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想求娶郡主

    我和白長簡順利的回到了行宮,最著急那個是皇后姐姐,我們剛進屋,她就急匆匆跑來了,見我沒事,又去看白長簡,看他坐在床上,都嚇壞了,“大哥哥,你傷著哪里了?”



    說著就要撲到他邊上去看,皇帝隨后進來,長臂一伸,把她撈住,“你又不是太醫,看了也沒用,魏太醫,你給白將軍看看。”



    隨行的魏太醫上前查看了白長簡的腳,向帝后匯報,“皇上,娘娘,大將軍只是崴了腳,并無大礙,請娘娘放心。”



    皇后姐姐這才放下心來,對白長簡說,“你還是大將軍呢,小雙沒事,你倒把腳崴了。”



    白長簡目光低垂,并沒有看她,顯出恭謹的樣子,“臣有罪,讓娘娘擔心了。”



    “大哥哥,你再一口一個臣,我可真惱了。”



    白長簡剛要說話,被皇帝『插』了嘴,“你不讓他自稱臣,稱什么,雖是在外頭,規矩總歸是要的。”



    白長簡看了皇帝一眼,兩個人的眼神都有些古怪,我想起上次在宮里他們兩個也是這般古怪,果然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皇后姐姐對著白長簡又羅嗦幾句,畢竟是一起長大的兄妹,看得出她是很心疼白長簡的,但是她沒有呆多久就被皇帝拉走了。



    我坐在椅子上百般無賴的玩手指頭,等我抬起頭的時侯,發現屋子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時侯都zǒuguāng了。



    白長簡靠在床頭,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慢慢走過去坐在床邊,低頭看他受傷的腳,“還疼嗎?”



    他沒有回答我,但目光移到了我臉上,眼神有些發虛,這樣的他真是太奇怪了,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



    他垂下眼,叫我,“郡主。”



    “嗯。”



    “你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呆會。”



    他說話的時侯,已經沒有曾經那種寵溺的語氣,目光也不溫柔,象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時侯我們一個前院,一個后院住著,客套而生疏。



    我的心瞬間沉到了谷底,他這是怎么了,抱了我,親了我,想不認賬了嗎?



    我哀怨的看著他,可他不看我,我心『亂』如麻,低著頭快步走出來。



    小螺在門口迎我,見我臉『色』不對,有些擔心,“郡主,怎么啦?”



    “回去再說,”我沉著臉,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快到門口時,聽到有人叫我,“郡主。”



    我回頭一看,是杜衡,他一臉關切的看著我,“聽說郡主從山坡滾下去受了驚,不要緊吧。”



    “不要緊,多謝關心,”我敷衍一句,腳步未停,從他面前過去。



    他大概沒想到我是這種態度,有些愕然,“郡主,郡……”



    我進了房間,小螺把門一關,“郡主累了,杜公子有話下次再說吧。”



    我趴在床上,有點想哭,在山洞的時候有多幸福,現在就有多傷心,我沒想到這么快就打回原形了。



    “郡主,到底怎么了?”小螺彎腰看我。



    我不知道從何說起,憋了半天,說,“小螺,你說我去當個姑子怎么樣?”



    小螺大驚,“郡主,你怎么這樣想,白將軍把你怎么了?”



    我咬了咬牙,憤憤的道,“他不想對我負責。”



    小螺驚得身子一震,“你們,那個了?”



    “沒有,”我臉刷的紅了,聲音像蚊子嗡嗡,“就,就親了。”



    “我的老天,”小螺仍被震得不輕,“你們發展得可真快,”她看到我臉上的哀怨,想到最關鍵的問題,“將軍怎么不想負責,他說什么了嗎?”



    “他的態度不一樣了,還讓我出去,說他想自己呆著,我覺得他是后悔了。”我向來視小螺為我的軍師,苦著臉問她,“我現在怎么辦?”



    “別急,”小螺篤定的說,“郡主可不是等閑之輩,難道是白親的?咱們找皇后娘娘,讓她給郡主做主。”



    “不太好吧,”我有點猶豫,“強扭的瓜不甜。”



    “白將軍有膽子親,就該有擔當,我以前覺得將軍挺爺兒們的,如今這樣,真讓人失望。”



    我盯著她,“你不是也喜歡他吧?”



    “沒有沒有,”小螺趕緊擺手,“我對將軍絕對沒有非分之想。”



    不管小螺怎么勸,我還是不同意找皇后姐姐為我做主,盡管我那么喜歡他,可是不想將來和他成為怨偶。



    到了晚上,前坪里燃起好幾堆熊熊燃燒的篝火,侍從擺好了座椅,聽說這是春圍的規矩,白天『射』獵,夜晚行功論賞。



    所有人都興高采烈,只有我興趣缺缺,一來心情不好,二來我什么都沒有獵到,拿什么論賞?



    本來不想參加,但小螺說帝后都到場,我若不去,會讓人說閑話,我不在乎別人怎么說,但是不想皇后姐姐覺得我不懂事,她是我在這個世上最親的人,我在乎她的感受。



    所以我還是來了,坐在右側下首,托著腮望著前面那堆篝火百般無聊,火堆上架著白天『射』到的獵物,空氣里飄著陣陣烤肉的香氣,盡管我沒什么胃口,還是忍不住咽了咽喉嚨。



    四周鬧哄哄的,不停有人在走動,隔得遠看不清楚,只覺得人影綽綽,嘈雜的聲音無休止的傳進我的耳朵里,我聽到有人在說:“白將軍,您的腳好些了么?”



    我心一跳,抬眼望去,幽暗之中,一個挺拔的身影出現在視線里,他拄著拐杖,慢吞吞往火堆旁走過來,有士兵想去扶他,被他用拐杖擋開。緩慢的走到左下首坐下來,正在我對面。



    現在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臉了,他的表情和平時沒什么兩樣,隔著火堆,他抬眼看我,目光輕輕在我臉上掠過,仿佛風過無痕,沒有激起任何漣漪。



    我實在無法把這個冷漠的他和在山洞里對我熱情似火的白長簡聯系在一起。



    賈大人站在皇上身邊,高聲唱著今天『射』獵的結果,我仔細聽了一耳朵,沒想到『射』獵最多的居然是杜衡。



    皇帝龍心大悅,叫人賞酒與杜衡,又問他,“既是論功行賞,杜卿可有什么想要的么?”



    杜衡從座位轉出來,朝皇帝跪下揖手,“稟皇上,臣大膽,想求娶郡主!”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