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男人嘛,嘿嘿嘿

    小÷說◎網】,♂小÷說◎網】,



    帶白千帆回了屋子,墨容澉把她拉到窗下,“張嘴我看看。”



    白千帆知道他是想看她咬傷的舌,心里一曖,王爺果真跟大哥哥一樣,事事都關心她,便道,“沒事,已經不疼了。”



    他終究不放心,抬起她的下巴,俯身哄著,“伸出來我看看。”



    他離得很近,目光灼灼,直直的盯著她,白千帆卻沒覺著有什么不妥,聽話的張了嘴,把舌頭伸出來,還一邊說著不利索的話,“姨看,真可沒什咩。”



    她說話的時侯,粉『色』的小舌頭一動一動的,就這么在他眼前晃動著,象在勾他的魂。



    墨容澉腦子嗡的一響,不停的咽著喉嚨,頭一點一點低下去,下意識就要去含那根張揚的小舌,他嘗過她的耳垂,妙不可言,現在想嘗嘗她的舌,是不是也是那般銷魂的滋味。



    白千帆伸得久了,終是不舒服,哈喇子都流下來了,趕緊把舌頭縮回來,那點哈喇子收不及,還是吊著絲兒垂下去,把她弄了個大花臉,趕緊用手帕兒擦了,低著頭,不好意思看墨容澉。



    楚王爺滿腔的心猿意馬瞬時被這點哈喇子給弄得尷尬不堪,他臉上浮起可疑的紅云,扭過身到椅子上坐好,清了清嗓子方道:“看著沒什么,下次當心點吧。”



    白千帆也怪難為情的,絲毫沒注意到楚王爺的異常,低頭站在窗前輕輕說了聲,“我省得。”



    接下來兩個人都不說話了,一個站著,一個坐著,滿室靜謐。墨容澉沒覺著有什么,只要她在跟前,怎么都好。白千帆是個臉皮厚的,事兒一過去便扔腦后頭了,腆著臉沒話找話。



    “王爺,側王妃說后兒是初七,府里要辦乞巧。”



    先前修元霜提的時侯,墨容澉并沒往心里去,往年府里沒女人,從來沒弄過這些,底下的丫環們自己聚堆子意思意思也就算了。見白千帆問起,他便道:“你喜歡這個?”



    “喜歡呀,”白千帆邊說邊朝他走過去,“每次府里辦乞巧可熱鬧了,要向織女神敬拜,就著月光穿針引線,看誰穿得又快又好,還要吃巧果子,集市上有賣磨喝樂的,”她說著用手比劃給他看,“這么大小的泥人兒,可得意了。還要拿桂花油洗頭,染指甲。”



    她略微歪著頭,說起這些來眉飛『色』舞,讓他也有些感興趣了,“你每年都過?”



    她嗨了一聲,“我過什么呀,家里姐妹多,她們過,我躲在樹后邊偷看,同她們一起樂。”



    墨容澉心一緊,說不出的憐惜,真是可憐見的,自己一次也沒過過,卻說得頭頭是道。



    “今年你不用躲著看了,你是王妃,由你主事,想怎么過就怎么過。需要什么同側王妃說。”



    “我是個門外漢,主事不行,邊上搭把手還成,”白千帆笑瞇瞇的道,“還是讓側王妃主事吧。”



    墨容澉道:“也行,”既然提起側王妃,他想解釋一下,“王妃剛入府,按理說我不該這么快納妾,她們倆個……”



    “王爺不必解釋,我知道的,”白千帆意味深長的沖他一笑,“王爺是男人,男人嘛,嘿嘿嘿……”



    墨容澉:“……”男人怎么就嘿嘿嘿了,他有些微惱,她怎么笑得那么欠呢?自以為是的家伙!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其實……”



    “王爺,”她打斷他,還得瑟的擠了擠眼睛,“這事攤開來說可怪不好意思的,您是無所謂,我還沒開竅呢。”



    墨容澉臉上有些微赧,沒開竅怎么了,她說這些個臉不紅心不跳的,比他還顯得隨意。



    他有些不死心,沉默了一會,問:“你真的知道?”



    “知道呀,我爹,二哥哥,三哥哥都有女人,一個不夠,多多益善,瞧見好的就往屋里弄,我『奶』娘說,嫁給這樣的夫君日子不會好過,幾個女人守著一個男人,總有扯皮打架的時侯,所以我將來一定找個不納妾的男人,哪怕就是嫁個莊稼漢也成。王爺上次說要把我嫁給杜長風,您事先問問他,若是他打算納妾,那這門親事就算了。”



    墨容澉心里真是五味雜陳,寧愿嫁給莊稼漢都不肯考慮他嗎?他先頭一時沖動做了傻事,娶了兩房女人進來,但至今沒有碰過她們,再說這事論到底,也是因為她,她倒好,撇了個干凈。



    很想問她,如果他把兩位王妃打發了,她能不能考慮考慮他,他總比莊稼漢強點吧。



    只是那兩位都是正兒八經娶回來的,真要打發出去不容易,一個是他的部下,有交情,一個是大學士,輕易不好得罪。請神容易送神難,他當初娶的時侯可沒想過這一層,如今只有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橫豎他不占理,那些話最好提都不要提,趕緊想辦法把人弄出去是正緊,也叫她看看自己的決心。



    修元霜罰了跪,自然不敢再吊以輕心,第一時間吩咐廚房給白千帆改善伙食,可是到了中午,她聽說白千帆在懷臨閣用飯,氣得摔了一只江西窯的翠玉骨碟。



    早上好意叫白千帆一塊去懷臨閣,她不去,結果,自己在那邊吃香的喝辣的,把她撇一邊了。好有心機的小丫頭!



    她憤憤不平,秋紋在一旁加油添醋,“主子,我看這里邊有蹊蹺,說王爺把自己當妹子,都是王妃一面之詞,王爺心里倒底怎么想的,咱們不知道,說不定,這是王妃故意跟咱們打馬虎眼呢。”



    修元霜陰沉著臉,沒說話。



    秋紋又道:“主子,王妃擅用心計,咱們不能不防啊。”



    是啊,不能不防,不管楚王爺倒底把白千帆當成什么,她都不能不防,她是修大學士府的嫡長女,嫁過來的時侯,父親暗示了的,她雖然以側王妃的名義嫁進來,事實上是要做嫡王妃的。如果白千帆一直不挪位,她豈不讓人看了笑話去。



    是該做點什么了,稍一沉『吟』,她說,“把這個消息遞到碧荷閣去。”



    秋紋嗨了一聲,“庶王妃舍得花錢,到處都是她的耳報神,不用咱們傳,她應該早得了信兒了,主子這個方法不錯,讓庶王妃打頭陣,先探探王爺是什么意思,瞧準了,咱們才好動手。”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