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92章 針鋒相對

    出來,說出來,別人知道又怎么樣?



    沈翹沒說話。



    甚至有些厭棄地推掉了夜凜寒的手,嗓子干啞地開口:“你走吧,我想一個人呆會。”



    夜凜寒被推開以后,也不生氣,反而對著她笑了笑,然后起身走到她的身邊在她的身側坐了下來,跟她一樣靠在樹桿上。



    “我要是走了,你會一個人哭得更難過。”



    夜凜寒輕聲解釋:“其實心情不好的時候,一個人呆著這是最爛的辦法。因為有太多的時間去想那個過程了,但如果有人陪著你說話的話,你會慢慢忘掉,你傷心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他的聲音逐漸變得傷感起來,沈翹呆呆的扭頭看了他一眼,“你……以前也這樣傷心過嗎?”



    聽言,夜凜寒扭頭對上她的眼睛:“看來還挺有效果的,你現在已經開始關心我的事情了。”



    沈翹一噎,發覺還真的是這樣。



    看著面前近在咫尺的夜凜寒,沈翹背過身去,伸出雙手擦拭掉自己臉上所有的淚水,吸了吸鼻子。



    “我跟你不一樣,我一個人呆著就好。”



    傷口從來都是自己愈合的,不需要別人替她治療。



    “總是這么倔強的話,傷的可是你自己。”夜凜寒又道:“莫深也不是心冷的人,你有沒有想過在他面前示示弱呢?或許,他就心疼你了。他若心疼你了,又怎么會讓你一個人在這里哭?”



    沈翹心里想,我才不需要他心疼我,況且我跟他的事情你也不知道。



    見她沉默不語,夜凜寒抬頭望著夜空,也沒有再說話。



    許久,他突然伸手握住了沈翹細白的手腕,沈翹一驚,下意識地想將自己的手抽回來。



    “我知道你嫁進夜家委屈,以后你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都可以來找我。”



    “大,大哥……”沈翹抽回自己的手,面對夜凜寒溫柔但擁有無限力量的手掌心,她有些茫然無措,收回手之后便背對他,盯著地面發呆。



    而不遠處的蕭肅和夜凜寒把這一幕都收進了眼底。



    蕭肅感覺到周圍的氣氛變了,他倒是想替沈翹說說話,可是眼前的一幕讓他實在不知道怎么解釋,只能保持沉默。



    夜莫深望著那兩道身影,月光穿過樹葉的隙間柔軟地灑在二人的身上,暖暖的月光仿佛給兩人渡了一層光輝,遠遠看去竟是那么般配的一對。



    剛才二人所有的動作都被夜莫深收進眼底,當看到夜凜寒的手指觸上沈翹的眼角輕柔地替她拭去眼淚時,夜莫深差點沖上去打人了,是蕭肅按住他的肩膀,一直強調道:“夜少,別沖動啊!”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夜莫深的心態就產生了變化。



    看不得她在自己面前哭,會覺得掉眼淚的她令人心煩意煩。



    但如今看到她在別的男人面前掉眼淚,夜莫深感覺就好像有一雙手在掐著他的心臟一樣,比看見她在自己面前哭真讓人煩躁。



    今晚她跑出去之前,眼眶全是紅的,明顯就是被他的話給傷到了。



    “你就那么想讓我給你戴綠帽嗎?我會如你所愿的!”



    如他所愿?



    所以她就來找夜凜寒了??



    正思索著,那邊的夜凜寒突然站了起來,然后彎腰將手遞給沈翹,“地上涼,別坐太久,起來吧。”



    沈翹靠在那里沒動,明顯是不想打算理會夜凜寒。



    于是夜莫深的心里又舒服不少,可是下一秒夜凜寒又道:“晚上會有蟲子的,你再坐下去,它們可能……會爬到你身上。”



    這句話才真的觸到了沈翹的點,她眼中閃過一抹慌亂,還真的往四處看了看,這容易上當的樣子在夜凜寒的眼里看起來特別可愛。



    “還不快起來?”



    話落,他也懶得等她把手親自伸過來了,直接伸手握住她細瘦的胳膊,將她扶了起來。



    沈翹起來以后就迅速查看自己的身上有沒有沾到蟲子什么的。



    “別看了,再看下去就真的會有蟲子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謝謝大哥……不好意思。”沈翹這會兒回過神來很是尷尬,剛才她居然在他面前哭得不成樣子,白天的時候也是,吃飯吃著就在他面前哭了。



    雖然都不是她的本意。



    可是,溫柔的人……的確是會讓人卸下防備和所有的警惕心啊,然后……心就容易變得柔軟起來,一擊,就崩潰了。



    二人往回走,因為路黑,夜凜寒怕她會撞倒所以一直拉著她的胳膊。



    沈翹情緒低落所以一直垂著眼簾。



    夜凜寒的步子忽然頓住。



    沈翹有些疑惑,怎么不走了?她抬起頭,卻看到兩道熟悉的人影堵在前面。



    一看到那熟悉的面容,沈翹的腦子里便閃過剛才夜莫深說的那些難聽的話,便又下意識地咬住下唇,不想看夜莫深,也沒有從夜凜寒的身邊退開。



    夜莫深危險地瞇起眼睛。



    “莫深?”夜凜寒看到夜莫深,也有些意外,他眸光微閃,思量片刻:“我在這里碰到弟妹,剛要把她送回去了,既然你來了,那我就不代勞了。”



    他在夜莫深的面前還是很知分寸的,不會做什么越雷池的事情。



    夜莫深眼神冷冰冰地落在夜凜寒的臉上。



    “大哥三番四次在我的妻子身邊出現,究竟是什么目的?”



    可盡管夜凜寒知分寸得體,夜莫深今天晚上卻是不打算放過他了。



    “呵,是覺得別人的東西才好,所以存了想要搶過來的心思,步步為營么?”夜莫深冷笑出聲,目光冷厲地瞪著夜凜寒。



    夜凜寒微微一頓,片刻后微笑。



    “莫深誤會大哥了,我只是偶然碰到弟妹,都是一家人,我也沒有無視的道理吧,時間也不早了,你們趕緊回去休息吧。”



    現場的氣氛很是跋扈。



    “我早該知道就算是繼承你的母親,你也是這種人,別人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總是要不擇手段地奪過來。”



    提到夜凜寒的母親,夜凜寒溫柔的面龐瞬間有些扭曲,但很快又恢復了原樣,只是垂在雙側的手已經緊握成拳。



    “莫深這話說的有點過分了吧?大哥真的沒有那種心思,你這門婚事還是大哥替你張羅的,如果我有那門心思的話,又怎么會替你張羅婚事?”



    關注"xinwu799"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