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178章 把衣服脫下來

    “趙宇你真的是夠了啊。”張余寒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爆粟,“能跟韓家大xiaojie站在一起的,你覺得人家可能是普通人物么?指不定也是哪個集團大xiaojie,不是我們能隨便招惹的。”



    他們這群人,以玩女人為主。



    玩到那些無權無勢的,最多拿錢打發對方走就是了。



    可他們也是有規矩的,不玩圈子里的名媛,不像之前的陸尋常只玩圈子里的名媛,結果……



    “之前的陸尋常你們也看見了,估計就是玩名媛被廢的,以前的陸氏在北城還能站穩腳根,現在……被連根撥起,連喘氣的地方都沒有。”



    “若是集團千金,又怎么可能會沒見過?真是千金小金,那也是名不經傳的。”



    “簡單,找人調查一下就知道了。”



    這邊沈翹終于找了一處地方坐下來,坐下來以后她便將身上的披肩又用力地攏了攏了,一旁的韓雪幽忍不住笑話她一句。



    “你怎么這么怕羞啊?裙子這樣設計就是為了讓你穿出來讓大家看的呀,遮著算什么……”



    說完韓雪幽去扯她身上的披肩,嚇得沈翹臉色剎白:“別……”



    小顏忍不住掃了韓雪幽一眼。



    “你別這樣行么?她不想露就別露,我覺得加個披肩也挺好看的。”



    韓雪幽看向小顏,總覺得這丫頭對自己似乎有敵意。



    “我怎么樣?我是翹翹的好朋友,我這么做也是希望她可以驚艷全場而已,怎么了?有問題嗎?”



    小顏冷笑一聲:“驚艷全場倒是沒問題,但也不用強人所難吧。”



    “你們別吵了。”沈翹打住二人:“你們吃點東西吧,我去洗手間整理一下。”



    說完,沈翹拎著裙擺起身,小顏見狀跟著站起來:“這里人多,你能找得到洗手間嗎?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們在這里等我就行。”沈翹轉身朝著外面走去,她記得來的時候經過一家洗手間,只要按照原路返回就可以了。



    沈翹提著裙擺去了洗手間整理,她本來想找個扣子把v領給弄上的,結果弄來弄去還是不行,裙子太貼身,越是把領子往中間攏,就顯得胸越大。



    她在洗手間里呆了挺長的時間都沒弄好,只能放棄,將身上的披肩披緊實了,然后推開洗手間的門出去。



    剛出洗間手,沈翹就被一個長相精致的男人攔住了去路。



    “měinǚ,認識路嗎?我帶你去吧。”



    沈翹警惕地看著對方,然后往后退了兩步。



    “謝謝,我朋友就在前面等我,我自己去就行。”



    說完,她邁開步子朝旁邊走,男人卻不死心地跟上來再一次攔住了她:“交個朋友而已,你害怕什么?我叫趙宇,是越氏集團的獨生子,我絕對沒有其他壞心思,僅僅只是想跟你認識一下而已。你若是不愿意讓我送你回去,給我個手機號碼也可以~”



    “對不起,請你讓開。”沈翹知道今天來參加宴會的人都是不能她們這些普通職員能開罪得起的人,只能盡量要求他們自己離開。



    她越是躲避,趙宇就越是喜歡,而且隔得近了才發現她臉上只化了淡妝,而且皮膚看起來還好得不得了,細皮嫩肉的樣子讓趙宇越看越喜歡。



    “我真的不會亂欺負你,我是真心想要認識你的,就不能給個聯系方式嗎?”趙宇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像只小奶狗一樣地盯著沈翹,那眼神別提有多可憐多真誠了。



    這眼神把沈翹看得一陣愣,片刻后她尷尬地扯動嘴角:“我真的還有事,我朋友在前面等我,我先走了。”



    趙宇一陣緊張,趕緊伸手抓住她的胳膊:“那個……”



    “放開我!”沈翹用力地甩開他的手,趙宇見她變了臉趕緊將手縮了回來,“對不起啊!我沒有要冒犯你的意思,剛才就是一時情急……”



    “趙公子今天是來參加宴會的,還是過來調戲女人?”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沈翹朝聲音來源看去,蕭肅推著夜莫深朝她們這邊走了過來。



    看到夜莫深,趙宇剛才像哈皮狗的模樣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一臉驚恐地看著夜莫深、



    “夜,夜少,您怎么會在這里?”



    蕭肅瞟了對方一眼,冷哼道:“我們夜少要去哪里還需要向你匯報嗎?倒是你,你是受邀的賓客吧?跑到女廁所這里來做什么?”



    趙宇一聽,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他下意識地看了沈翹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夜莫深,觀察著他臉上的表情。



    “夜,夜少,我就是……迷路了,所以隨便走走、”



    “隨便走走?”蕭肅繼續冷哼:“那你纏著我們公司的員工做什么?”



    夜莫深眼皮子微抬,凌厲的目光如刀子般落在趙宇的臉上。



    傾刻間,越宇覺得肩膀上面充滿了威壓,令他的腰身不自覺地低了下去,“那個……對不起,我不知道她是你們公司的員工,我這就走!”



    說完,趙宇麻溜地掉頭離開了。



    等他走后,沈翹聽見夜莫深冷聲斥了一句:“就那么喜歡讓男人纏著你?一個兩個不夠,還想要幾個?”



    沈翹聽言,臉色瞬間一變。



    “這關我什么事?”



    明明是趙宇自己上來的,和她有什么關系?



    夜莫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在打量著什么,沈翹低下頭才發現他盯的是自己身上那條裙子,他目光帶著嘲諷鄙夷之色,輕嗤出聲。



    “你覺得這與你無關?”



    沈翹看得他的眼神,氣得咬住下唇:“你該不會想說他纏著我是因為我自己穿得太暴露了吧?夜莫深,你這種思想簡直不恥!”



    “是我思想不恥,還是你自己不知廉恥,身為夜家的二少奶奶,穿成這個樣子,你以為你是出來賣的?”



    當看她得那么暴露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夜莫深心口的火就莫名燒了起來,那些男人的目光都膠在她的身上,她到底有沒有一點自覺?



    出來賣的……這句話徹底點燃了沈翹,氣得她眼眶一下子就紅透了。



    “夜莫深,你可真是個混蛋!”



    夜莫深冷睨著她:“把裙子脫下來,換掉。”



    “我不要!”沈翹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了他!



    “你說什么?”



    給力"songshu566"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