蘇眠那雙清澈見底的眼眸,心里也有些訝異,訝異她的坦誠。

    蘇眠以往在家多數都是低垂著腦袋的,小姑娘明明長得極好,卻也十分自卑,這也是第一她主動說出自己工作上的事情,難道是撞了南墻學聰明了?

    “解約就在家里好好休息,顧家養得起你。”顧君硯大男人開口。

    “我喜歡演戲。”蘇眠卻抬頭,目光灼灼的盯著顧君硯。

    顧君硯一愣。

    “我喜歡當一名演員,體驗不同的人生。”蘇眠認真無比的再次強調。

    “所以呢?”

    “哥哥你和天空娛樂老總夏銘御不是朋友嗎?你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我想簽到天娛。”蘇眠這是打算毛遂自薦。

    她對自己的演技很有信心,只是現在缺少機會,而劇本里的星娛是既娛樂圈輝煌時期之后,唯一捧出超一線的娛樂公司,一個是劇本當中的迷霧女主,天生運氣加持的女人,另一個則是一位資歷不低的影帝。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