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268章 這么討厭我嗎?

    低沉又魅惑的嗓音帶著一絲慵懶,毫無預警地鉆進沈翹的耳朵里。



    沈翹愣了幾秒,猛地反應過來。



    這是……夜莫深的聲音啊!



    抱著她的人是夜莫深?



    沈翹驀地回過頭,果然看到了夜莫深近在咫尺的臉龐,只不過這會兒他閉著眼睛,一副還沒在睡夢中的樣子。



    呆了一瞬間,沈翹猛地反應過來,她這不是在做夢嗎?怎么夢里會有夜莫深?



    想到這里,沈翹忍不住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臉頰。



    好痛……



    沈翹皺著秀眉,眼淚差點掉出來。



    這么痛的話,難道是真實的?可是……她怎么會突然在海邊的房子里,身邊還睡著個夜莫深,這種畫面怎么看都覺得不真實。



    于是沈翹動作朝夜莫深的臉襲去,在他的臉上用了力氣掐了掐。



    如果他不能會痛,沒感覺的話應該就是夢吧。



    “嗯……”



    她用力地掐了一下夜莫深的臉頰,夜莫深便痛得悶哼了一聲,然后睫毛顫了顫,睜開了眼睛。



    他的眼眸又黑又深,像無邊的深海,但因為剛睡醒,所以里頭還帶著一點迷蒙之色。



    沈翹慢慢地將手收了回來,呆萌地問了一句:“疼……嗎?”



    疼嗎?



    夜莫深微微瞇起眼睛,冷聲道:“一大早的搞什么?”



    說完,他伸手將她抱進自己的懷里,低頭靠了過來:“乖一點,再睡會。”



    沈翹被他抱進懷里,臉頰貼在他的胸膛上面,聽著他心臟一下一下地跳動著,沈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她忍不住伸出手指在他的胸膛上面劃了劃。



    有心跳的聲音,所以……這是真實的了?



    更想著呢,沈翹感覺夜莫深的心跳突然加劇了。



    嗯?沈翹疑惑起來,這是怎么回事?于是低頭在他的胸膛上面比了又比,然后還趴過去聽。



    正糾結的時候,沈翹聽到他的胸腔震動了一下,夜莫深啞聲道:“一大早就想勾引我?”



    什么?沈翹驚愕地抬起頭:“誰……誰要勾引你了?這難道不是夢嗎?”



    說完,她趕緊推開他跳起來,眼神顫抖著。



    她一直以為是夢,可是這個夢也太真實了。



    “夢?”夜莫深低笑一聲,眼神如低垂的夜幕帶著涼意,他忽地起身將她壓倒,高大沉重的身躺就這樣毫無預警地壓在她的身子上面。



    “啊,放開我!夜莫深,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為什么會在這里?你又為什么會在這里?”



    “忘了?”夜莫深低笑了一聲,這個女人果然第二天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記得干干凈凈啊。



    “看來我得做點什么,讓你好好地回憶一下。”



    話音剛落,他的吻就落了下來,速度快到沈翹來不及躲避,唇就被他狠狠地叼住。



    她的唇一如昨晚的那么甜美,夜莫深起初只是想給她回憶一下,可是吻著吻著竟吻出滋味來,大手忍不住沿著她的頸側摸下去。



    “啊唔……”沈翹驚叫一聲,直接咬在夜莫深的下唇上面。



    夜莫深吃痛退開,不悅地盯著她。



    “現在想起來了么?”



    剛才親吻的畫面cìjī了她一下,沈翹終于想到了一些片段,但也很零碎,根本沒有什么用處。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昨天晚上……又被夜莫深給非禮了!



    “混蛋!”她大罵了他一句,然后將他推開。



    夜莫深在她的身側躺下來,沈翹趕緊起身,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換了,急急忙忙地赤著腳就朝房間外面跑去。



    夜莫深也沒有去追她。



    這個地方,可不是想出去就能出去的。



    至少,她這樣的性格,應該是找不到路的。



    呵,笨女人。



    夜莫深的唇角突然多了一抹清淺的笑意,然后他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薄唇,獨自回味著,上面似乎還殘留著屬于她甜美的氣息。



    沈翹出了房間以后,又沿著走廊走出去,一路走來卻被風景給美呆了,然后步子由快而慢,最后竟走不動了,呆呆地站在木板上看著那一望無際的大海。



    海景房。



    以前她剛結婚的時候,就夢想過——自己可以跟丈夫去度蜜月,然后住海邊的房子,這樣的話,每天就可以看遍日升日落了。



    只可惜尋那個愿意一直都沒有實現。



    沒想到……她今天居然真實地感受到了。



    夜莫深把她帶到了海邊的房子里,雖然現在已是正午,可海面上的光景依舊美得令人嘆為觀止。



    沈翹就這樣傻傻地站著。



    大海有一種很神奇的力量。



    盡管只是一片海洋,可也非常吸引人的目光,剛剛陰郁的心情在這會兒全部煙消云散,沈翹覺得自己的心似乎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這里……究竟是何處?



    她走上前,站在木板的最邊沿。



    “當心不要掉下去了。”



    一道清冷的聲音在身后傳來,沈翹回過頭,看見夜莫深坐在輪椅上跟了出來,這會兒他就在身后不遠處。



    沈翹跟他對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然后冷哼一聲不想搭理他。



    這么好看的大海,她應該多留點時間來賞景才是,跟他置氣,根本就是浪費時間和生命。



    想到這里,沈翹便在旁邊的椅子上躺了下來,椅子旁邊置了傘,躺下來以后正好替她遮擋了猛烈的光芒,讓她的眼睛可以適當地睜開一邊看著海面。



    輪子滾動的聲音漸近,沈翹出聲道“你過來我就走。”



    然后輪子的聲音停止了,夜莫深在距離她幾步遠的地方蹙起眉看著她:“這么討厭我?”



    “是的!”沈翹重重地回了一句:“反正你過來我就離開。”



    夜莫深深吸一口氣,急而勾起唇角:“笨女人,你可搞清楚,這里是我的地盤,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況且你以為你能攔得住我?”



    “我知道我攔不住你。”沈翹順溜起身,握緊拳頭跟他對視:“但是你也攔不住我吧,所以我說了,你要過來的話,我就離開這里,反正我不要跟你在同一個地方。”



    夜莫深眼神冰涼地盯著她許久,最后像是妥協了,“好,你在這里消氣,二十分鐘后我會讓你把早餐送過來。”



    說完,他竟真的轉身離開了。



    沈翹有些詫異地張了張唇瓣,夜莫深……怎么突然變得這么好說話了?



    添加"songshu566"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