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340章 心灰意冷

    “啊,沒有沒有!”小顏笑瞇瞇地捂著自己的嘴巴:“我才什么都沒有誤會呢,放心,你要住在這里也沒關系的,頂多我每天都過來陪你就好啦。”



    “那我就謝謝你了啊,希望你真的是過來陪我,而不是為了蹭吃喝的。”



    “我靠!沈翹你這話過分了啊!!!”



    接下來的日子,沈翹在酒店里一直住了三四天的時間,每天都沒有邁開步子出門,生活可以說是吃了睡睡了吃,所有外界的消息都被她隔絕在外。



    這種麻痹自己感覺的生活……她過得居然還覺得不錯。



    可是,總有一些人和事,不會讓她享受真正的安靜。



    第五天的時候,一大早門鈴就響個不停,沈翹還在睡夢中就被吵醒了。



    無奈之下她只好去開門,結果看到沈母站在門外,一臉震驚地看著她。



    “你果然在這里,死丫頭,你可真是讓媽好找!”



    看到沈母,沈翹的腦子空白了許久,沒等她反應過來沈母就將身子擠了進來,身后還帶著個人,是她的妹妹沈月。



    “月月,快叫姐姐。”沈母將沈月拉到沈翹的面前,討好地說了一句。



    她們一進來,沈翹自然要給她們讓位,于是她便站到了墻邊,正好背靠著冰冷的墻壁。



    沈月的樣子看起來不情不愿的,抬起頭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布滿各種不甘,恨意,憤怒,百感交集著。



    沈翹眼神一動,她看自己的眼神……



    “她才不是我姐姐,她現在已經是韓家的千金大xiaojie了,哪里還會認我這種什么都沒有的妹妹?”



    聽言,沈母臉上的表情頓時一陣大變,然后假笑道:“對不起啊翹翹,月月她這是跟你鬧脾氣呢,怕你不認她了。但你們畢竟是從小一塊長大的啊,你們之間的情誼是很深的,月月就是你的妹妹,比親妹妹還親的,翹翹……你以前也一直很寵她的是不是啊?”



    “哼,誰要她寵?媽你放開我!”沈月甩開她的手,嘟起唇:“我才不需要她寵呢,她不會再認我這個妹妹了。”



    沈月任性,這一點沈翹是知道的。



    可是沈翹是真的把她當成自己的妹妹,所以她會有這種反應,沈翹大概是早就猜到了,只能淡淡地開口道:“她說的沒錯,我的確是你姐姐。”



    聽言,沈月像是不敢相信似的,猶猶豫豫地看著她:“姐,你……你還愿意認我這個妹妹?”



    沈翹淡淡地笑道:“為什么不愿意認?”



    就算她們之間的確沒有血緣關系,可是……她當初卻也是實打實地把這家人當成自己的親人。更別提沈月了,一直都是當成親妹妹來疼的。雖然,有時候她也會朝沈月發火,不過沈月鬼靈精,哄她幾句她就拿她沒辦法了。



    沈月看她的眼神頓時就變得奇怪起來,脖子往后縮了縮:“我……我還以為姐姐成了韓家的千金就不愿意認我這個妹妹了,畢竟……我什么都沒有,以前還總惹你生氣,你肯定很討厭我。”



    這番話說的沈翹極為無奈,不過不用等她解釋沈母就已經開口替她解釋了。



    “你瞎說什么呢,你們可是姐妹,你姐怎么會討厭你?以前你姐可總是什么事都讓著你的、”



    這樣說好像也是,沈月登時沒說話了。



    沈母見她們倆情緒都安撫好了,目光便開始打量著屋內:“翹翹你這幾天就都住在這里嗎?都已經跟韓家取得聯系了,怎么不回韓家住呢?居然委屈住在這種地方,唉……”



    面對沈母,沈翹始終還是想起她那天晚上說的話,她的面色稍冷了幾分:“這里清凈,我很喜歡。”



    聽言,沈母感覺心口被刺了一下,不舒服得很,然后又開口道:“什么清凈啊,酒店里哪里清凈了,不干不凈的,而且你一個人住這里也不安全,趕緊收拾東西,我帶你回韓家去。”



    說完沈母還真的把她推進了房間,催促她:“快點哈,正好你妹妹今天學校沒課,我帶她去韓家大宅參觀參觀。”



    沈月一聽,臉上的表情瞬間有些難堪起來,她咬住下唇:“誰要去那里啊……我才不稀罕。”



    “說什么胡話呢,咱們只是去看看。”沈母說完又朝逃翹堆起笑容:“翹翹快點去整理東西。”



    沈翹站著沒動,過了一會兒,沈母臉上的笑容維持不下去了:“你怎么不動呢?”



    “我不想去韓家。”沈翹語氣冷淡地開口表態,“我就喜歡住在這里。”



    “你!你說你是不是傻啊?你都已經是韓家的千金大xiaojie了,你還住在這酒店里干什么呢?難道你想讓韓家的人覺得你并不想回那個家,到時候位置被別人搶了怎么辦??”



    “不會。”沈翹輕輕搖頭:“這種東西,別人搶不走。就算搶去了,不屬于她的也遲早是要還回來的。”



    就如同韓雪幽,她成了韓家的千金xiaojie,風光了幾年以后居然就要把這個位置讓給她這個原主了。



    她到時候……就會感覺從云端跌落到泥塵。



    何必呢?



    沈母一下子沒了言語,盡管覺得她這樣說挺對的,可是……她們的目的是去韓家參觀啊。



    想到這里,她又厚著臉皮道:“那你想住這里也行,我和你妹妹從來沒去過韓家呢,想去參觀參觀。”



    “我不是韓家的主人,恐怕做不了這個決定。沈夫人想去參加,可以給韓先生打電話。”



    “你,你叫我什么?”沈母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震驚地望著她:“你居然叫我沈夫人?”



    沈翹臉色淡漠,眼神里也沒有多余的溫度。



    “既然我不是你沈家的女人,那自然只能叫沈夫人了。”



    “你,你這是想跟我們沈家撇清關系吧?你叫我沈夫人是想否認你的過去嗎?沈翹我告訴你,你可是我一手養大的,我當初為了養你我可是……”



    “沒有人否定你的功勞,所以沈夫人不必急著說這些,沈家該得到的,韓家一定不會虧待你們的。”



    沈母一聽,微微瞇起眼睛:“那你的意思是……”



    “沈翹,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說媽在邀功嗎?你真以為你自己飛上了枝頭就可以這樣趾高氣昂地看不起別人了嗎?”



    看不起人?沈翹望著她:“我看不起誰了?”



    給力"xinwu799"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