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天下能殺我的人可不多

    小÷說◎網】,♂小÷說◎網】,



    吃到一半,皇帝過來了。先前還矜持的后妃們,個個像打了雞血一般,立刻振奮起來。



    皇帝在皇后身邊坐下,臉上帶著和煦的笑容,如謙謙君子,舉手投足自有帝王尊貴的風范。妃子們個個伸長了脖子去看,羨慕和失落在眼底交錯著。



    白千帆撇了撇嘴,瞧瞧,這么多女人眼熱一個男人,多心酸呀。她以后決計不會這樣,想到這里,她腦子里浮現出杜長風的臉,來的路上還看到他了,他沖她搖手,還微微笑,看著像個好郎君的樣子。不知道他有沒有娶妾的想法,有時間要好好問問他。這世上不討小的男人雖然不多,但她寧缺勿濫。



    白貴妃帶頭過去同皇帝敬酒,其他的妃子也紛紛跟了過去,把皇帝圍在中間,鶯鶯燕燕的說笑著。



    中秋月圓人團圓,皇帝都過來同自己媳『婦』兒對飲了,朝臣們也紛紛從屏風那頭繞過來,與自己的夫人喝一杯酒應應景。場面漸漸有些『亂』了,許多人離了桌,三五成群在附近逛著,看花燈,猜燈謎。濃濃夜『色』里,桂花濃郁的香氣一陣陣飄過來。



    墨容澉端坐著,心里卻象有一只小手在撓,癢癢的,坐立不安,看著同僚們一個個都離了桌,猶豫著要不要也過去同白千帆喝一杯。



    往年,他是從不離席的一個,因為沒有家眷,今年有了,還是放在心里珍而重之的那個,可他不敢造次,白千帆再不開竅也知道中秋夫妻對飲的意思,她會看出他的心思嗎?會接受嗎?想著來的路上,她和杜長風那含情脈脈的對視,雀躍的情緒瞬間低落了下去。



    眾目睽睽下,還是不要自討沒趣了吧。



    白千帆一個人悶坐著,實在無趣,也離了席,先去花燈前看了看,燈謎是不瞧的,懶得費那腦子,只看花燈漂不漂亮。看著看著走遠了,到了桂花林,這里香味越發濃郁,深吸一口,沁人心脾,四周挑著巨大的蓮花燈,暈黃的光照在黃燦燦的桂花上,夜『色』里象滿樹的金子,樹林間有花徑小路,鋪著彩石,燈光從空隙間漏進來,形成斑駁的光影,風拂來,光影晃動,有些光怪陸離的味道。



    白千帆自已找樂子,踩著那些光影蹦跳著前行,一不留神撞到了誰的身上,她正要道歉,那人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小娘子,我等你好久了。”



    滿身的酒氣撲面而來,差點沒把白千帆薰倒,她抬頭望去,是一個錦衣華服的男子,大約二十來歲,皮相還不錯,就是樣子不太正緊。瞇著一雙細長的鳳眼,上下打量著她。



    白千帆用力將他一甩,板著小臉,“你放尊重點!”



    “喲,既然來了,就別裝了,”男子伸手要抱她,笑著道:“趕緊的,別辜負了這良辰美景。”他拉著她要往林子深處去。



    白千帆急了,怒斥道:“你這個登徒浪子快放手,知不知道我是誰?讓我夫君知道,他定會殺了你!”



    “殺我?”那男子冷笑一聲,“這天下能殺我的人可不多,你夫君還排不上號。”



    白千帆原本想大聲呼救,又怕事情鬧大了,給墨容澉丟臉,她看這人有些醉意,腳步都踉蹌,憑自己的本事應該掙得脫,一只胳膊被抓住,她便抬另一只手,直直的『插』他的眼睛。



    那人似乎吃了一驚,側身一閃,喃喃道:“我的乖乖,你可真夠辣的,”說著呲牙一笑,“不過我喜歡。”



    他笑得唇角歪歪,樣子越發不正經,伸手在她腰間捏了一把,白千帆氣得重重一腳踩在他鞋面上,他抽了一口氣,反應卻很快速,一只手卻揪住了白千帆的衣襟,另一只手狠狠扇過來,怒罵道:“別給臉不要臉!”



    他隨意『露』一手,白千帆便知道他是個練家子,自己在他手下走不掉,正要說話,斜刺里伸出一只手來,攔住了男子扇下來的巴掌,聲音卻是恭謹:“豫王殿下,您要真打下去,可要惹大禍了。”



    非禮白千帆的正是當今皇上的小皇叔豫王,先皇晚年得子,甚是喜歡,先前對皇子們嚴加管教的那一套,到了他這里全部作廢,明珠似的捧在手心里長大,養成了他飛揚跋扈的『性』格,如今成了皇叔,更是諸事不理,愛鳥,愛蟋蟀,更愛美人,他有個特別的嗜好,喜歡偷人,正經大姑娘不愛,專偷小媳『婦』。



    豫王斜眼打量了一下來人,哼了一聲,怪聲怪氣道:“我當是誰?原來是九門提督大人,你不在城門口守著,到宮里來做什么?皇上今年給你安了位子?”



    杜長風不亢不卑拱了拱手,“是,皇上體恤,給下官安了位子。”邊說邊偷偷給白千帆使眼『色』,讓她到自己身邊來。



    白千帆是個機靈的,趁豫王分神,將他一推,身子輕盈一轉,就到了杜長風身后。



    杜長風提著的一顆心這才放下來,用眼神詢問她好不好?白千帆輕輕點頭,表示還行。



    豫王見他們兩個眉來眼去,有些恍然大悟:“原來她到這里,是會你的?杜提督,沒想到你也是此道中人,哈哈哈,真是難得,改天咱們一起吃個酒,好好交流交流。”



    杜長風不愿意與他糾纏,正了正臉『色』,“王爺留步,下官就此告辭。”說完護著白千帆就要走。



    豫王見他不給面子,有些不爽,冷聲道:“等等,你可以走,她得留下。”



    杜長風自然不肯,他得罪不起豫王,卻可以搬出楚王的名頭。



    “王爺,這位您大概不認得,她是楚王妃,論起來,得叫您一聲皇叔,您這么做,傳出去可不太好聽。”



    豫王一驚,他居然調戲了楚王妃,輩不輩份的他不在乎,反正暗地里更齷鹺的事也干過,只是楚王爺那個人不好相與,鬧大了,確實不太好看。



    花花心思是散了,嘴上卻硬撐著,“你甭拿楚王說事,就算楚王知道了又如何,他不也得叫本王一聲皇叔?難道還敢大不敬揍本王不成?”



    話音剛落,就聽到一個低沉冷硬的聲音從前頭傳過來,“小皇叔這話是什么意思?”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