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其他小說 > 我奪舍了東皇太一 > 第506章 罰!【二合一大章!】
    阡陌城,廢墟一片。

    而就是這么一片廢墟,這個時候卻是有著漫天的煙塵,煙塵滾滾不歇、將整個阡陌城都是覆蓋,這架勢…顯然是遭受了來自外部的強大重擊。

    原本跪在地上參拜的張家子弟和雨謁宗修士,這個時候都是已經紛紛站了起來。

    一個個臉色極為驚駭,他們根本搞不懂情況。

    而在太一的身邊,前后左右。

    秦韻、敖玥、蚩尤、東方樂,一同出手,擋住了這來臨的風波。

    還有在這上方之地,胡哨這個雨謁宗宗主,凌空而立著,顯然是他擋住了這來自正上方的沖擊,葉楓則是沒有亂動。

    這貨心里很清楚,雖然自己出身顯赫。

    可是自己的修為只有造化七重之境,這里還根本輪不到自己出手,就算是自己出手也沒有用。

    至于太一,這個時候已然是將神識從王戒之中抽離了出來。

    眉頭,緊緊皺著。

    對于這突如其來的轟擊,他也是丈二摸不著頭腦,這算是哪門子事?!天降橫禍?!怎么突然就爆雷了?!

    “保護前輩!”

    凌空而立的胡哨,此刻猛的厲聲一喝。

    隨著他的這一道驚聲大喝,那三萬三的雨謁宗修士,都是齊齊的環繞成圈,將太一給團團圍在了中心之地,這些個修士,都是眼神看向了正前方。

    方才這一道沖擊,就是從那而來。

    赫然,有著兩道身影映入了眾人的眼中,在這天邊并肩出現。

    兩道身影,看起來遠遠在天邊,卻是在頃刻之間,又是發現這兩道身影,已經是出現在了近距離的萬丈之外。

    太一,眸子微微一凝。

    ‘不對勁!’

    對于這從天邊來臨的兩道身影,他們身上的穿著,太一并不陌生,算上這一次,這應該是他第三次見到這身打扮了。

    第一次是從鴻鈞等人的眼中所見,第二次是在混沌第九道的水靈界,第三次…則是此時此刻。

    繡著紅花的黑袍,戴著斗笠,看不清面容。

    身上充斥著一股讓人莫敢靠近的氣息。

    但是太一能夠斷定,這兩道身影,絕對不是之前那個擁有千幻魂瞳的修士,因為給他的感覺截然不同。

    那擁有千幻魂瞳的修士,太一其實也說不清個具體,從那家伙的身上,他感知到的不止冰冷,還有那掩飾在冰冷之下的熱血。

    只能說…二者之間,應該是屬于同一個組織的。

    ‘已經被盯上了么。’

    太一心中自語。

    先前他一直以為只有那擁有千幻魂瞳的家伙會追捕自己,沒想到那家伙的同伴,也會前來追捕自己,這兩貨從哪里得到自己在阡陌城的消息?!

    這,也是太一最為關心的一點。

    能夠找到阡陌城。

    通過什么辦法找到的?!

    難道是在自己身上有著不可察覺的標記?!

    不對…

    如果一開始就能夠找到自己,為什么自己在阡陌城呆了這么久都沒有動靜,偏偏等到自己要走了,才找上門來?!

    以太一對這個組織的目前了解,這個組織的戰力應該極其之強,至少是橫掃混沌大世的絕大部分勢力,想來應該也沒有什么好忌憚的,如果要找自己,并且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直接上門抓便是了。

    可是顯然,這和太一想的有點對不上。

    而此刻的胡哨凌空而立,當看到這萬丈之外的兩道身影時候,眼眸…猛的一縮,渾身汗毛都是直接立了。

    差點就沒嚇的腿軟,眼角直抽抽。

    能夠在這混沌大世混,而且還一路混到了混玄五脈。

    這胡哨的混玄五脈可不是田秀那樣什么際遇,或者其他亂七八糟的。

    他的混玄五脈,那可都是實打實靠著自己拼出來的,埋頭苦干弄出來的辛苦修為,從底層一點一點往上爬的。

    正因為有著這般的經歷,他的閱歷也還算是豐富,知道的事情、不少。

    比如眼前的這兩道身影,他們身上的黑袍。

    只需要看一眼,胡哨就認了出來。

    “‘罰’!竟然是‘罰’!”

