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我奪舍了東皇太一 > 第505章 其用有三
    永恒王戒之內。

    混沌星空,無垠璀璨。

    墨色古劍之上,太一負手而立,在他的身側,站著的是玄墨。

    而在他的前方,則是有著一個周身散發玫紅光芒的小女孩,渾身上下充滿著一股古靈精怪之意,這是那一枚月牙玉玨的器靈,玄苓。

    這小女孩現在看起來要顯得安分了許多,那一張俏皮的臉,有著掩飾不住的滄桑,鬼知道她經歷了多少任主人。

    但凡得到這玉玨的修士,無不是索求無度,在徹底成長的某個檔口,直接被強者抹滅。

    “主人~”

    看到太一來臨,玄苓懸浮在這半空,朝著太一老老實實的虛空而跪,然后又是乖乖的磕頭。

    這架勢儼然是個乖乖女,模樣和動作看的太一倒是有點想笑。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模樣的玄苓,看起來像是別人在逼她下跪一般,一副不情不愿卻又是很乖,著實是讓人啼笑皆非。

    “說吧,你有什么事。”

    太一看向玄苓,眼中有著幾分期待之意。

    先前那田秀,關于這貨的過往,太一也是事后從張琳那邊知道了不少,知道田秀在不久之前還只是一個有著半玄之境修為的修士,并且卡在這一個半玄之境界足足有七八萬年之久。

    然而卻是在突然之間,修為突破半玄之境,然后就跟瘋了一般的暴漲,直接躍升到了混玄五脈。

    太一心里很清楚,給田秀帶來這一切的,不是其他,更不可能是田秀的資質,那都是眼前的這個‘小女孩’。

    準確來說,是她所掌控的那一枚玫紅色的月牙玉玨。

    玄苓重新站了起來,看向了太一身邊的玄墨,一臉無情木訥、帶著幾分厭惡:“主人,玄苓接下來要跟你說的這些話,不能有其他人聽的哦,這個長相丑陋、無關的小老頭是不是該回避下?”

    一句話,把太一身邊的玄墨,聽的一愣。

    他倒不是在意‘回避’不‘回避’,他在意的是‘長相丑陋’‘無關’‘小老頭’這些個字眼。

    區區一個黃毛小丫頭,竟然敢這樣稱呼自己!

    老,老夫會丑嘛?!

    雖然大家都是器靈,但老頭子我身為王戒器靈,不論是靈體凝實程度還是身份,都是高了你個小丫頭不知道多少層!

    “無妨,我能聽的,他都能聽,但說便是。”

    玄苓的這一番話,弄得太一雖然也想笑,但還是強行憋住了。

    不過心里卻是暢快不少,玄墨這個糟老頭子總是跟自己跑馬大哈,這下子有了這么一個鬼靈精怪的玄苓來整他,估計這糟老頭子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太順利。

    “奧。”

    玄苓淡淡的瞥了眼玄墨,也沒有多說啥。

    她對玄墨不爽也是正常的,畢竟之前是玄墨強行把她從玉玨中給逼了出來,這小丫頭片子顯然是極為記仇。

    剛才她說那番話,本來就是按照自己的程序走的,既然主人都說無所謂了,那自然就無所謂,畢竟在玄苓看來,作為器靈的宗旨只有一個:大佬您高興,一切可隨意。

    接著,玄苓微微抬起手。

    在她的手中,玫紅的星點光芒璀璨而出,這些星點逐漸凝聚成了一枚月牙形的玉玨。

    玉玨微微轉動,晶瑩剔透。

    之前太一沒有仔細看,現在離得近,仔細瞅著,發現這玉玨之上赫然是有著一些細密復雜的玄奧雕紋。

    “此玉,名為掌天玨。”

    玄苓的聲音,輕靈般響起。

    太一眉頭微微一皺,暗想這名字取的不錯,‘掌天’二字,蘊意這玉玨之內,必定是包含著極為強大之力。

    “其功用有三。”

    玄苓繼續說道:“一,吞噬天地萬靈,化為精純靈力,供宿主修行提升。”

    聽到這第一個,太一頓時就明白了,為什么田秀那小子的修為能夠提升的這么快,將目光所及之處,皆是化作靈氣吞入,這想不提升都難。

    就做個比喻,如果有著一座靈氣充裕的山脈。

    只要你夠牛叉,一口氣吞下整座靈山,將這整座靈山化作自身的精純靈力,也不是不可以。

    當然,吞一座山的靈氣,轟動絕對不會小,而這樣引起的轟動,恐怕能把周邊的大小勢力,統統驚動。

    如此看來,田秀也算是有點腦子,得了這掌天玨之后,并沒有亂來,而是穩扎穩打的默默發育了一波。

    至少從先前的形勢來看,田家周邊的勢力,哪怕是雨謁宗也沒有發現田秀有什么大的異動,只當他是任督二脈打通了,修為這才突發猛進。

    而且,太一還想到了一點。

    就在之前秦韻引出金雷的時候,也被那田秀給一口吞了。

    看來這‘吞噬天地萬靈’,恐怕也包括別人的術法。

    媽的…

    這功能,實在是過于變態!

    “其二,可將他人術法,吞噬之后,挪為己用。”

    玄苓的第二句,正是印證了先前田秀能夠使用秦家金雷的原因所在,先將金雷吞下,經過玉玨轉化之后,便是成了自己的術法神通。

    ‘他大爺的!’

    太一忍不住在心中罵了一句。

    變態!

    神他娘的變態!

    除了用這兩個字來形容,太一找不到其他任何的詞語來形容這變態的功能,他不禁在想,這玉玨從哪里來的?!

    是何等神人,將這玩意給造出來的?!

    如果說這玉玨是變態的話,那制造這玉玨的就是變態中的變態,簡直是變態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太一不禁心里有著幾分期待。

    功能一共有三個,這第一個和第二個,都是實打實的變態技能,而且都是實用技能,完全可以上手就剛的。

    講道理,這第三個…理應更加變態。

    太一看向玄苓,眼中仿若有著精光爆散,讓玄苓不由的一愣,不過也沒有停口。

    “其三。”

    玄苓繼續開口,剛想說出這第三個功能的時候。

    太一,眸子猛地一凝。

    他的這道神識之體,瞬間在這墨劍之上消散。

    為了與這玄苓見面,太一并沒有分開神識,而是將自己的全部神識,,都是集中在了這王戒之內。

    不過就在剛剛,外部…傳來了一股壓迫!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