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1章 失身

    夜



    滂沱大雨,電閃雷鳴。



    沈翹拖著行李箱,漫無目的地走在雨中。



    “翹翹,林江不是因為中了五百萬彩票才跟你離婚的,是你沒有盡好一個妻子應盡的義務。”



    “沈翹,你煩不煩,離婚是很早以前就想提的。你不想離,你還想分家產嗎?”



    沈翹的臉上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



    視線一片模糊。



    過道有輛銀色的賓利以飛快的速度朝這邊飛來,傷心過度的沈翹沒有發現。



    直到那輛車子快到身前的時候,她反應過來,但大腦卻是死機狀態,整個人站在原地發懵地看著那輛車直直地朝自己開來。



    吱——



    銀色賓利急速轉彎,可以看出車主的車技,因為速度過快撞上了護欄。



    沈翹站在原地,一顆心瘋狂地跳動著。



    銀色賓利攔上護欄以后便沒動靜了。



    深夜,此處僻靜,過往沒有車輛。



    沈翹在原地站了數幾秒才反應過來,猛地抬手將臉上的淚水用力抹去,然后丟下了行李箱朝銀色賓利奔過去。



    車內一片黑暗,沈翹趴在車窗上面,隱約看到里面有個男人的身影趴在方向盤上。



    沈翹用力地拍著車窗,“先生,先生你沒事吧?”



    不管怎么說,對方都是為了躲避自己才撞上了護欄,如果他有什么好歹,她得負責的呀!



    聽到一聲咔嚓,沈翹趕緊拉開車門將上半身探了進去:“你還好嗎?啊……”她的聲音還帶著哭腔。



    話未說完,趴在方向盤上的男人突然探手抓住了沈翹的胳膊,將她抓了進去。



    砰!



    車門關上,鎖死。



    沈翹跌在男人的腿上,男人火熱的大手如同鐵鏈一般鎖在她的腰間,令她動彈不得。



    “放,放開我……”沈翹感覺到了危險,結巴地朝男人說了一句。



    “找死嗎?”



    按著她的人緩緩開口,聲音低沉渾厚,如甘冽的清酒一般滑過喉間。



    沈翹愣了幾秒便反應過來他是在說自己走在大馬路中間的事情,她趕緊搖頭:“我,我不是故意的。”



    “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但你自己送上門來,就別怪我……”話落,男人將她提了起來,分開她的雙腿坐在他的腿上,曖昧又惹火的姿勢讓沈翹顫抖。



    感覺到了火熱的昂揚,正狂傲地抵著她,沈翹頭部發麻,手抵在男人的胸前,結結巴巴:“你要干什么……”



    “你說呢?”



    男人俯身,冰冷的薄唇徑自擒住了沈翹因害怕而微微發顫的唇瓣。



    “唔……”沈翹身子一軟,腦袋里有什么東西炸開了。



    男人的吻極具侵略性,氣息火熱又狂放,但男人的吻似乎有些青澀,先是試探性地將舌尖探入,但很快找到了門道,按著她的后腦勺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地吮吸著。



    沈翹腦袋空白了許久,直到身下一痛,她才回過神來,拼命地捶打著跟前的男人。



    男人食髓知味,將座位放平后把她壓在身下……



    暴雨下了一夜,似乎在洗刷著這個城市的罪惡。



    一夜瘋狂后……



    車內的人指尖動了動,男人銳利幽深的眼眸倏地睜開,夜莫深坐了起來。



    空氣中有女人留下來的甜膩氣息,但現場只有他一個人。



    跑了?



    夜莫深眼眸深了幾分,目光落在座位那一抹紅上,眸光帶了幾分復雜。



    雛兒?



    真是麻煩!



    夜莫深給助理蕭肅打了電話,冷聲吩咐:“馬上定位我的位置,查清楚昨天晚上那個女人是誰。”



    說完,不等他的助理明白過來,就掛了電話。



    *



    沈翹是半夜逃走的,趁著雨勢大,她狼狽不堪地回了娘家。



    結婚那么多年,她連自己的丈夫都沒睡,今天卻睡了一個陌生男人,所以沈翹慌得不行。



    醒來的時候下意識就選擇了跑路。



    “翹翹。”



    沈母推開門進來,給她送了一碗姜湯。



    “謝謝媽。”



    “你跟林江是徹底完了?”



