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廢土生存手冊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都給我滾
    也不知道是不是陳新的錯覺,江心島的天空,竟然泛起了白蒙蒙的一片,“或許就快要天亮了......快了......”
    話音一落,蘇言身形微轉,唿咻一下猛地開始向下沖去。
    陳新瞳孔微縮,蘇言一直都沒有動作,他還以為蘇言會一直等到巨人先對他動手之后才會發難,卻沒想到,還是率先出手行動起來。
    蘇言下墜的速度極快,看起來似乎除了重力之外,還有其他的加速手段,轉瞬之間就落到了巨人頂上。
    巨人沒有坐以待斃,盡管身軀龐大,但動作并不緩慢,這么短的時間里,捏死了5個成熟體的那只巨掌,就已經擋在在額前。
    但令人驚奇的是,兩人碰撞的瞬間并沒有發出陳新預想中的巨響,只是平平淡淡的拳肉相交之聲,只不過這聲音極為清脆,陳新相信,就是這片區域之外的地方,應該也是能他清晰地聽到。
    “不想死的,全部都給我滾!”,蘇言終于出聲,只是語氣和內容并不算好。
    陳新望去,目力所及之處的強者們臉色都是一片鐵青。在場的強者,大多都是一方勢力的掌舵人,哪怕是病毒爆發后才發跡起來的覺醒者,也都早就習慣了養尊處優的性子,尤其是在人命并不金貴的后病毒時代,還真沒人敢這般呵斥他們。
    但發聲之人畢竟不是普通人,作為遠東第一勢力的boss,又同時是遠東地區的最強者,剩下的強者們,就是心中有極大的不爽,也沒敢多說半個字,起碼絕不敢從口中說出來讓蘇言聽到。
    而對陳新來說,這話就很難激起他心中的情緒了,除了身后的三個隊友,陳新自認是全場最弱的能力者也差不離太多。
    若是去掉蘇言口中略帶嘲諷的語氣,陳新覺得,或許這位超級大boss說得并不算錯。
    只是短短幾秒,就能秒殺5個成熟體,陳新甚至都沒機會看到巨人使用能力譜系!這么強的完成體,若是說身上沒有覺醒出一兩個超強能力,陳新是決計不會相信的。
    蘇言并沒有繼續多說什么,身形再次拔高,陳新看來,就好像一架鷂式戰機一樣。
    而巨人則是高仰著頭,雙手不停抓住地上的重物,朝著蘇言擲去,其中就有那臺鉆探機。
    鉆探機足足有幾十噸重,但在巨人的手中,似乎也只是一個比較重的石頭一樣,就看被扔出去一瞬間的初速,陳新很是懷疑,若是砸向自己,是不是能躲得過去!
    蘇言當然不會僅僅停留在同一處,而被巨人扔出的各種重物,也自然會隨著蘇言的移動而飛向四處,每每砸在地上都能濺起一陣沖擊波也似的塵土。
    “轟”,就在陳新不遠處的一處地面,他眼睜睜見到一輛泰坦公司的裝甲車,被砸成了稀爛,零零碎碎散成無數的零件,而被砸中的地面,則成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陳新無神地看著坑洞,又轉頭看了一眼謝國平,見到他眼中寫滿了凝重,便知道或許謝國平也抱著同他一樣的打算。
    謝國平早就沒和岱岳繼續對峙下去,就連它的父體岱宗和炎君,都已經幾乎退到了這片區域的邊緣,早就沒人再注意他們兩個7階的“小家伙”。
    謝國平臉上的凝重當然不是做給別人看的,他相信,在場的所有人里,應該沒有人比他更熟悉蘇言的行事風格,既然他開口了,就不會是虛張聲勢,這家伙根本就不會說那些多余的話,但只要說了,就一定是意有所指!
    謝國平眼珠子亂轉,拼命回想著他們來時的路徑和周圍的地形,這里如果有蘇言在,那么他也就放心了許多,更何況,居然出現了超過10階的存在,謝國平也覺得似乎已經超過了他的處理能力之外。
    相反,謝國平反而需要好好想想如何帶著身邊的隊友安全的離開,他實在不能保證,蘇言和巨人之間的溫和戰斗還能持續多久。
    是的,謝國平可以肯定,目前那邊兩個怪物的戰斗,絕對只是熱身前戲,甚至就連過手都算不上。
    除了那兩個怪物一樣的存在,還有邊上一群同樣目瞠口呆看著巨人的岱岳一伙,這批成熟體要想瞬間擊敗他可能性很低,但若是一心纏住他們,卻還是能做得到的。
    驀然,謝國平看到陳新的眼神看了過來,只是看他臉上的神色,心中便已然清楚陳新在想什么,“這小家伙居然也想著逃了!......”
