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是過來人

    韓沐紫把人送到樓下,看著他們倆坐上車離開,準備往回走的時候,房東也回來了,笑吟吟地跟上她的步子。

    “看不出來呀,你居然有這么帥這么有錢的男朋友。”

    韓沐紫“……房東阿姨,他是……”

    “行了,你不用解釋,我是過來人,我都懂的。沒關系的啊,偶爾帶一帶男朋友回這里,我不會說什么的。”

    說完,房東還給她擠了一個曖昧的笑容,緊接著上樓去了。

    韓沐紫有點無力,也懶得去解釋了,索性直接上了樓。

    剛才屋子里有兩個人跟她在一起,所以熱熱鬧鬧的,可是這會兒推開門卻只剩下她自己一個人,韓沐紫突然就覺得有點冷清了。

    唉。

    人啊,果然是不能習慣某些事情。

    比如,在黑暗呆久了,突然見到光明,就再也忍受不了回到黑暗的日子里。

    可是,如果一直呆在黑暗中,永遠都見不到光明。那么你就永遠不知道見到光明的時候到底是什么樣的,就不會心向往之了。

    韓沐紫默默在心里嘆息,然后開始收拾屋子,結果發現之前給夜莫深干洗好的那件西裝,他居然忘了帶走了。

    “……不是為這件西裝來的么?怎么連走的時候都不帶上?”韓沐紫將西裝拿起來,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既然他沒帶走,那她就暫時先替他保管著吧。

    不過這一次,韓沐紫不敢再將西裝掛進自己的衣柜里了,而是將西裝掛到陽臺上,然后準備去洗澡。

    進了浴室韓紫才發現,夜莫深剛才洗澡的時候把舊衣服落在這里了。

    “……”

    她盯著那堆舊衣服發愣,而后想到什么,白皙的臉頰開始發紅。

    夜莫深和喬治剛進門,傭人就恭敬地上前道“老爺子在樓上的書房等您。”

    “我知道了。”

    夜莫深直接上樓朝書房的方向走,喬治快步跟上,一邊道“我猜端木家那爺孫倆應該離開了,剛才沒看到見他們的車。”

    “嗯。”他淡淡地應了一句。

    喬治“如果尉遲爺爺真想給你倆訂婚怎么辦?”

    夜莫深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但是心里在有一個答案很清晰,那就是……他是不撞和端木雪訂婚的。

    叩叩——

    “進來。”

    夜莫深推開書房的門,坐在書桌前的尉遲金抬眸,一雙眼睛雖然蒼老可卻凌厲有神,坐在那里自帶威嚴強大的氣場。

    看見夜莫深的身后跟著喬治,便把他剛才的話都信服了,而后他重重地哼了一聲,“喬老頭真不是個好東西,孫子都教不好,天天惹麻煩。喬治,你都多大年齡了,是不是也該學點東西替你爺爺管管公司了?別整天到處游手好閑的。”

    喬治一向是個賤的,被尉遲金這樣當面損也不會覺得不痛快,反而嘻皮笑臉地湊上去,“尉遲爺爺,公司有我爸管著就行了,哪有我什么事?再說了,我要是有尉遲一半個頭腦,我又怎么會不去管理公司?還不是因為我不是那塊料,怕把公司給弄虧損了么?”

    聽到他夸自己的寶貝外孫,尉遲金心里高興起來,可還是斥他一句“就知道貧嘴,你這說話的本事與心思要是能多放點在事業上面,也不至于你爺爺三天兩頭就過來告你的狀。”

    “沒辦法唄,我天生腦子就只能在這件事情上面發達,其他的地方……不行的。”

    尉遲金重重地嘆了口氣,然后看向了進來后就沉默不語的夜莫深,嚴聲“既然你來了,那就過來坐下來吧,外公有要重要的事情跟你說。”

    夜莫深走過去,在尉遲金的對面坐下,喬治本來想出去的,誰知道尉遲金突然來了句“你也坐下吧,沒什么不能聽的。”

    “謝謝尉遲爺爺。”

    喬治趕緊拉了把椅子在夜莫深的身邊坐下,他其實知道尉遲爺爺會讓他留下來,只不過是想在他面前裝裝樣子,要不然……顯得他太八卦了。

    尉遲金打量著夜莫深,也不知道在想著什么,半天都不說話,好久才來了一句“阿深,你……覺得小雪這孩子怎么樣?”

    喬治“……”

    靠,還真的被他猜中了。

    尉遲爺爺,這是要給尉遲深跟端木雪訂婚的前兆啊。

    他看向尉遲深,拳頭都握了起來。

    不要讓我失望啊,也不要讓小助理失望啊尉遲深。

    夜莫深抬眸,發現他外公眼眸一直緊緊地盯著他,似乎在打量他的情緒跟反應,他抿著薄唇全身透出冰冷的氣息。

    “不知道。”

    他說了三個字。

    尉遲金一聽,瞬間蹙起了眉頭,“什么叫不知道?”

    夜莫深“沒關注,不清楚。”

    尉遲金“……”

    這是擺明了對端木雪不感興趣,所以不關注,更加不知道不清楚的意思了。

    喬治暗暗地給夜莫深點了個贊。

    他還在想夜莫深會怎么回答呢,以為他會在尉遲金的面前客氣一下,誰知道他居然一點面子都不給。

    果然,尉遲金一聽差點吐血。

    “你,你這是什么態度?什么叫沒關注不清楚?你生病的時候小雪天天來探望你,這孩子心地善良,又溫柔體貼,你這都看不出來你是瞎了?”

    夜莫深“……外公,我沒讓她來探望。”

    “你!!”尉遲金怒急起身,想要沖夜莫深發脾氣。

    喬治見狀,趕緊起身扶住他“尉遲爺爺您別生氣,他就是不會說話,太直了,怎么可以這么說呢?不過我明白他的意思,我給尉遲爺爺解釋一下啊。”

    “阿深的性格爺爺您也知道,他不關注的那就是真的不在意,由此可見,他對端木家那個大小姐是真的沒什么感覺。”

    尉遲金感覺到喬治話里的不對勁,微微瞇起了眼眸看向他。

    這股巨大的威壓讓喬治忍不住松開了手,訕訕地道“尉遲爺爺,阿深可是您好不容易找到的親外孫,您忍心勉強他嗎?雖然說那端木雪的確長得漂亮,可是……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勉強的對不對?”

    說到這里,尉遲金冷呵了一聲,手中的拐杖砰的一聲砸在地上,“好啊,敢情你們倆這是商量好了,特意過來對付我這個老人家的了?”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