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廢土生存手冊 > 第一百零五章 意外的消息
    然而,就算陳新對面有著5階的李豪池,邊上又圍了一圈的白背心,但除了移動的范圍被限定在了一塊區域以外,集裝箱邊的戰斗并沒有什么變化。
    陳新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了白背心們連瞄準都跟不上,如果是職業的雇傭兵們,或許還會三三兩兩組成火力網來限制陳新,但白背心們在幾周前也不過就是流民,蘇老頭的政策又一向是禁止熱武器在聚居地公開流通,所以別說交叉火力,這些白背心就是正確的握槍姿勢都還沒掌握。
    但就算如此,陳新還是沒敢輕舉妄動。這些白背心們不敢亂開槍,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和李豪池戰成了一團,如果他真的撒腿跑開,近10把自動步槍集中開火,還真有些難以招架。而且,李豪池的拳腳,顯然已經不同與剛才,并不追求更大的力量,而是搶著在他身形之前出拳,讓陳新好幾次閃避都慢了半拍,想要無損脫身自然也難了不少。
    “或許只能試試看......”,陳新心中暗道,雖然他被這些白背心圍著,短時間看不出有什么問題,但很難保證李豪池是不是有更多的后手,能盡快脫身那是最好,真暴露一些底牌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陳新臉色漸漸凝重,李豪池也感受到他的氣息慢慢有了一些變化,正凝神防備著可能出現的底牌,但等了半天似乎都沒有動靜,倒是一邊被反身捂著嘴的王嘉怡,眼睛瞪得極大,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另外一邊,謝國平一直與綁著繃帶的軍官拼殺著,他很清楚這人就是艦隊少將謝爾蓋,作為泰坦公司最有潛力的后起之秀,謝爾蓋的所有特征還有招式特點都被各大勢力研究得極為透徹。更何況,謝國平在舊時代就與謝爾蓋有過交集,在小樓樓上的第一次交手,他就確認了謝爾蓋的身份。
    “艦隊也開始插手陸上的事務了?”,謝國平趁著軍刀與謝爾蓋的短劍抵在一塊,低聲問道。
    “我這次是代表監察部巡察,而且,我怎么做還輪不到你一個軍部的人置喙”,謝爾蓋雖然是羅斯國人,但漢語說得極好。
    “其他我不管,掛在龍門架上的人,你有參與嗎?”,謝國平略微收力,借著軍刀上傳來的力量,一個滑步,直接繞到了謝爾蓋身側。
    “......”,謝爾蓋原本并不想答,但看著謝爾國異常認真的眼神,沉默了半餉,還是沉聲答道,“沒有。”
    話音一落,謝國平腳尖一點,居然飛快地向后退去,“人類已經生存不易,每一分力氣都該用在喪尸的身上。你沒參與那事的話,我也沒興趣找你的麻煩。”
    “哼,你殺的人難道就少了?!”,謝爾蓋看著謝國平遠遁,卻并沒有罷手,大吼著兩腳一蹬追了上去。
    “我殺的人都有取死之道。謝爾蓋,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但這里一定有蹊蹺,我相信你肯定看得出來。還有,你臉上的傷,下次晉階的時候就會痊愈,你也不需要再裝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謝國平盡管是向后退著,卻與謝爾蓋正面奔跑的速度幾乎持平。
    “哼,你我都是職業軍人,漢國有一句話,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謝爾蓋自然不會被謝國平一句話就說退,但腳步似乎慢了半拍,也不知道是因為被看穿了偽裝的憤怒還是覺得謝國平說得有些道理。
    “艦隊的古司令不可能命令你到管委會的小樓上守著,也不可能安排你來攔截我,這個你我都清楚”,看到謝爾蓋有些意動的樣子,謝國平直接反駁了謝爾蓋是因為軍人的命令才出現在這里。他對泰坦公司內部的結構了解得非常清楚,知道泰坦公司大部分的資源都集中在少數大家族的手里,若是沒有大家族支持,很難獲得晉升覺醒所需要的資源,“監察部的水太深,你已經覺醒到了6階,不需要再看吳家的臉色行事,能抽身出來還是抽身的好。接一些公司的公共任務也足夠你晉升了。”