    逃跑也許算不上什么值得夸耀的選擇,尤其是在軍部的傳統里,任何一次逃跑,都有可能成為一生的污點,再加上地上散落四處的高階完成體生體組織樣本的吸引力,陳新居然會有意離去,這著實讓謝國平有些意外。
    不過,對謝國平來說,陳新這樣的選擇確實免去了他不少麻煩,既不用浪費時間說服陳新,也不會引起邊上成熟體的注意。
    謝國平猛打眼色,手指上也擺弄出了多個戰術手勢,這是他們在地底通道時商量好的簡單交流方式,卻沒想到最終卻會在這里派上了用處。
    陳新瞥了一眼就明白了謝國平的意思,他當然不會反對,腳步微微向后退了一步,靠在了黎川和獨狼身前暗示起來。
    至于徐立成,陳新根本就沒打算多說一句,“源”的作用實在太過神奇,簡單的想法只要通過“源”就能清晰地傳遞給徐立成。
    “轟!”,不遠之處再度傳來巨響,這一次卻不是重物從空中墜落造成的巨響,還帶上了熊熊燃燒的火焰!
    “火元素?!”,謝國平眼中的凝重又重了幾分,坑洞里的火元素異常耀眼,哪怕天空已然泛出了魚肚白,仍舊十分刺目。
    “這火元素的活躍程度,幾乎不下于炎君大人的能力!”,遠處的岱岳喃喃自語說道。
    趁著岱岳走神,謝國平已然轉身,雙腳一點就沖了出去,路過黎川和獨狼身邊時,雙手一帶,便把兩人夾在了腋下。
    雖然被人夾在腋下的樣子十分狼狽,但比起丟掉性命,兩人自然還是知道孰輕孰重的,還不約而同地放松了身體,以免讓謝國平的行動受到影響。
    陳新和徐立成則早一步就啟動了步伐,一時之間竟然沒有被謝國平超越過去。
    “嗯?人呢?”,謝國平才跑出幾米,就聽到背后傳來一陣驚疑聲。
    岱岳突然覺得有些摸不著底,原本與它對峙的人類高手,居然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抬頭望去,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向著區域外跑了出去。
    岱岳心中遲疑,又再次回頭望了一眼,卻只能看到站得極遠的父體岱宗,全神貫注地看著蘇言與那個巨人。
    眼看著那個人類已經跑出了十幾米遠,岱岳咬了咬牙,也拔起腳跟著沖了過去。
    “那人跑了,我去追!”,岱岳周圍還有幾個成熟體,卻都只是與它能力相當的變種生物,變沒有誰有領導的權力,所以還是大聲喊道解釋一句。
    只是,那幾只變種生物全然沒有在意岱岳的離去,在他們看來,那幾個人類里,只有一個7階的存在,價值實在太低,要不是父體的態度,它們才不會跟著過來。
    更何況,岱宗并沒有下達格殺的命令,變種生物們更加肆無忌憚地盯著地上散落的骨肉碎片,它們的距離比起岱宗大人似乎更近一些?!
    其中一只海猿一般的變種生物更是按捺不住,斜刺著沖向了一輛粉碎成零件形態的裝甲車,只要不是眼神不好,便能看到那裝甲車上沾著一大片紅色的血液,這血液正是蘇言第一次俯沖下來給巨人造成的唯一傷害。
    遠遠站著的岱宗和炎君自然也看到了這只海猿的異動,炎君更是低聲嘲笑道,“岱宗,你這手下,搶食倒真是一把好手,在你的眼皮底下就敢動手。”
    “哼!”,岱宗盯著那只海猿眼中一片冰寒,卻沒有反駁炎君,這個海猿也實在有些愚蠢,這番動作已經被場中的遠東大佬們記在了心里,無論拿不拿得到那些血液,都絕對會被追殺到死。
    不過,岱宗仍然沒有動手,相反,岱宗炎君等人,竟然又向后撤了幾步。
    他們幾人的感知能力,相比八九階的成熟體,不知道強了多少,隱隱之中,已然感覺到餓場中的兩個怪物一樣的家伙身邊,正在凝聚著天量的能量元素!
    “嘩!”,飛奔的海猿突然全身毫無預兆地燃燒起來,就連它自己也嚇了一跳,刺痛之下,這才意識到場中漸漸沒有了動作的兩個怪物,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海猿還想返身向后逃去,但身上的火焰似乎被加注了助燃劑,“焸”一下,竄到兩三米高,而海猿也慘呼一聲,撲倒在了地上,瞬間沒了聲息。
    仿佛海猿的倒地聲就是發令槍一般,蘇言的身周猛地刮起了一道颶風,風中夾雜著片片尖銳的冰晶,越變越大,呼嘯著沖向了巨人。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