    胡哨的臉色難看至極,瞬間變得煞白,更是忍不住的深吸了幾口氣,驚駭的開口出聲說著。

    這讓太一,眉頭皺的更緊。

    ‘罰’!

    他,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組織的名稱。

    沒想到竟然這么簡潔,只以一個‘罰’字作為組織名號,名號簡單,那這組織建立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是罰。

    ‘罰…’

    ‘要罰什么?!’

    太一心中暗暗自語。

    他其實現在都猜不透,其實原本在水靈界,如果那擁有千幻魂瞳的家伙想殺自己,也不是沒有可能做到。

    但是太一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這些家伙,要的并不是殺了自己,而是要自己這個人,要抓自己。

    至于他們想要自己做什么,太一也不得而知。

    此刻,萬丈之外。

    那兩道來臨的身影,站在左側的一個,雖然穿著黑袍、帶著斗笠,但是能夠清晰的看見,這貨有著一頭珊瑚紅的長發,還扎著個晃眼的馬尾,斗笠根本遮掩不住。

    可偏偏,這特么又是個漢子。

    “老段,咱倆運氣還真是不錯,純粹從此地路過,竟是能遇上這么個好苗子,將他帶回去,你我這些年的任務就算是超額完成了,縱然是老大也管不了我們,接下來就可以游歷八方,自由玩耍了!”

    右側的這個,黑袍、身材顯瘦,那斗笠之下的一張臉,竟是布滿著黑白相間的條紋,一雙眼更是如同死人的眼睛一般,深陷了下去,泛著魚白、從中看不出絲毫的感情神色。

    “阿達,時間不是很夠,不要玩過頭了。”

    “你放心,倒是你不要玩過頭才對,你這家伙,瘋起來就是個純粹的瘋子。”

    被稱作阿達的黑袍人咧嘴一笑,接著看向這正前方,嘖嘖了嘴:“這么一大波人在,足夠耍個十分之一興,舒服!”

    話語出口,從這阿達的袖口,赫然是有著無數道珊瑚紅的飛蟲,密密麻麻、極速飛出,不過瞬間就達到了雨謁宗修士的最前列。

    這些排在最外的雨謁宗修士,一個個還沒反應過來,只聽到。

    “轟。”

    阿達輕笑著,嘴唇輕動,微微和了一聲。

    轟!

    轟轟!

    轟轟轟!

    只見這些飛蟲皆是綻放起璀璨的紅光,所過的地方,皆是洶涌炸裂。

    這些飛蟲…盡數是自爆開來!產生的巨大沖擊之力,讓處于爆炸中心的雨謁宗修士,都是在頃刻間完全化作了灰飛。

    那些稍微隔得遠一些的,也都是在這爆炸之中半死傷殘,失去了站起來的力量。

    不少人的丹田都是直接被震碎。

    足足三萬三之眾的雨謁宗修士,在這一波轟擊之下,竟是死了上萬!

    “跑!”

    “快跑啊!”

    “這,這到底是什么!”

    “……!”

    那些雨謁宗修士,一個個都是懵了,當反應過來之后,都沒有絲毫的選擇,掉頭就是狂奔,面對這樣的對手,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抵抗。

    膽,已經是被徹底的嚇破了,剩下的只有下意識的胡亂逃竄。

    “噢噢噢噢…哦豁!哈哈哈哈!!”

    有著一道笑聲,在萬丈之外,帶著戲謔之音響起。

    只見那個被稱作阿達的黑袍人,這個時候猛的一甩袖袍,從他的袖袍之中,赫然是有著無數只珊瑚紅色的獵鷹,以穿風破云的速度,剎那便是到了這些逃竄的雨謁宗修士的上空。

    “咻~”

    阿達抬起手,手指,微微往下一點。

    這些珊瑚色的獵鷹,便是猛的往下一扎,盡皆是沖入了雨謁宗修士的人群之中。

    還不等這些‘獵鷹’落地。

    轟轟轟!

