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九百零八章 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坐進轎子,史鶯鶯心疼的把哭得眼睛紅紅的閨女抱進懷里,“芃芃,嚇著你了吧。”



    史芃芃乖巧的依偎在她懷里,“我知道娘親沒事的。”



    “是娘不好,娘不該帶你一起來的。”



    史芃芃抬起頭來,“娘親不是說過,經歷得越多,才能越快長大,芃芃好想快點長大,幫著娘親一起打理生意。”



    史鶯鶯『摸』『摸』她的頭,欣慰的笑,“真是娘的乖女兒,你弟弟是指望不上的,娘也就指望你了。”



    史芃芃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的,『摸』『摸』她的肚子,“娘,您真的不疼了吧?”



    “不疼了,”史鶯鶯叮囑她,“別告訴你爹啊。”



    史芃芃點頭,“我知道,娘說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解決不了再找爹爹。”



    ——



    馮掌柜坐在桌子邊,聽完手下匯報,眉頭擰起來,“你沒弄錯,鬧事那『婦』人就是如意樓的東家?”



    “正是,掌柜的,小的親眼看著他們進了如意樓,小的打聽清楚了,那『婦』人正是如意樓的東家。”



    馮掌柜手里轉著兩個核桃,臉『色』漸漸陰沉起來,“沒想到是正主子親自出馬,就不怕把命真的丟了?”



    “掌柜的,您說她是不是已經知道那事……”



    馮掌柜心一跳,豆腐!如意樓的女東家正是吃豆腐出的事,他手一滯,把核桃緊握在手心里,原來如此!



    他這廂剛給如意樓的豆腐動了手腳,那廂如意樓的東家就吃他們店里的豆腐出了事。哪有這么湊巧的事,她這是一報還一報,讓他有苦說不出!好個厲害的女東家!



    “掌柜的,咱們下一步該怎么辦?”



    “容我想一想,”馮掌柜重新轉動起手里的核桃:“只要沒有傳到東家耳朵里,事情還有轉機。”



    金汀閣的東家是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名下產業極多,行事低調,很多人并不知道金汀樓的東家是誰,只知道是個勢力和背景極大的人物,一般人不敢惹。只有馮掌柜知道他是誰,也知道他的厲害。



    被史鶯鶯鬧過之后,金汀閣的名聲大損,第二日竟是一個上門吃飯的都沒有,頭一次門庭這樣冷落,金汀閣的伙計和廚子都十分沮喪。



    但是沒辦法,外頭都傳開了,說金汀閣差點把人毒死了,誰還敢上門來?



    可是很快,又有消息傳了開來,說上次在金汀閣中毒的『婦』人正是如意樓的女東家,因為她眼紅金汀閣的生意,所以故意跑去栽贓誣陷,想搞垮在臨安城極有口碑的老酒樓。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老百姓也不知道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反正事關『性』命的事,還是觀望觀望再說,金汀閣依舊是門可雀羅,反倒是去如意樓的人絡繹不絕。



    這時侯,有人說了,那日如意樓東家中毒,很多人親眼目睹,她臉『色』慘白,額上冒了豆大的汗,不象是故意裝出來的,況且大夫親自診了脈的,證實是中毒,再說一個『婦』人哪里有那么大的膽子,萬一真把自己毒死了,豈不是不值當?而且如意樓自打重新開張,生意一直不錯,完全沒必要去做這樣的事,倒是金汀閣的生意淡了許多,是不是看到如意樓的東家來吃飯,故意要害她?



    這個言論一傳出來,大家的天平朝如意樓傾斜得更多了,金汀閣是高檔酒樓,一般百姓吃不起,倒是如意樓很平價,井市百姓都可以去,孰輕孰重自然就很分明了。



    史鶯鶯聽著阿夏從外頭帶回來的消息,得意的揚眉,“跟我斗,自食惡果了吧。”



    阿夏說:“夫人這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真是高明,我看金汀閣這回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哼,他想栽贓陷害我,我就讓他嘗嘗被栽贓陷害的滋味,我史鶯鶯從不主動招惹誰,可誰要來招惹我,我也不是好惹的。”



    “那是,他們那些養優處尊的老爺們哪有夫人這樣的魄力,敢拿自個的『性』命當賭注。”



    史鶯鶯瞟他一眼,“我那叫藝高人膽大,不過是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罷了,這事別再提,若是讓我家將軍聽了去,那就不太妙了。”



    事情鬧得這么大,紙哪里包得住火?杜長風雖然在城外,但消息并不閉塞,無意中聽到送軍需的士兵說起這檔子事,嚇得心直哆嗦,叫人速速牽馬,騎了就往家跑。



    打馬進了府,韁繩扔給小廝,剛進了二道門,聽到金釧兒和柱子在轉廊那里說話。



    “金汀閣的掌柜哪是夫人的對手,聽說這幾天,一個客人也沒有,黑了心的東西,活該!”



    柱子說起那天的事還有點后怕,“夫人也是膽大,敢拿自己的命去賭,爺兒們都做不到咱們夫人那樣。”



    “誰說不是呢,就算是……”金釧兒說到一半打住了,因為她家將軍黑沉臉站在面前。



    “把事情老老實實告訴我,否則,”杜長風瞪著他們,“一人賞你們一頓鞭子,誰也甭想跑。”



    金釧兒幾個對史鶯鶯忠心耿耿,可他們更怕杜將軍的鞭子,兩個人面面相覷了一下,吞吞吐吐把事情說了。



    原先杜長風還只知道個大概,并不知道具體的情況,現在聽金釧兒一說,史鶯鶯是真吃了耗子『藥』,肺都氣炸了,狠狠的指著他們,“沒用的東西,要吃也是你們吃,怎么讓夫人吃,等著,一頓鞭子沒跑的。”說完,急匆匆走了。



    金釧兒嚕囔著:“不說挨鞭子,說了也挨鞭子,橫豎都要挨,早知道不說了。”



    柱子說:“將軍沒罵錯,咱們是有錯,怎么著也不該讓夫人冒這個險,到現在我還在后怕呢。”



    “夫人決定的事,誰能勸得住,再說了,咱們跟著夫人這么久,幾時見夫人做過沒把握的事?”金釧兒有點不以為然,“倒是將軍有時侯做事不太靠譜。”



    史鶯鶯正在屋里教史芃芃怎么記賬,突然一陣風卷著一道身影進來,把她抱起來往肩上一扛,跟碼頭的苦力扛米袋似的,扛進里頭的寢臥去,也不把她放下,反身把門“哐啷”一聲鎖起來。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