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廢土生存手冊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炮擊警告
    話音才落,一只皮鞋停步在了白沙的臉邊。
    皮鞋的主人蹲下了身子,一只手開始摸向了白沙,口中又再次傳來了一陣怪異的尖銳聲音,“不錯不錯,這種基因表征很是罕見,就是沒其他收獲,這次也不算白跑。”
    如果陳新就在一邊,聽到這怪異的尖銳聲音,必然能聽出來,這聲音的主人就是泰坦公司學院派系的領袖楊震東。
    成熟體并不是異常罕見,起碼廣袤的海上就有不少,但一個活著的成熟體,哪怕是對派系領袖楊震東來說也是一筆大額的財富。
    楊震東嘴角咧開笑了起來,露出了一口和年齡絕不相稱的白牙。
    白沙情知不好,心中想到的卻是白絕一族僅存的同胞——它的妹妹,但它實在提不起一絲力氣,只能微微在焦黑的泥地上扭動著身子。
    楊震東卻不管白沙心中如何想法,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竟然掏出了一柄閃著寒光的手術刀,眼睛一瞇,看著刀鋒嘴角彎了起來。
    周圍還有不少人類戰士和進化體喪尸,楊震東心知不能拖得太久,手中的手術刀運得飛快,閃出一道道白光,映在楊震東的臉上,更顯得幾分詭異地清冷。
    “成了”,楊震東隨手一插,手術刀就沒入了他袖口處,另外一只手一提,白沙的腦袋被楊震東拎了起來。
    只是,白沙的臉上竟然還有表情,而腦袋下更是連著一條長長的脊椎,如同一條巨大的蜈蚣,沾滿了血肉嘩啦啦搖擺著,但包括內臟和四肢在內的軀干,卻仍舊留在了地面。
    “嘎嘎嘎嘎”,楊震東大笑起來,起身便向著遠處奔去。
    剛才這簡單的手術,再次驗證了他設想的一種關于喪尸的理論,只要能在學術上有所突破,對于楊震東來說,便能讓他開心許久。
    當然,若是能得到能侵入他意識的“忒彌斯之眼”,就是讓楊震東少活兩年,他也怕是愿意的。
    只是,楊震東心中清楚,島上已經有太多的可怕氣息,不少氣息甚至比他還要強上不少,想要在這么多強者手中拿到這“忒彌斯之眼”,楊震東還真沒什么信心。
    “隨緣隨緣吧”,楊震東并沒有停步,一邊向著古司令氣息的方向走去,一邊熟練地從背后的背包里掏出一個大袋子,看起來長度正好可以裝下白沙的腦袋和脊椎。
    白沙雖然已經沒有了軀干,卻仍舊有著意識,只是腦海中除了痛便只有痛。
    白沙曾經聽說,人類的身體機制可以讓他們在受到開放性的重傷時,自動屏蔽一部分痛覺。但它自從意識完整之后,便很清楚,它已經沒有了這部分功能,高階的喪尸必須對身體有著百分百的掌控,這也是進化體覺醒到成熟體的必由之路。
    疼痛的感覺如同無盡的潮水,不停地涌向白沙的大腦,讓它很想大吼發泄一通。但事實上,它除了張大了嘴巴,便什么也做不了,它腦袋以下的器官已經被完全分離了開來,當然也包括聲帶。
    白沙努力睜開眼睛,視野卻不停的在晃蕩著,遠處的景色早已不是之前被炸傷時的樣子。
    只是,哪怕視物困難,它還是能看清一根巨大的鉆井設備“轟轟”地發出巨響。
    “這應該就是炎君大人指定要拿下的工地吧......沒有完成命令,也不知道會不會遷怒到小妹的身上”,白沙的腦袋中仍舊回想著炎君的命令,思緒卻轉到了唯一的胞妹身上。
    楊震東看著白沙臉上的表情,心中一陣驚喜,“這次收獲的喪尸,質量似乎不是一般的好!”
    但楊震東并沒有讓白沙繼續空落落地掛在他的手中,哪怕是已經覺醒到了六階的成熟體,這樣的狀態下,仍然是十分脆弱的狀態,隨時都有可能失活。
    所以,楊震東左手一抖,大袋子就套住了白沙僅存的肉體,空出右手之后,楊震東又從包里掏出了一罐噴霧,對準袋子里的白沙就是一陣狂噴。
    只是幾秒鐘,白沙的頭顱和脊椎上,便結了厚厚的一層冰霜。
    “只能這樣先了,回實驗室再好好處理一番”,楊震東顯然對這制冷罐頭的效果不盡滿意,但身在野外,他也沒法再苛責泰坦公司的后勤部門。
    楊震東收好袋子,再次抬起頭,饒有興致地看向了發出轟鳴聲的鉆井設備。
    鉆井機的周圍圍滿了坦克和裝甲車,以楊震東的目力,一眼便看出車邊的縫隙里,蹲伏著不少的泰坦公司的戰士。
    而且,鉆井機邊雜亂卻又紛繁的氣息,更是十足地說明了這些戰士決不只是普通的人類戰士。
    楊震東眼睛微瞇,心中暗暗想道,“古司令擺出如此陣勢,對‘忒彌斯之眼’顯然是志在必得。若是真的下手爭奪,擺明了就是狠狠地得罪于他......”
