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第1297章 得了便宜還賣乖
 說完,江小白的怒火也直線上線,她突然不想坐在蕭肅的車里了,直接伸手解開身上的安全帶,然后打開車門。

    “去哪?”

    蕭肅叫住她。

    江小白回頭看了他一眼,冷笑:“就不勞蕭先生大駕送我了,我自己可以叫車。”

    砰!    江小白用力地甩上車門,然后啃著高跟鞋往路邊走去,她身材高挑,腿又長,所以步子邁得很大。

    看到這一幕,蕭肅突然覺得頭疼。

    剛才他的反應是有些過激了,不過江小白現下的反應也是跟他一模一樣,他將車開出去跟在江小白的身后。

    “上車吧,這里你叫不到車的。”

    江小白:“叫不叫得到車不是你說了算,我自己可以處理,蕭大先生可別再讓我上你的車了,我可不想把自己嚇出毛病來。”

    “抱歉,剛才是我反應有些過激了,我現在向你道歉,可以上車了嗎?”

    聽言,江小白站住,唇邊的笑容依舊沒有一點暖意。

    “道歉就不用了吧蕭先生,我想我可能承受不起您的道歉。”

    這些話讓蕭肅實在忍不住皺起了眉,看著江小白的眼神充滿了詢問:“有必要這么生氣么?”

    這個問題讓江小白一愣。

    對啊,她干嘛要這么生氣?

就算他認真,她也沒有必要生氣,反正兩人本來就是假扮的不是嗎?

    江小白也意識到自己情緒過激了,但是她拉不下這個臉,只是冷笑著道:“你突然剎車,發出那么大的動靜,我被嚇到了,我為什么不能生氣?”

    她把所有的怒火都歸在蕭肅突然剎車的事情上,對于這一點,蕭肅只能跟她道歉。

    “好了,剛才的確是我的錯,這里打不到車,上來吧。”

    江小白站著不動。

    蕭肅盯著她白皙精致的臉頰,突然道:“你是自己上來,還是我下去抱你上來?”

    這句帶點流氣的話傳進江小白的耳朵里,讓她臉色微變,沒好氣地看向蕭肅,“你!”

    “嗯?”

蕭肅下巴朝副駕駛指了指:“上不上來?”

    “我不上,我就不相信,你還真的能下車來抱我。”

    江小白索性站在原地,雙手環在前面,抬高下巴挑釁地看著他。

    二人四目相對著,一秒兩秒。

    五秒后,蕭肅突然將車停了下來,然后解開安全帶下車,動作幾乎是一氣呵成的。

    江小白原本高傲地站著,看到蕭肅從車上下來的時候有點慌,等他走到自己面前的時候,她原有的姿勢也不能保持了,警惕地看著蕭肅。

    “你要干什么?

你不會真的要抱我上車吧?

我告訴你蕭肅,我才不要上你的車,你……啊……”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蕭肅便已經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江小白瞪大眼睛,想要推開他,卻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比不起蕭肅的。

    他輕松地抱著她,將她塞進了副駕里,甚至傾身進來給她系好了安全帶。

江小白還想反抗,蕭肅卻拉住她的手腕將她按在了副駕駛座上,表情陰沉,“你再下去,信不信我直接把你綁起來。”

    他這副樣子還真的把江小白給嚇唬住了。

    江小白呆呆地望著他,沒了反應,而蕭肅見她安靜下來了,這才關上車門。

    而江小白坐在副駕上,手腕上還殘存著蕭肅掌心的溫度,一顆心砰砰直跳,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習慣了,覺得自己是個女漢子,就算是天塌下來她都能扛得住。

    可是剛才被蕭肅抱起來的那一瞬間,江小白忽然覺得,有些事情是完全脫離她的掌控的。

    他說抱,她就被抱起來了。

    然后她反抗還無果,不知道為什么,江小白的心情變得有幾分微妙,臉頰和耳朵上面熱熱的。

    而蕭肅已經坐回駕駛座上了,看了她一眼。

    二人的目光對上,江小白馬上移開目光,不去看他。

    “去你家還是我家?”

    江小白已經吃飽了,所以去蕭肅家里已經沒用了,可是她的裝備電腦啥的都在蕭肅家里,本來想說去他家里,可開口卻說:“我回自己家。”

    蕭肅也沒有多說什么,直接開車。

    之后的時間里,江小白一直很安靜,不僅沒有再找他鬧,也沒有再跟他說話,這不禁讓蕭肅有些詫異,所以多看了她幾眼。

    江小白被他看了幾次,沒好氣地對上他的眼睛。

    “你看什么看?”

    蕭肅:“……”    壞脾氣的丫頭,懶得跟她計較。

    他別開臉,江小白卻來勁了,“干嘛、是不是我安靜了你反而不習慣了?

我告訴你,我們只是假扮的男女朋友關系,你以后可不許再這樣動不動就抱我。”

    反正之前自己一提,他也是不斷地提醒自己兩人是假扮的男朋友關系,所以江小白現在也要說,說了以后看見蕭肅皺眉的樣子,她甚至覺得挺爽的。

    “如果不是你一直不上車,我也不會……”    “不會什么?

我不上車你就得抱我上車?

這是什么邏輯?”

    蕭肅:“……”    “是不是沒話說了?”

    蕭肅偏頭看她一眼,語氣淡淡地道:“話都讓你說完了,我還說什么?”

    “拜托,我是有一說一好嗎?

你這話怎么說的好像我強詞奪理似的,之前是誰一直在我的耳機提醒我,我們只是假扮的男女朋友,是你啊?

所以我現在提醒你一句而已,你有什么意見嗎?”

    “沒什么意見,你繼續。”

    江小白:“……”    突然,蕭肅掃了她一眼,輕飄飄地說了一句:“既然你剛才說,以后不準我隨便抱你,那你以后也要守這個規則,也不準突然就抱我什么的。”

    江小白瞪大眼睛,“誰突然抱你什么了?

你是答應了我的,在外人在場的情況下,我需要作戲你是要配合我的,但是剛剛你抱我的時候,是沒有任何外人在場的好嗎?

這怎么可以對比?”

    蕭肅被她說的無言以對,看她兇巴巴,義正言詞的樣子,決定還是不跟她繼續討論這個話題了。

    “你怎么不說話了?

是不是默認了?”

    “江小白。”

    “干嘛?”

    “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擦!    江小白咬牙切齒,剛想說點什么,車子卻停了下來。

    “到了,下車。”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