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我生氣的后果很嚴重的
 對尉遲不易來說,給南原皇帝講故事是件極其痛苦的事,要不是想著這是自己的承諾,她一準要撂挑子走人。

她把自己所有知道的,不管是關于白千帆,還是史鶯鶯的事情,都說給藍霽華聽了,他居然一點睡意都沒有,她一停下來,他就問,“還有呢?”

還有個屁,她困得眼皮子都睜不開了,說話也有氣無力,“不說了,我困了,明兒個再說吧。”

說完她就不管他了,閉著眼睛睡覺。

在她還停留在迷糊的淺睡時,她聽到藍霽華在邊上不停的翻來翻去,弄得悉悉索索響,就跟身邊有只大耗子一直在竄似的,很讓她惱火,“你倒底睡不睡啊?”

“我睡不著,”藍霽華說:“不易,把你的手給我。”

尉遲不易含糊的問,“你要我的手做什么?”

“給我,我就能睡著了。”

只要他不再翻動,尉遲不易這會子什么都答應,很爽快的把手放在枕頭上,藍霽華看著那只秀氣的手,彎唇一笑,他知道這么做有點怪,可上次握著尉遲不易的手,他真的睡得不錯。

昏暗的賬子里,兩只手交握著疊放在枕頭上。

尉遲不易的手仿佛真有奇妙的魔力,藍霽華紛亂的心,漸漸安定下來。

尉遲不易講的那些故事產生的無數畫面,也不再在他腦子里盤旋,象一盞盞燈似的,漸次熄滅,換來他內心的平靜。

早上藍霽華醒來的時侯,尉遲不易還在酣睡,微微側著身子,懷抱著枕頭,兩只腿一左一右,趴著大字,右腳還越到他這邊來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把身體慢慢挪過去一點,尉遲不易的腳挨在他腿邊了。

目光移上來,枕頭上的手還握在一起,不過尉遲不易的手是松開的,他是握緊的。

藍霽華靜靜的看了一會,突然抬起身子一點一點靠過去,他伸著另一只手去探尉遲不易的呼吸,盡管知道她在呼吸,但那呼吸太過輕淺,總讓他心存猶疑,她的氣息噴在他手上,非常淺,幾乎察覺不到。

他撐著身子靜了一會,把手收回來,頭探過去,這個姿式很有難度,手還握著,腳還挨著腳,他要在不驚動她的前提下以一種別扭的方式靠近。

臉大概要比手敏感,他能感覺尉遲不易噴在他臉上的呼吸,同樣很輕,但有溫度。

他聞到她呼吸里有些清甜,象早上漫步在山林聞到空氣里有花香的味道。

他的目光從她臉上移到她嘴唇上,她的嘴唇比他的要厚一點,但小得好看,象花瓣一樣,他很少看到有男人長著這樣小巧的嘴唇,長在尉遲不易臉上,配著她的五官,還挺合適。

他久久的保持著這個姿式,視線里是她的唇,呼吸里是她的氣息,他覺得自己很猥瑣,因為他居然想親一下那張嘴,這個念頭一起,把自己嚇了一跳,立刻拉開了距離,松開手,腿也離開了,他還不想把自己真的變成一個斷袖。

尉遲不易夢到自己被一頭熊追趕,她拼命跑,結果一腳踏空,掉下了懸崖,一下就醒過來,她是被自己彈醒的,腳不知道踹到了什么,手則舞在半空,以至于她睜眼的時侯,整個人都是懵渣渣的。

尉遲不易側著身子躺得好好的,突然被她踢了一腳,轉身一看,尉遲不易睜著迷蒙有眼睛,兩只手高高舉著,腳挨著他的腳。

他不動聲色把腳移開,問,“怎么,做夢了?”

尉遲不易把手放下來,慵懶的嗯了一聲,這一聲很短,一點都聽不出煙公嗓,輕輕柔柔跟貓叫似的,藍霽華覺得心里那只貓爪又撓了一下。

“夢到什么了?”

“被一只大熊追,然后我掉懸崖底下了。”

“真夠慘的,”藍霽華說,“你見過熊嗎?”

說實話,尉遲不易還真沒見過,但她聽說過呀,熊瞎子是黑色的,圓溜溜的腦袋,圓滾滾的身子,短尾巴,大概就是這樣。

“南原有熊,改天帶你去瞧瞧。”

“不去,”尉遲不易斷然回絕,上次被那對獅虎嚇破膽的陰影還在呢,她才不要去看什么熊瞎子。

她抱著枕頭坐起來,“天亮了,我走了,還得練功呢。”

藍霽華沒有留她,“行,你走吧,我也起了。”

他剛才想好了,不能和尉遲不易走得太近了,這小子長得清秀,容易讓他產生錯覺。

可尉遲不易真的走了,他又有些悵然若失,時間還早,他們躺著說會話多好啊。

這晚以后,尉遲不易繼續練她的功夫,藍霽華管住自己沒去找她,天天雕小木頭人打發時間。

只吃飯的時間,他們能碰一面,說幾句玩笑話。

藍霽華覺得這樣挺好的,尉遲不易是他逗悶子的玩意兒,每天能讓他笑一笑就行。

又過了幾天,尉遲不易來找他,說讓他看看她的功夫長進了沒有。

她不肯在大殿上施展拳腳,怕被人看到,把藍霽華拖到她屋里去。

只一招,但藍霽華看到了她的勤奮和努力,他贊賞的點頭,“不錯,比我想像的要好。”

得了夸獎的尉遲不易很高興,要知道,藍霽華對她的身手從來都是輕蔑的態度,能得他一句好,真的不容易。

她喜滋滋的說,“這一招我練好了,你再教下一招吧。”

藍霽華負著手,笑著搖頭,“想贏康巖龍,一招足夠了。”

“一招就夠?”

尉遲不易有些懷疑,“他的功夫可不低呢。”

“所以我才說要他先動手,他的招式我告訴你了,怎么破解,我也教你了,雖然你功力不夠,那一招最多能發揮出三成的威力,那也夠了,足以讓康巖龍倒地,倒地他就算輸了。”

“一招就能讓他倒地?”

“試試就知道了。”

“你可別騙我,我輸了會很生氣,我生氣的后果很嚴重的。”

“嚴重到什么地步?”

“再也不給你講故事了。”

藍霽華在心里笑,不講也好,每次講完,不管是想起白千帆,還是想起史鶯鶯,他都半宿睡不著。

“就這么說定了,”藍霽華說,“去找康巖龍比試吧,記住一定要快,唯快不破,你就贏了。”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