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88章 反正洗不干凈,不如砍掉

    聽言,沈翹倏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咬住下唇解釋道:“我會給你洗干凈的。”



    “怎么洗?”夜莫深嘲諷地掃了她一眼:“手洗嗎?”



    沈翹頓了頓,眨了眨眼睛,“當然不是,我會給你送去干洗店的。”



    她家雖然不是什么有錢人家,但常識她還是知道的,西裝不能水洗,特別是這種值錢的。



    “呵,還不算太無知。”夜莫深冷笑了一聲:“但你覺得洗完我會穿?”



    沈翹抿唇不說話。



    夜莫深繼續滿不在乎地扎她的心:“西裝被你穿過了,我嫌惡心,就算洗干凈我也不會穿。就跟一個內心愛慕虛榮的女人一樣,表面裝得再無辜,她也是一個不三不四的女人,懂?”



    沈翹一開始還能不在意,聽了這番話以后實在rěnwúkěrěn:“……不就一件西裝嗎?是我求你給我穿的嗎?是你自己把西裝披到我身上的,你覺得西裝臟,那你剛才在會議室里摸我半天,你怎么不洗手?”



    夜莫深:“……”



    蕭肅:臥槽,信息量太大了。



    摸了……半天??蕭肅悄悄地打量了沈翹一眼,忍不住想豎起大拇指給她點贊!



    夜莫深沒想到小貓的爆發力居然這么驚人,連這種話當著第三人的面她都說了出來,但一時也被噎住了,只能惡聲惡氣地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沒洗?”



    沈翹順著他的話往上爬:“洗了又如何?反正都洗不干凈,不如砍掉!”



    夜莫深:“……”



    蕭肅在心里作了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沈助理……實在太強大了!



    沈翹也是被他氣壞了,想她是好心替他將西裝拿回來的,都說要替他送去干洗了,他不穿就不穿,非得說那些話來諷刺她。怒氣,直接懟了過去。



    電梯里的氣氛囂張跋扈,沈翹身上戰斗的氣勢不減,夜莫深身上的戾氣逐漸加重。



    他眼瞳深瞇,一雙墨色的眼眸帶著懾人的光芒盯著沈翹。



    面對這種懾人威壓的眼神,沈翹的后背發寒,但還是挺直了腰桿跟夜莫深對視,一副不服輸的樣子。



    片刻,夜莫深怒極冷笑,“還真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叮——



    沈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出電梯。



    蕭肅想了想,覺得這個沈翹的脾氣還挺大的,再看看夜莫深的樣子,他的情緒波動雖然很大,可明顯被沈翹給噎得說不出話來了。



    忽然之間,蕭肅有些暗爽是怎么回事?



    誰不知道夜家的二少雖然坐在輪椅上,但是喜怒無常,而且嘴特別毒,別說對男人了,對女人都沒有客氣的時候,參加宴會的時候哪個只要有女的來跟夜莫深搭訕,最后肯定會被夜莫深的話說的眼睛紅紅的,不是哭著跑掉的,就是惱著跑掉的。



    沈翹平時都是一副軟柿子好欺負的模樣,沒想到理論起來也是……挺知道抓重點的。



    那么問題來了……



    蕭肅繞到他面前,表情賤兮兮地問:“夜少,需要我給您備刀嗎?”



    ……



    “滾!”夜莫深一腳朝他踹了過去。



    沈翹離開公司以后,準備直接去公交車站,在等車的時候一輛銀灰色的賓利停在她面前。



    車窗降下,露出夜凜寒溫柔的眉眼。



    “弟妹。”



    “大哥?”沈翹頓了頓,“您怎么會在這里?”



    “回家嗎?上車,大哥送你。”



    坐夜凜寒的車回夜家?那必定會跟夜莫深撞上,到時候夜莫深又要說她不三不四,朝秦暮楚了。思及此,沈翹便委婉地拒絕了夜凜寒的好意:“不用了大哥,我坐公交車坐習慣了。”



    夜凜寒不死心,笑著道:“公交車人多,坐大哥的車更方便。”



    沈翹:“真的不用,大哥,您先回去吧。”



    夜凜寒:“弟妹是怕坐我的車落人口舌嗎?”



    沈翹:“對不起,大哥,我……”



    “還是弟妹在怪大哥早上沒有替你隱瞞?”說到這里,夜凜寒的表情有些落寞,就連臉上溫柔的笑意都淡了幾分:“罷了,既然如此……”



    因為這是在公交站臺前,所以沈翹和夜凜寒的對話都被其他人看到聽到了,各種好奇的眼神打在沈翹的身上,令她有些尷尬,再加上夜凜寒這樣的,沈翹無奈了。



    “大哥。”



    “快點上車吧。”



    無奈,沈翹只能繞到另一邊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進去之后,沈翹就開始愁眉不展,這里離公司那么近,回去夜家的路上雖然有好幾條路,但不知道夜莫深會不會經過這里,會不會看到這一幕?



    不過她現在不是應該擔心這個,她應該擔心回去以后的事情。



    想到這里,沈翹立即開口道:“大哥,呆會到家里那個路口的時候你就把我放下來吧。”



    聽言,夜凜寒操作著方向盤的手一頓,片刻后笑著望向她:“弟妹,大哥有這么見不得人嗎?”



    沈翹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是見不得人,是有人實在太恐怖了。



    早上她就穿了一套夜凜寒傭人準備的衣服,結果夜莫深居然就發脾氣把她身上的衣服給撕了,雖然后面的確也有找衣服給她穿上。



    可是這種性格,她真的太害怕了。



    萬一晚上再來撕一次……沈翹真不敢保證夜莫深會不會對自己做什么。



    “好了,我知道你的難處,我呆會送你到路口就停車。”



    夜凜寒善解人意地道。



    沈翹這才稍稍放了心:“謝謝大哥。”



    “對了,你跟莫深……關系一直這樣嗎?”夜凜寒突然問道。



    聽言,沈翹一頓,竟不知怎么回答。



    按理說,她跟夜莫深的關系是交易婚姻,半年以后就離婚的,但這是屬于他們二人的秘密,沒有理由告訴夜凜寒。



    “弟妹,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是……他對你的態度一直都這么差嗎?”



    沈翹垂下眼簾,笑了笑:“無所謂差不差,他的脾氣就是這樣不是么?大哥不是讓我諒解他的嗎?”



    “是這樣沒錯,不過大哥還是有點擔心你。”夜凜寒輕嘆了一口氣:“或許,當初爺爺做的這個決定是一個錯誤,我還沒有告訴過你吧?其實我跟莫深不是親兄弟。”



    沈翹一時吃驚,“不,不是親兄弟?”



    怪不得夜莫深對夜凜寒的態度總是那么差,而且他跟夜家的人相處模式也很奇怪。



    福利"songshu566"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