    提起林江,沈翹垂下眼簾,捧著姜湯有一下沒一下地喝著,明顯不想多提。



    “離婚了也好,反正你爸爸給你安排了另一個婚事。”



    聽言,沈翹心里一陣咕咚,猛地抬起頭來:“媽?”



    “雖然對方有腿疾,但你畢竟是二婚了,就不要嫌棄了。”



    沈翹:“媽,你在說什么?”



    沈母刷地站起來,一臉怒意地看著她:“婚事就定在一個月以后,你不想嫁也得嫁。”



    “我跟林江今天晚上才離的婚,你們是怎么知道的?”沈翹只覺得心頭漸漸發冷。



    “不瞞你說,這件事婚事本來是落到你妹妹頭上的,但你既然離婚了,就你替你妹妹上吧。”



    說到這里,沈母深吸一口氣,目光幽深地望著她:“對方有腿疾,翹翹,沈家不能兩個女兒都毀了。”



    心中一陣鈍痛,沈翹捧著姜湯的手漸漸發抖,她嘴唇哆嗦:“媽媽,我可是你的親生女兒……”



    “月月可是你的親妹妹,你忍心看她受苦?”



    “那我呢?”



    “總之,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一個月以后你必須嫁到夜家去!如果沈家兩個女兒都毀了,我跟你爸都活不下去了。”



    出嫁的那天,沈翹的妹妹沈月來找她。



    “姐姐,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媽媽她……”



    沈翹盯著她,目光一動不動:“對不起?那你愿意穿上婚紗,自己嫁嗎?”



    “姐姐,我……”沈月握緊手中的拳頭,咬了咬牙,最后將手松開,泄氣:“我有男朋友的姐姐,可你已經離婚了……”



    沈翹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是啊,我已經離婚了……照顧好爸媽吧,為了這件事,他們可謂是盡心盡力,費盡心思讓我答應。”



    嫁給一個有腿疾的人,說明她這輩子就要一直照顧他了,如果這本來就是她的命,她可以接受。



    可這明明就是沈月的,而她沈翹,在經歷了丈夫背叛之后,回到娘家,本想可以得到一些安慰。



    可沒想到,得到的卻是,讓她替妹妹嫁到夜家的消息。



    就因為對方有腿疾,父母不想讓沈月毀了。



    那她呢?



    可偏偏那是生她養她的父母,她只得接受。



    夜家準備的排場很大,一場繁瑣的婚禮,沈翹是代替沈月嫁過來的,來前就被沈氏夫婦洗過腦了。



    雖然大家都不認識她,但沈翹心虛,整個過程都是低頭的,盡量不讓別人注意她。



    新郎坐在輪椅上,氣息冷冰冰的,把婚禮現場都快凍成冰柱了,所以大家的注意力多數都在他的身上。



    婚禮雖然排場大,但還算簡單,因為夜莫深不敬酒,眾人畏于他身上的氣場也不敢鬧他。



    婚禮完成后,沈翹就被送到了新房里。



    上了年紀的老傭人在她的面前立威道:“二少奶奶,雖說我們二少是有腿疾的,但好歹也是夜家的二少爺,二少奶奶嫁過來以后,可要盡心盡力照顧我們二少爺才是。”



    自從那天晚上淋了雨被母親告知要代替沈月嫁到夜家去之后,她第二天就發高燒了,然后好幾天才退下來。



    之后病情反反復復,一直沒有好全,直到今天穿上婚紗前她還是吃了感冒藥的。



    這會兒眼皮重得不行,聽了傭人的話之后,只得連連點頭,然后道:“我知道了,能不能讓我休息一會兒?”



    她真的快支撐不住了。



    老傭人看她的眼神頓時充滿了嫌棄,一邊說著她的閑話一邊出去了。



    她一走,沈翹也不管身上穿的是不是婚紗,直接倒頭睡了。



    睡夢中,好像有銳利的眼神落在她的臉上,怪怪的。



    快來看"hongcha866"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