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廢土生存手冊 > 第八十四章 爆炸
    如虹一般的數道紅白色光芒順著炎君所指,直直轟在了靠墻的油桶之上,發出了噼里啪啦的聲音,聲音之響,就是隔了不遠距離的陳新也聽得一清二楚。
    陳新聽著聲音,臉色瞬間變得刷白,默默地嚅念著,“血肉之軀也能激發這種攻擊?!”
    作為生物學領域的專家,陳新很清楚正常情況下碳基生物的極限在什么地方,然而眼前的這束紅白色的光芒,直接打碎了他一直以來所認知的生物學常識。
    哪怕以前在《廢土生存手冊》的書上看到過驚天動地的大戰,也知道后期16階的生物甚至擁有神一般的威能。 但親眼所見炎君這樣的高階喪尸,用肉體釋放出劈金裂石的光束,這樣身臨其境的震撼,才讓陳新真正認識到了高階生命體的強悍。
    “這沒什么的,根本打不中人,打中了也就是一貫穿傷,傷口連血都不沒有,咳咳”,背上的謝國平顯然察覺到了陳新的震撼,強忍著咽喉的不適說了幾句,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陳新自然知道謝國平這樣說是安慰自己,雖然謝國平的話中也有些不盡之處,但陳新的情緒還是穩定了不少。
    火雨不再落下以后,陳新奔跑的速度又提升了一截,但聽到謝國平咳嗽的有些厲害,還是半轉過頭關切地問道,“老謝,喉嚨沒事吧?”
    謝國平似乎很久沒聽到有人叫他“老謝”,咋一聽到,頗有一些出神,但隨即就恢復了正常,“剛才火雨里吸了幾口煙氣,不礙事。”
    陳新這才放下了少許擔心,但當他整個頭轉過來,看向炎君時,又感覺有些奇怪,“那只高階喪尸居然沒有追來?”
    “不要回頭看了,盡管向前沖!咳咳”,謝國平見陳新的頭又轉了過來,也向后仰了一下避免碰著,又皺著眉提醒說道。
    只是,雖然謝國平讓陳新不要回頭,但他自己卻轉了過去,看向了炎君。
    炎君似乎感受到了謝國平的目光,嘴角冷笑的弧度翹得更高了一些,一直凝聚著紅白色光芒的右手竟然停了一下,抬手在脖子前一比,威脅之意盡顯。但謝國平似乎并不以為意,不僅哂笑了一下,還微微抬手擺了擺,以示告別。
    炎君并不是不想親自追上去干掉這兩個人類,尤其是看到謝國平挑釁一般的揮手告別,它差點就沒忍住直接沖上去。
    但等了這么久,炎君知道時間應該差不多了,鐵質油桶在它的“日光斬”能力轟擊下,早就千瘡百孔,泄露出來的柴油就是沒有鋪滿碼頭也差不多四處都是。在它的“火球術”和“日光斬”引導下,早就燃起了熊熊大火,溫度更是直線上升。
    按照人類的化學知識,溫度過高就會引起柴油汽化!汽化的柴油和氧氣按照一定比例混合,就會發生非常劇烈的爆炸,而這個簡易碼頭邊上有這么多柴油,蒸發的油氣已然不少,一旦發生爆炸,必然會出現連續的爆燃,威力絕對驚人!
    炎君就是沒有經過仔細計算,也能想象得出這樣的爆炸能帶來多大的沖擊波和破片,就算自己已經覺醒到了10階,在這樣封閉的狹小空間里,怕也是扛不住如此的爆炸烈度。
    畢竟,炎君再是高階生命體也還是碳基生物,進化的方向也不是專精肉體的路線,對高溫的抗性天然就有不足。不過,炎君自襯肉體哪怕比不上岱宗那樣一身肌肉的變態,但比起眼前這兩個人類,應該強得不是一點半點。
    所以,炎君并不怕他們兩人跑掉,越是靠近碼頭,他們受到的傷害也是越大,只要等會爆炸過后去撿漏就好。
    果然,炎君正想著爆炸,土墻邊的油桶就發出了“轟轟轟”的巨響,火光瞬間映透了整個地洞。
    在炎君幾乎全黑的眼眸中,火光不停地躍動,,油桶一個接著一個爆炸,聲浪氣浪像海嘯一樣震蕩著整個空間,涌出的火浪就好像海嘯一般奔騰飛卷,還沒等陳新和謝國平反應過來,就已經把他們兩人吞沒。
    但炎君并沒有上前,爆炸還在持續,甚至偶爾還有一兩片鐵質油桶的碎片在沖擊波的裹挾之下,旋轉著激射到它面前。只不過這些破片飛了快20米,速度早就降到了連炎君也能輕而易舉躲避的地步,只是輕輕幾個閃身,這些破片就擦過了炎君,或者朝著更后面的地洞通道飛去,或者撞在土墻上,發出“嘭”的一聲,就此嵌在了墻上。
    爆炸和隨后的爆燃足足持續了數分鐘,等到煙塵慢慢散去,炎君才浮在空中朝著剛才陳新所在的方向飄去。
    “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所有的尸塊都找全,可別炸的太碎,把‘源’給漏了”,炎君看著滿地焦黑的碎片喃喃自語道,嘴里看似在抱怨,卻怎么也掩飾不住那一絲自得。畢竟,這些化學知識和戰法技巧還是從人類那里學來的,如今在它的能力譜系中,已經變成了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最后還反過來用在了人類的高階戰士身上。
    “咦,那個大鐵疙瘩被炸沉了么?”,浮在空中的炎君一眼就發現簡易碼頭邊那艘袖珍潛艇已經不見,但它并不認識潛艇,畢竟這玩意在舊時代也只是異常專業的特殊軍備,沒有網絡或者電視電影,想要了解這些知識,確實有些難為炎君這樣的高階喪尸。
    只是,炎君浮在空中,卻看不到簡易碼頭的地面上,有哪怕一塊疑似人體碎片的殘留物,“難道直接汽化了?!不可能,溫度還沒這么高,就是在爆燃中心也肯定會有碳化的組織留下!”