    瘋狂的爆炸之聲,在這阡陌城的方圓之地響徹,原本已經化作了廢墟的阡陌城,在這般的轟炸之下,已然是徹底的灰飛煙滅。

    重建,已經是不可能了,幾乎是被夷為了平地。

    凄厲的嚎叫逃命聲,在這片天地響起。

    那些個正在逃竄的雨謁宗修士,這時候一個個臉上都是涌現了難言的絕望。

    他們赫然是發現,不管自己怎么逃,自己都根本跑不贏這天上的‘獵鷹’,看著這一只只的‘獵鷹’,他們都是莫名感覺到脊背陣陣發涼。

    心,都是懸在半空之中。

    倘若知道這一行,來就是送死。

    哪怕是強行違抗宗主之令,哪怕是死在雨謁宗的山門,他們也絕對不會踏出山門半步。

    因為這種感受…實在是太難以忍受了!

    畢竟誰也不知道,這在天上飛的‘獵鷹’,何時會落在自己的身邊,而在自己的眼中,那些有著‘獵鷹’落下的地方,都是殘肢斷臂。

    “沒想到,這種失傳的力量,竟然還有著傳承,而且看其操縱程度,儼然已經快到了大成之境。”

    太一,他的耳邊,有著傳來玄墨的聲音。

    此刻的太一,眉頭緊緊皺著,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驚訝。

    眼前的這一幕,著實是讓他驚駭了,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術法,奇異!簡直是太奇異了!

    “失傳?什么力量?”

    太一反問了一句,他是從來沒聽說過。

    “神爆天湮之體,等等……”

    “這是對于這種血脈的一種稱呼。”

    “擁有這般體質的人,能夠無限從體內產生出能夠爆炸的器物,這種器物可以有很多種形狀,也可以有很多種存在的形態。”

    “擁有這等體質的修士,幾乎不需要修行,只需要將自己的體質發揮到極致,待到極致之境,足以與無量抗衡,甚至…挑戰不可言。”

    玄墨一字一句,給太一解析著。

    ‘不可言’三個字,讓太一的眉頭猛跳了幾下。

    畢竟‘不可言’是何等層次,那是現在太一想都不敢想的一個境界!

    不過解析歸解析,玄墨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緊迫:“主人,這一次不是開玩笑的,這小子的神爆天湮之體,現在已經是接近了大成,操縱這些爆炸之體極為自如。”

    “以主人你現在的實力,以周圍這些修士的實力,就哪怕是以九陽神雷硬抗,都不是其對手。”

    “你必須進入王戒之中,先避風頭。”

    “主人,還請聽老奴一言!”

    玄墨的這些話,說的一點沒錯。

    太一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以往他見到混玄修士的時候,還能夠感覺到這些混玄修士的高低強弱,可是當看到這兩道黑袍人的時候。

    他,已然是完全看不透。

    那是已經超過了他能夠感知的境界。

    太一,沒有回復玄墨的話語,也不打算回復。

    而玄墨,也沒有發聲。

    縱然太一不回復,玄墨其實也知道答案。

    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玄墨話雖然這樣說,但是他心里很清楚,以他對太一的了解,以太一的脾氣,斷然是不會拋棄自己的手足,去選擇一個人去偷且茍活,這是太一所不允許的。

    轟炸之聲,還在繼續。

    那一只只‘獵鷹’破風之聲,驚嘯了整個天際。

    雨謁宗三萬三的修士,此刻已經是死了兩萬多,剩余的一萬多也都已經是徹底嚇蒙了,紛紛是逃到了太一的身后遠處,暫且算是保全了一條命。

    至于那些張家修士,他們本就是站在太一的后側,親眼目睹了雨謁宗兩萬多修士是怎么死的,一個個眼神瞳孔猛縮。

    完全不敢相信,兩萬多的雨謁宗修士,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以這樣的方式,統統掛了!

    若非是親眼所見,他們絕對不相信。

    他們能夠看見,太一自然也是能夠看見。

    “玄苓。”

    太一的傳音,落入了王戒之中。

    “主人,玄苓在~”

    帶著些許俏皮的輕靈之聲從王戒傳出,落入太一耳中。

    只見這一刻,從左手王戒之中,有著一絲絲玫紅色的星光蔓延而出,在太一的手心逐漸凝聚成了一枚玉玨。

    而這枚玉玨,則是開始逐漸變得透明了起來,接著一點一點的沒入太一的手心之中。

    清晰可見,有著一道玫紅光芒,從太一的手臂游走,最后……篤定的存在于太一的心口之地。

    一道玫紅光芒,瞬間在太一的心口璀璨大放。

    不過也就是片刻,這光芒,消散了下去。

    太一,微微抬眸。

    正好,迎上了阿達的目光。
北京快乐8开奖总和走势