    “哼,你只有一個人,當然不需要為資源發愁......”,謝爾蓋卻是滿臉不屑地回道。他與謝國平并不一樣,他必須要有一批親信把持著他所在的軍艦上所有重要的職位,不然根本就指揮不動軍艦,但這樣也就意味著他必須額外付出一大批資源,用來維持他的小團體。而一群人所需要的資源,又怎么是謝國平這樣孤家寡人所消耗的資源能比的。
    但其實謝國平也有自己的團隊,只是謝國平沒有高強度的戰斗需要,又一直覺得自然覺醒才是進化的正路,像馮東青、海燕、六子這樣的團隊隊員又都有著自然覺醒的潛質,所以幾乎不需要花費進化藥劑、興奮劑、康復藥物這類的資源。
    “謝爾蓋,我的覺醒位階比你高,不要逼我對你全力動手”,謝國平見一通軟話之下,謝爾蓋并沒有后退的意思,不由也有些惱火,直接撂下了硬話。
    “你被炎君重傷,真的還能全力出手嗎?!”,謝爾蓋并不在意謝國平的威脅,反而意有所指地說出了一句話。
    炎君?!謝國平的腳步不自覺地慢了半拍,他知道謝爾蓋故意這樣說必然有所指,腦中轉了一圈終于意識到了什么。他被炎君重傷的事情,除了自己,就只有陳新和徐立成知道,但顯然這兩人并不會說出去,也沒有時間和機會泄露出去,但前來圍堵的謝爾蓋卻很明確地點出了是“炎君”傷他的消息,這里面的信息就非常值得推敲了。
    但再推敲也都是后面的事,謝國平當下還是得帶著黎川、陳新他們沖出廣場才是。謝國平停下了腳步,沖著邊上氣喘吁吁的黎川微微一笑,又轉頭看了一眼謝爾蓋,從懷中掏出了一個不銹鋼的針劑試管問道,“知道這是什么嗎?”
    謝爾蓋原本就極度小心著謝國平所有的動作,畢竟是7階的覺醒者,身上絕對少不了壓箱底的東西,但此時看著謝國平手中的試管,竟然有些莫名其妙,“這是?”
    “你看不見?”,謝國平轉了一圈,才發現試管上的標簽說明居然被他捏著的手擋住了,當即轉了一個方向,展示在了謝爾蓋的面前。
    謝爾蓋竄到謝國平身邊不遠處站定,瞳孔微縮,試管上的標簽他再熟悉不過,一臉不可置信地問道,“蘇婉制作的興奮劑?”
    蘇婉制造的藥劑在整個遠東地區都極為有名,而謝爾蓋又專門收藏過蘇婉經手的東西,雖然一半是為了追求蘇婉,但另一半的原因的確是效果出眾。這種造型和標簽他一眼就能看出來,的確是蘇婉手作的藥劑,而蘇婉出品的藥劑,不是高危品就是高效興奮劑。
    “你認得就好,省得我解釋了”,謝國平的手指已經虛按在了試管蓋子的位置,“別逼我用掉它,很值錢的!”
    謝爾蓋也站定了身子,心中思緒不斷,有蘇婉手作的藥劑在手,謝國平的危險程度直接可以提高兩個層級。按照吳家的要求守在管委會,攔截謝國平,甚至裝出一副深恨他傷到英俊的面容,都不是問題,但這些一切的前提都是謝國平只是一個重傷的7階覺醒者,所有的戰斗都能控制在謝爾蓋的掌握之中。
    但如果謝國平手上有可以瞬間提升一倍戰斗力的興奮劑,或是強力的生物戰劑,那整個行動就已經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了。而有性命之虞的行動,自己出手的價碼可遠不止吳家這次的報價。所以,謝爾蓋心中真的開始出現了退出行動的心思。
    “噠噠噠”,謝爾蓋身子突然急速動了起來,原本站立的位置掃過一陣火花。
    不遠處蹲著的獨狼驚訝的看著自己瞄了半天的射擊,居然又一次完全落空,但他也不再看謝爾蓋在哪里,一轉身就向后逃去。他可不知道,謝爾蓋會不會轉身先來解決他,不管如何先保住小命再說。
    謝國平卻是能看到謝爾蓋的身形,這家伙并沒有一點受到驚嚇的樣子,臉色從容地雙腳蹬踏,穩穩站在了前面幾米之外。
    突然,遠處又傳來了槍聲!謝國平是何等的眼神,目光轉過去后,便是隔了近百米,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徐立成胸腹處的傷,“糟糕,是徐立成!”
    但謝爾蓋已經站在了他們之前,要想去救徐立成,勢必還要繞過謝爾蓋。
    “麻煩讓一下”,謝國平低沉而又冷峻地說道,臉上的神色更是難得的認真起來。
    “3分鐘!”,謝爾蓋卻沒有讓開的意思,對著謝國平伸出了三個手指頭笑道說道,“我也得給吳家一個交代,就攔你3分鐘。”
    謝爾蓋并沒有等謝國平答話,直接沖了上去,手中的海軍短劍更是高高舉過了頭頂,映出銀白色的月華,竟然泛出一圈耀目的光芒。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