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明察秋毫的賈大人

    我做夢也沒想到杜衡會當眾求婚,大家也都吃驚不小,我看到白長簡眉心擰成了疙瘩,但很快恢復如常,端起杯飲酒,眼簾低垂,火光搖曳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皇帝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看來杜卿對郡主的確情有獨鐘,朕向來喜歡成人之美,只是不知郡主意下如何?”



    皇帝聰明,他把球踢到我這里,我勾著頭沒吭聲,小螺在身后輕輕推了推我,“郡主,皇上問話呢。”



    我抬起頭來,先看了皇后姐姐一眼,她笑『吟』『吟』的看著我,目光里帶著期盼,也有鼓勵。



    我起身行禮,朗聲道:“皇上,杜公子今日拔得頭籌,是為勇士,蒙勇士厚愛,小雙自不敢擔,但小雙亦敬佩勇士,若是明日,杜公子仍能拔得頭籌,小雙便應允這門親事。”



    我的話剛說完,四周響起了一片嗡嗡的議論聲,我誰都沒看,只盯著白長簡,他終于抬起頭來,訝異的看著我,表情有點不敢相信。



    我輕輕吁了一口氣,有一種扳回一局的痛快,哼,你不想對我負責,可想求娶我的人多了去,以為誰稀罕么?



    飯后回到房間,小螺問我,“郡主,如果明日杜公子真的再次拔得頭籌,郡主真的要嫁給他么?”



    我歪唇一笑,“他自然是拔不了頭籌的,我想好了,明日我不『射』獵,就跟著他,讓他什么都打不著。”



    小螺松了一口氣,“原來郡主早有打算,害我白擔心了一場。”頓了一下又憂愁的說,“就算杜公子失算了,可白將軍那里……”



    白長簡是我的軟肋,一提他,我就焉了,倒在床上,“隨他去吧,我是不會勉強他的,大不了回到臨安城,我就搬到小麻朵胡同去,到時侯你要隨我一同去么?”



    “當然,我生是郡主的人,死是郡主的鬼,自然是要跟去的。”



    “那里可不比將軍府,清苦著呢。”



    “不怕,郡主能吃的苦,小螺也能吃。”



    我郁悶了一天,總算有了一絲安慰,這個世上,總算還有一個人對我不離不棄!



    第二天,我打定主意跟著杜衡,偷偷尾隨他,只要他端起弓,我就大聲咳嗽,獵物聽到聲音,自然逃走了。



    只是這樣一來,他發現了我,并沒有怪我,反而邀請我與他一道。



    由暗轉明,我也很坦然,與他一同策馬前行,他一路跟我說話,我偶爾敷衍,在外人眼里,我們看起來好象還挺和睦。



    我看到了不遠處的白長簡,明明出發的時侯沒有看到他,他的腳傷應該還沒好,這會子卻騎在馬上,不知道想干什么?



    杜衡也看到了他,正要抬手打招呼,白長簡一拉韁繩,調轉馬頭走了,杜衡有些尷尬,垂下手訕笑。



    我安慰他,“別介意,將軍大概是怕嚇走獵物,所以不敢大聲喧嘩。”



    杜衡哦哦點頭,“白將軍腳傷未愈就來『射』獵,實在讓人佩服。”



    我不太想談論白長簡,一抬眼,看到不遠處的樹上停了只大鳥,忙壓低了聲音說,“看,好大一只鳥。”



    杜衡說時遲那時快,抬弓『射』箭不過是眨眼間,那只鳥便被『射』了下來,我張大了嘴,半天沒回過神來,這也太快了吧,杜衡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接下來的行程,盡管我一會咳嗽,一會搶著『射』箭,但杜衡還是獵到了不少的獵物,看到馬背上堆的獵物越來越多,我心里的不安越來越大,這廝不會今日又拔了頭籌吧,難道我真的要嫁給他?我暗自惱怒自己沒用,這么緊盯著,還是讓他得了逞。



    回到行宮,我粗略的掃了一眼,果然誰都沒有杜衡的獵物多,賈大人拿個小本子在記數,我踱過去,聽到他在念叨,“鹿一只,狍子一只,雀八只……”



    “哪有八只,”我說,“賈大人眼花了嗎,明明只有六只。”我把手背在后頭,手里拎著兩只雀。



    賈桐彎腰查看了一下,一臉困『惑』,“明明剛才點過是八只,難不成有兩只飛走了?”



    我說,“飛走了就表示人家沒死,不算。”



    賈桐很認同我的話,拿筆改數字,“雀六只,野兔三……”低頭一看,“咦,野兔怎么也跑了一只?好吧,野兔兩只。”



    我對他笑,“賈大人真是明察秋毫。”



    他也對我笑,“郡主快走吧,不能再少了。”



    我臉一紅,都說賈大人是二百五,原來他是真的明察秋毫。



    “知道郡主不愿下嫁,”賈桐沖我眨眼睛,“我能幫的也只能這樣了。”



    我心一暖,對他點點頭,轉身回了房間,賈桐雖然是皇帝的人,但他曾經做過皇后姐姐的師父,現在又是太子殿下的師父,有了這層關系,對我,他總是多加關照的。



    到了夜晚,又一輪的論功行賞開始了。



    賈桐站在皇帝身邊大聲念著今日誰誰誰打了多少獵物,分別是什么,所有人都豎著耳朵聽,念到杜衡時,更是萬籟俱寂,因為大家都記得昨晚我的承諾,等著看好戲。



    等賈桐念完,杜衡『射』的獵物很明顯比別人多,小螺在身后緊張的握住了我的手腕子,她怕我一時沖動會做出點什么來。



    但是我比她想像中冷靜,我看著對面的白長簡,他跟昨晚一樣,垂著眼簾,獨自喝酒,似乎這一切都與他無關,我再一次領悟到萬箭穿心的疼痛,這個男人,我真是恨死他了!



    皇帝對杜衡大加贊賞,“杜愛卿果然勇猛無敵,勇士的稱號當之無愧,來人,賞……”



    “皇上,”賈桐突然『插』話,“臣還沒有念完。”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包括我在內,難道這不是最終結果?后邊還有更厲害的么?我有些激動,又有些害怕,萬一那人英勇無敵,卻相貌丑陋,我豈不是要哭死?



    皇帝斜眼看他,嘴角抽了抽:“快念!”



    賈桐清了清嗓子,揚聲念道:“白將軍今日『射』獵,雀十二只,野兔八只,鹿兩只,狍子兩頭……”



    賈桐每念一樣,大家的眼睛就睜大一分,表情越來越詭異,他們大概都忘了,白長簡曾經也是赫赫有名的戰神,這個稱號當初只有皇帝當過,所以,誰才是真正勇士,顯而易見。



    我放下心來,盡管白長簡不會求娶我,但他打敗了杜衡,間接也是幫了我。



    皇后姐姐尤其高興,皇帝還沒開口,她就很興奮的,“白將軍想要什么,快說,讓皇上賜給你。”



    白長簡放下酒杯,走到火堆旁跪下行禮,“謝皇上隆恩,臣想求娶郡主!”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