    炎君心中已經有些慌亂,更多的是不可置信,它明明親眼看到爆炸產生的火焰,整個得吞掉了那兩個人類戰士,但既然被火焰和沖擊波所吞噬,又怎么可能會有幸存的可能!
    “沖擊波!?”,炎君突然想到,這兩人的尸體會不會被爆炸產生的沖擊波直接打飛到了前面的水潭中,或許也只有這樣的可能了。
    雖然有些匪夷所思,但炎君也只能這樣對自己解釋,漂浮著的身體也直接移到了水潭之上,只聽到“撲通”一聲,炎君的身軀直直墜下了水潭。
    炎君既然以“炎”為名,自然是親近火系多一些,事實上,炎君的確非常討厭和水有關的一切事物,水汽多的地方火元素就少,而炎君大部分的戰力都是依托于火元素,也正因如此,它才不清楚那潛水艇的虛實,不然的話,“火球術”和“日光斬”肯定第一時間就招呼在了袖珍潛艇之上。
    但再討厭水,和可能在落在水中的“源”相比,炎君還是只能捏著鼻子,忍著不適下水一探。
    足足半餉之后,已然平靜如鏡的地下水潭的水面才轟然炸開,一道身影從水花之中猛的竄出,正是剛才墜入水中的炎君。
    只是,炎君的臉色似乎異常難看,雙頰微鼓,正狠狠地咬著牙齒看著蕩著波紋的水潭。它在水底除了炸到水里的油桶碎片之外,什么都沒找到,不光是那兩個人類的尸體,就是那個預想中沉沒了的大鐵疙瘩,也不見了蹤影。
    炎君總算意識到,或許那兩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已經帶著那個大鐵疙瘩,從水底逃出升天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炎君平復了一下有些激蕩的心情,努力使自己的思緒正常的運轉起來,心中卻憤然想道,“從‘新生’到現在,從來沒有吃過如此大的虧!此仇不報,絕不罷休!”
    炎君臉色鐵青,如果這事發生在陸地之上,這兩個人類戰士就是有全副武裝的軍隊護衛,也絕對要被自己追殺至死,只要不將他們挫骨揚灰,怕是怎么都消不了心中的那一團惡氣。
    但現在他們居然是消失在水底,這水底又似乎通往著島外的大江大海,這讓炎君一時間也不知如何下手,江海之中的火元素絕對低到可以讓炎君望而卻步的程度了。
    又過了一會,炎君的手慢慢伸進了胸前的布兜里,摸索了一番,掏出了一顆水晶一般的事物,正是從2號復制體體內挖出的“核心”。
    地洞碼頭這一戰中,炎君胸腔里的一棵附屬核心被謝國平所傷,這傷倒是不重,以他10階的覺醒程度,這戰還沒結束,胸前的傷口就已經愈合得差不多了。
    但被傷到的附屬核心卻不會恢復,不管是“核心”還是“附屬核心”,對喪尸來說,都是力量的源泉,傷到了這些部位就可以算是本質層面的傷害了,初時可能并沒有什么惡果顯現,只是之后,就會發現覺醒進化就此寸步不前!
    核心關系著基因結構,基因結構不穩定以后,任何的基因震蕩都沒辦法順利的進行下去,甚至可能還是讓原本已經進化成功的基因片段,被震蕩出基因鏈,也就是可能會退化!
    當然,炎君并不是沒有機會修復附屬核心的傷害,只是這需要時間,大量的時間,以及非常非常多的能量,但作為曾經的遠東第一,炎君又怎么甘心看著青峰或者岱宗,抑或是蘇言那些人類先跨入完成體的階段。
    而且,如果跟不上他們的腳步,說不得,要面對的,就是死亡!
    炎君抬起了手中的“水晶”,高高舉過了頭頂,看著在地洞中仍在燃燒的火光的映襯下,散發著瑰麗光彩的復制體核心,久久不語。
    它必須做一個選擇了,是搏一把這顆“核心”的完整性,成功修復受到的傷害,或者,從此以后,默默地隱在眾人之中,再不復過去的一切縱意恣狂......
    --------
    感謝kiroszhz的捧場及近期推薦!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