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并不是臨時起意

    “尉遲爺爺,瞧您說的……都把我和阿深說成什么樣的人了,這哪成叫合起來欺負啊?我也是剛剛才知道這件事情。”

    喬治笑瞇瞇地伸手去撫尉遲金的胸口,聲音放柔了幾分哄著尉遲老爺子。

    “哼。”尉遲老爺子冷哼一聲,啪的一聲推開他的手“我信你個邪,你這個臭小子壞得很,是不是你把阿深帶壞的?”

    喬治一聽,瞬間瞪大眼睛搖頭否認“不不不,阿深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我怎么可能左右得了他的思想?”

    聽言,尉遲金瞇起眼睛看向夜莫深。

    雖然兩人相處的時間不長,可尉遲深的性子的確如喬治所說的這樣,他雖然失去了以前的記憶,可他的本性卻沒有變,性子是固執的。

    骨子里帶來的東西,是不會變的啊。

    想到這里,尉遲金又想到了自己的大女兒。

    當年……心兒也是跟他一樣固執,不服從他的安排,固執地堅持自己所認為對的,才會落得如今這個下場。

    想到尉遲心,尉遲金的目光一下子就蒼老了許多。

    這個女兒,是真的令他痛心。

    于是,尉遲金看夜莫深的目光便不再嚴厲那么多了,而是疲憊地開口道“你們倆臭小子,都給我先滾出去吧,我想要一個人靜一靜。”

    喬治“……尉遲爺爺,您沒事吧?要不我留下來開導開導您?”

    “我一個老人家,還需要你一個毛頭小子開導?快滾,一起滾出去。”

    說著,尉遲金拿起拐杖示意朝兩人打去,喬治只得趕緊往外退。

    夜莫深跟著起身,目光落在尉遲金的身上,淡淡地說了句“那我們先出去了,外公保重好身體。”

    “哼。”尉遲金冷哼了一聲,扭過頭去,沒有接他的話。

    喬治跟著夜莫深出了書房,走出去好遠才敢說話。

    “這算什么意思?尉遲爺爺這是尊重你的意愿了?”

    夜莫深沒答話,可是眉頭卻不自覺地蹙了起來,事情恐怕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外公這個念頭應該不是臨時起意。

    既然不是臨時起意,那就不可能那么快就死心,看外公剛才的表情應該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暫時不想談這件事情而已。

    “你怎么不說話?難道你就一點都不著急嗎?萬一真給你和端木雪訂婚怎么辦?”

    夜莫深的步子驟停,他冷冷地掀了一下自己眼皮“你先回去。”

    喬治“什么意思??我在跟你說這么重要的話題,你卻趕我回去?”

    “你能改變我外公的想法?”

    喬治“……好像不能,算了,我還是走吧。”

    說完,他一邊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走,一邊嘀咕道;“回去給小助理發微信聊天好了。”

    “站住。”身后傳來夜莫深冷厲的聲音。

    喬治停下腳步,沒好氣地回過頭“干啥?不是讓我走嗎?還有事?”

    “不許騷擾她。”

    “嗤。”喬治剛才還不耐煩的臉立即出現了好笑的表情,“終于露出你的狐貍尾巴了?忍不住想懟我了?”

    意識到他的目光驟然變厲變冷,喬治趕緊往后退了幾步“得得,我不打趣你,總之有什么事你就憋在心里在就行了是吧?你永遠都不要說出來,我走了。”

    喬治很快離開了尉遲家,夜莫深往自己房間的方向走,進浴室的時候他的步子一頓,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先前替換下來的舊衣服……

    忘在那個奇怪的女人家里了。

    又是一個新的禮拜

    休息了兩天,韓沐紫的身體沒有那么疲憊了,小腿也沒有那么酸腫了,只是擱置了兩天事情變得更多起來,一大早韓沐紫就忙得不可開交,連坐下來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一直到下班,她累的沒有力氣去樓下吃飯了,索性癱在沙發上裝尸體。

    琳姐看見她這樣,忍不住笑她,“你這體力不行啊,這才忙了一個早上,你就走不動路了?”

    聽言,韓沐紫有些尷尬,一臉抱歉地道“不好意思啊琳姐,我真的很累了,我想在這里休息一會兒就好。”

    “現在是下班時間,你想怎么休息就成,只不過年輕人還是缺乏鍛煉,沒事早點起來跑步鍛煉身體。”

    “好的琳姐,我記住了。”

    琳姐走了以后,順手手替她將秘書室的門給帶上了,韓沐紫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疲憊地閉起眼睛。

    懷孕以后,她一直很嗜睡,動不動就困。

    但自從夜莫深出事以后,她這種狀況就消失了,就算是眼皮困得打顫發抖,她都強打著精神繼續堅持下去。

    在國內替他打量公司也好,在這里也好,她都是這樣過來的。

    慶幸的是11點下班,中間有兩三個小時的休息時間,她不用趕回家,吃頓飯以后在這里睡的話,還可以多睡一會兒。

    想著想著,韓沐紫就進入了夢鄉,連秘書室門被推開,有人進來都不知道。

    喬治是特意來找韓沐紫的,他來的時候碰到大家都下班了,只能去食堂堵人,誰知道食堂等了二十分鐘都沒有看見人影,只看到了羅麗一個人,于是他把人叫住了一問才知道,她也沒有看到韓沐紫下樓來。

    喬治只得上樓去找她,推開秘書室的門,果然看到沙發上蜷縮著一個身影。

    “嫂子,小嫂子~~快醒醒~”

    睡夢中,韓沐紫好像聽到有人在叫著自己,那個聲音輕輕的,一直在自己的耳邊回響著,可是她的眼皮太重了,一直睜不開,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是現實還是夢境。

    “小嫂子,快起來惹,我帶你去找尉遲呀。”

    尉遲……

    尉遲是誰?

    “這么好的機會,不要錯過呀,小嫂子別睡了……”

    那人伸食指戳了戳她的手臂,好幾下,韓沐紫的磕睡蟲終于被趕走了,她緩緩地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喬治那一張不怎么正經的五官,這會兒正好奇地打量著她。

    “嫂子,你終于醒了啊?”

    見她睜開眼睛,喬治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啊。”

    韓沐紫反應過來,驚呼一聲,手直接甩到了喬治的臉上。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