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寧十一知道,黑暗中一定有人看到他進了月兒的屋子,可是很奇怪,他呆了這么久,龐管事卻沒有來找他的麻煩。

他原本打算見月兒一面,說兩句體已話就走,可現在見了面,溫軟的身子抱在懷里,他又不想走了。

月兒笑話他,“原以為你是個干脆的人,婆媽起來跟個女人似的。”

寧十一臉脹得通紅,倒底是年青氣盛的爺兒們,他可以為了月兒舍命,但月兒這么說他,臉上有些掛不住,他心心念念都是她,她倒好,趕起人來一點也不含糊,比他干脆多了。

一口氣堵在喉嚨里,不上不下,終是提了腳步,說,“天不早了,你歇著吧,我走了。”

一步邁出去,卻被拉住了,回頭一看,月兒扯著他的腰帶,似笑非笑看著他,“生氣了?”

“沒有,”他也笑了笑,“哪能呢?”

月兒抿嘴笑,另一只手也搭上來,把腰帶上的活結打開,寧十一心里磕了一下,明知故問,“做什么?”

月兒一臉無辜看著他,“不是要歇著嗎,我侍侯你更衣啊。”

寧十一滿腔的怨氣一下就被風吹散了,一把將她打橫打抱起來,“你這個妖精。”

妖精看著他吃吃的笑,軟軟的手劃過他的眉毛,“就不怕我吃了你?”

“命都是你的,愛吃不吃。”

月兒笑得越發厲害了,“十一爺,我倒沒發現你嘴巴這么甜呢?”

寧十一索性不要臉到底,“甜不甜要嘗了才知道。”

這回輪到月兒滿臉通紅了,不輕不重的在他背上敲了一下,“說你還得意了,沒臉皮的。”

兩人并肩躺在床上,身體渴望著,但顧著孩子,不敢造次,寧十一把胳膊枕在月兒頸下,攬著她的肩頭,一段日子沒見,肩頭圓潤了些,他捏了捏,說,“長肉了。”

月兒嗔道,“每天大補的湯喝著,能不長肉嗎?”

寧十一嘆了口氣,“我先前還怕他們苛刻你,現在知道他們重視孩子,斷不會讓你吃苦。”

說到這里,他突然想起來,問,“他們為什么這么重視咱們的孩子?”

月兒默了一會,說,“咱們的孩子將來是做大事的。”

寧十一有些奇怪,“孩子都沒生出來,他們怎么知道他將來是做大事的?”

“上甲等的孩子會由主人親自教導,長大了會出去的。”

“出去做什么?”

“做任務。”

“做什么任務?”

“不清楚。”

“還回來么?”

月兒搖頭,“不知道,那些事不會讓我們知道的。”

“可他是你的孩子,你就不擔心?”

“孩子大了,總要離開娘,到外頭的世界去闖蕩,主人會照顧好他們的。”

寧十一皺眉,“什么狗屁主人,對你這樣,你還這么相信他?”

月兒抬眼看他,“不要對主人不敬,沒有人強迫我做什么,是我自已愿意的,主人是干大事的人,我們都希望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他干什么大事?”

月兒搖頭,“我不知道,但主人對我們有恩,在這里,人人都尊敬他。”

寧十一越聽越糊涂,“他怎么對你有恩了?”

“上次你問我想不想出去,我說不想,不是騙你,是真的不想,進來這里的人都不想出去,我家在北境的一個小村子里,你打那過來的,應該知道,那地方有多貧瘠,一年到頭吃喝都成問題,蒙達軍還時不時來騷擾,家里日子過得苦,我家還個兩個弟弟,吃的都緊著他們,那時侯我就想,要不干脆賣到大戶人家當丫頭去,別的不說,吃飯不是發愁了。

后來到了這里,不用受氣,也不用干重活,能吃飽,還有漂亮衣裳穿,最讓我高興的是,這里氣侯好,不用整天穿得像個球似的,我的手愛長凍瘡,一到冬天,兩只手全爛了,還得洗衣裳做飯,泡在冰冷的水里,到了這里,一次凍瘡都沒長過。

咱們這地方好,莊稼長得快,還種茶樹,棉花,自己養活自己,一點問題都沒有,我是個女人,沒別的本事,又不愿吃閑飯,所以就……”“所以就陪男人睡覺?”

寧十一唬著臉,“還好碰到我,要是碰到別人,你就毀了。”

“也沒你說的那么糟,上甲等的男人不多,我好吃好穿過了五年,才碰到你。”

不管月兒怎么說,寧十一心里還是不太爽,一想到這個女人萬一跟了別的男人,心里就來火,想壓著她狠狠教訓一番,又怕傷著孩子。

“他們真要有你說的那么好,為什么逼你吃藥?”

“沒規矩不成方圓,管著這么大的地方,還有這么多人,不用些手段是不行的,大家都懂規矩,極少有人犯事,要不是你冒冒失失闖了過來,龐管事也不會逼我吃藥。”

寧十一悻悻的哼了一聲,“我看你是被他們洗腦了。”

“我在這里生活了五年,是非好歹分得清的。”

寧十一是懷著敵意進來的,月兒卻對這個地方充滿了感恩,再討論下去,肯定不歡而散。

寧十一自己悶了一會,說,“你知道怎么出去嗎?”

“不知道,反正我沒想過要出去。”

“你知道這個地方存在多久了?”

月兒想了想,“挺久的,怕有二三十年了吧。”

寧十一吃了一驚,這樣一個地方存在了二三十年之久,卻從來沒有被人發現過,不能不說是個奇跡,況且……“你剛剛說,有人奉主人的命令出去做任務?

這些年,一直都有?”

 月兒遲疑了一下,“應該有的吧。”

她突然摟緊了他,“你別問那么多,知道得太多對你不好。”

寧十一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撫,“怕什么,我也馬上要出去做任務了,知道多一點,總沒壞處。”

月兒在他懷里蹭了蹭,聲音悶悶的,“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會的。”

寧十一說,“爺開了恩,以后這條命就是你們娘倆的了。”

剛說完,月兒毛絨絨的頭拱了上來,貼著他唇角親了一口,寧十一心一跳,囁囁的,“別……小心孩子。”

月兒斜睨他一眼,“德性,我是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甜。”

頓了一下,又兇巴巴的說,“到了外頭,這樣的話不準跟別的女人說,聽到了沒有?”

寧十一就稀罕她張牙舞爪的樣子,憋著笑,摁著她的腦袋,狠狠親上去……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