    但“忒彌斯之眼”太過不同尋常,對楊震東這樣醉心前沿研究的學者大拿來說,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
    公司的每個大勢力都有屬于自己的研究機構,學院派也不例外,楊震東正是學院派主持研究所的負責人,所以才會被“忒彌斯之眼”吸引到島上,來趟這灘渾水。
    這些研究機構往往都是公司各大勢力的實力底蘊,而高階的生體組織很大程度上就代表了研究機構的研究高度。
    楊震東心中也極為清楚,若是“忒彌斯之眼”被古司令收入囊中,怕是除了董事長蘇言以外,沒有第二個人能從他手里要到哪怕一克的生體樣本。
    遇到“忒彌斯之眼”,卻不能收歸己用,簡直就像是在楊震東心中撓癢一般。
    “試試再說,說不定古司令另有打算呢?!”,遙望裝甲部隊一會,楊震東終究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就此一走了之。
    不管如何,楊震東覺得,起碼應該上前試探一下,他也是聽說,遠東地區的三大勢力都有人過來湊熱鬧。
    怎么說,他與古司令都同屬于泰坦公司麾下,古司令總不至于下死手。說不定是蘇言董事長在主持這次行動,若真是如此,他只要上去,往那一站,事后都少不得分他一份樣本。
    想到這里,楊震東心中一片火熱,腳步更是已經動了起來。
    江心島的土地并不算堅實,楊震東的腳卻踩的并不重,似乎不想發出太大的聲音,引起遠處裝甲部隊的注意。
    但楊震東只是走了十幾米就停住了腳步,因為他看到了紅旗,“艸,一見面就黑旗警告!?”
    楊震東提了提鼻梁上的眼鏡,看到裝甲部隊前被探照燈照著的黑色旗幟,忍不住爆了一聲粗口。
    楊震東很清楚,這個黑色旗幟就是豎給他看的,黑旗邊的幾根炮口已經轉到了他的方向。
    按照道理,公司的部隊會對靠近的人先出示紅旗警告,再然后才是黑旗警告,再之后,就是開火射擊!
    可楊震東根本沒看到紅旗,裝甲部隊總不至于掛錯旗幟。
    楊震東不敢冒險,腳步不敢挪上一部,雙眼更是緊緊盯著轉向他的黑洞洞炮口,一旦有風吹草動,他也只能向后逃去。
    但炮口之下,楊震東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能逃出升天,泰坦公司的坦克有一部分可是改裝有電磁發射裝置,電磁炮彈的速度,哪怕是9階的楊震東也不敢說能躲得掉,起碼受重傷是一定的。
    眼前的坦克,楊震東不能確定是不是已經電磁化改裝過的坦克,但給他的壓力卻并不見少,冷汗迅速從額頭滲出。
    “我是公司第二研究所所長楊震東,九級權限擁有者!”,楊震東大聲呼喝起來,卻只是提了自己的名號,并不敢提任何的要求。
    炮口下的壓力,并不是所有人能想象的。
    但炮口沒有移動,坦克更沒有變換方位,仍舊對著楊震東的方向保持著壓迫。
    沉默仍舊持續著,只有鉆井機的聲音在轟鳴,就在楊震東覺得快要支持不住時,總算從裝甲群中傳出了聲音,“奉司令部軍令,任何人不準靠近一百米!”
    楊震東松了一口氣,既然對方肯出聲,就意味著還沒有撕破臉皮,但對方也明確了自己的界限。
    “不能再往前走了”,楊震東松了一口氣,心中卻是有了一些怯意,環視起四周,開始打量起退路。
    就在楊震東跨出第一步時,他的眼角瞥到炮口竟然冒出一陣火光!
    “你們怎敢?!”,楊震東大怒吼道,語氣中卻滿是掩飾不住的懼意。
    楊震東也不管自己能不能逃出炮擊范圍,雙腿大幅擺動起來,身邊更是傳來了陣陣巨響和波紋,他已經將所有的能力譜系都啟動起來。
    但出乎楊震東的預料,直到他奔出十數米,炮彈也沒有落在他的身邊,反倒是西面不遠處的密林側,傳來了陣陣火光。
    “還有其他人?……”,楊震東停住腳步,一臉疑惑地瞇起雙眼看向密林。
    -------------
    感謝書友53851862的月票!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